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二二 吳勇報仇下  
   
一三二二 吳勇報仇下

烈火煉獄中,吳勇猶如鳳凰涅盤,竟然在這最關鍵的生死關頭突破!

葉空猜的沒錯,這就是他最後的底牌!

他在進入決斗場之前,就已經打算好,不突破,就死!

這份勇氣,恐怕天下間沒有幾個仙人能做到.就算是葉空,也不會這樣做.雖然葉空也玩過臨陣突破,不過那是葉空被逼無奈,沒有辦法而為止,象葉空是斷斷不會故意把自己弄到瀕死的境界.這不是自殺麼?

不過吳勇可以,吳勇雖然有些心機,可是他還是很莽,很狠,很能對自己下手.就象葉空初遇他時,他居然為了證明那個老頭是丹王,就自己給自己致命處捅一刀.

這些莽到可以稱作愚蠢的事,別人是萬萬做不出的.

不管吳勇是真蠢還是假蠢,總之他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辦法成功了!

金光閃過,突破一級!

他本來在各種加持之下就已經有了下等羅天上仙的修為,在升一級以後,也進入了中等羅天上仙!仙識頓時放大一倍,橫掃而出,覆蓋整個決斗場地!

這是一種非常爽快的感覺.低階仙人仙識從三丈變成六丈,那種爽快的感覺還體現不出.而比較高階的仙人,仙識翻倍就是瞬間增加上千里!那種感覺簡直不是用語來形容的.

吳勇雙目血,死盯著空中的汪岳,踏著七彩云飛起,一字一句地問道:"你剛才什麼?"

"我剛才……其實我和你表妹,恩,那是一個誤會,誤會."汪岳突然發現,此刻在吳勇的氣勢面前,他竟然有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誤會,很好,我看出來了,你怕了!"吳勇已經飛騰而起,就在汪岳前方數丈,雙手拎著板斧,殺神一般.

"開玩笑,你怕什麼?"汪岳一聲譏諷,心自己怎麼露怯了?當下又一振線槍,開口道:"吳勇,就算你現在又是臨陣突破,又是丹藥,又是信念之力,不過也就是個和我持平的實力.你能不能戰勝我,也不過是五五之數!囂張個什麼勁,手下敗將而已,我汪岳怎麼會怕你!"

"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吳勇一聲大喝,兩把巨斧掄圓了猶如風車一般!卷起呼呼狂風,對著汪岳直接劈來!

"那就決一雌雄吧!"汪岳也是一挺線槍,腳尖一踩腳踩云,迎擊過去!

轟!先是一聲巨響,隨後就是叭叭叭的撞擊聲,一霎那間,殺生斧和線槍也不知道碰撞了多少下.仇人相見分外眼,吳勇和汪岳此時的鏖戰完全出乎仙人們的想象.

兩人各踩著一片云朵,相對而立,他們的身體都是一動不動,動的是他們的手臂.吳勇兩把巨斧發瘋似的向對方砍去!汪岳也是寸步不讓,手中線槍對著吳勇猛刺!

這種打法,汪岳有些吃虧,這種拼力量的打法,他不如吳勇,好在他有巨浪之力,也能抵抗住吳勇.

不過一會之後,他的仙元被吳勇吸去不少,他心這樣太虧了,我越打仙元越少,僵持下去,我必然失敗.

兩人戰斗,站的也是極近,看見汪岳眼珠一轉,吳勇就知道他想後退,冷哼道:"沒用的東西,我七彩云比你快,我看你往哪逃,今天非砍死你不可!"

汪岳一想也對,如果自己逃走,這家伙追著後邊砍,更加危險,自己的影遁也是不如七彩云的.

不過汪岳卻也沒慌張,一邊用線槍抵抗,一邊笑道,"拼力氣大?你真以為我沒你戾氣大?讓你見識一下我基本的天道之力!"

"海妖之力!"

這是汪岳最基本的天道之力,早已修煉到盡頭.這些年都不太使用于戰斗,不是因為不夠強大,而是因為太強大,太野蠻,汪岳覺得自己早已不需要使用蠻力獲勝,他已經不是海妖,他是個人,文明人.當然了,文明起來不是人的那種文明人.

不過今天面對使用蠻力的吳勇,汪岳也使用了野蠻的海妖之力!

深海巨妖,力量何其強大!所以當海妖之力使出,汪岳立即壓制住吳勇的雙斧,線槍借助速度優勢,很快掌握主動,不但防住殺生之斧,還能抽冷子給吳勇一槍!

噗!一槍正中吳勇肋下!

線槍並是九品仙器,就算吳勇被仙光淬煉過的皮膚不亞于仙甲,可也被刺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一個破洞中,內髒器官都隱約可見.

"哈哈,你依舊是不如我!"汪岳一槍得力,心中大喜,心這吳勇的皮膚縱使厚如九頭玄龜,又有何用,只要自己多刺他幾槍,他就在劫難逃了!

不過此刻,吳勇卻是笑了,開口道:"忘記告訴你了,我剛才突破,又領悟了一種新的天道之力!既然你這麼大方,把壓箱底的貨都拿出來了,那我吳勇也不能讓你失望!"

完,吳勇猛地舉起右手巨斧,口中緩緩吐出四個字:"萬鈞之力!"

此一出,巨斧轟然砸落!仿佛是一座巨山翻倒!照汪岳面門劈下!

鐺!一聲無比清脆的響聲.

這萬鈞之力果然了得,瞬間這一斧的力量竟然增加了無數倍!線槍雖然抵住,可是反彈的力量已經將汪岳震下三尺!

"不好,竟有如此霸道的力量,再與他拼力,大為不智!"汪岳扭頭就想逃,可是哪里逃得掉,吳勇的七彩云飛速趕上.

"萬鈞之力!"又是一斧!

鐺!汪岳又被打落三丈!

"再吃我一斧!"

汪岳心中叫苦,沒想到這厮又弄出個萬鈞之力,蠻力如此巨大,自己如何抗衡?

外邊觀戰的仙人一片平靜,他們也是沒想到,剛才就要掛掉的吳勇突然瘋狂了起來.而剛才明明勝利在握的汪岳,怎麼被吳勇追著打呢?

就看見汪岳越打越低,最後被打落下地,站在一片灰燼的地面上.

吳勇猶不饒他,一斧又一斧,無窮無盡一般.汪岳只有舉著線槍勉強抵擋.

不過地面泥土哪里吃得消,幾斧以後,汪岳的身子齊腰以下,都陷入了泥土中.

汪岳開始忙于抵抗,等他發覺,已經知道不好,身體陷于泥土,逃都逃不掉了呀!

乘他心神不安,吳勇又是幾斧,仿佛打樁一般,把汪岳身體幾乎全打進泥土中,就只剩腦袋,和高舉線槍的雙臂.

看姿勢,汪岳倒跟舉槍投降一般.

倒了此刻,汪岳整個人都陷入土中,根本連還手的能力都沒有.

"汪大師,你這是什麼姿勢?"吳勇突然開口問道.

汪岳心謝天謝地終于停止了,我是海妖,你把我整個打進土中,我也變不成土妖啊.

他連忙求饒道:"吳勇,大哥,不,吳勇大爺,你饒我一命吧!後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吳勇卻是眼珠看著線槍,問道:"那我有什麼好處?"

汪岳心想只要你要好處就好辦,自己發誓時投機取巧了一下,也沒時間,必殺吳勇,一萬年也沒問題,應該不會吐血死掉,還是先混過去再.

主意打定,汪岳連忙道:"吳勇大爺,這線槍您喜歡就拿去,反正是瑪尼教的寶物,就算你不拿走,我用完也是要還的."

程義鵬在外邊聽了拍案大怒,這汪岳膽怕事,你聽聽都的什麼話.

汪岳哈哈一笑,抬手從他手中把線槍取了,納入乾坤袋.

不過他一點讓汪岳出來的意思都沒有,汪岳連忙問道:"我認輸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出來了?"

"等一下,再等一下."吳勇微微一笑,又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塊玉符.

心驚膽戰的汪岳就聽他笑道:"我很想試試,帶著殺生之力,萬鈞之力和破滅天道三種天道之力的一斧,對一個沒有武器的中等羅天上仙,有沒有殺傷力呢?"

汪岳聽了臉都綠了,自己連防禦的武器都沒有,這一斧劈下來,不是尸骨無存?

"有有有."汪岳連忙答道,"必死,就算仙君來我這個位置,也是必死."

"那好,這樣我就放心了!"吳勇完,又一次舉起巨斧!

"你混蛋,你這無恥黑厮,我死都不放過你,瑪尼教給我報仇啊……"

汪岳的喊叫沒有結束,就被轟地一聲打斷!

從此仙界,再無汪岳,留下的,只有地上一個觸目驚心的大窟窿!

而吳勇卻是把大斧往肩上一扛,冷哼道:"你不會忘記你的誓,我也不會忘記!"

等吳勇從決斗場中走出,沒有一片歡呼,在場的都是買汪岳的仙人,他們恨不得扒光這黑厮搶回本錢才好,怎麼會歡呼?當然了,吳勇不需要,他需要的是朋友兄弟們的祝福!

不過除此以外,好像他還收獲了點其他什麼.

只見雪丫頭低頭走過來,遞上一塊手絹,道:"我也不是仙人,沒有什麼仙寶,這塊手絹,給你擦擦汗吧."

這是吳勇這輩子收的最離譜的禮物,像他這樣的莽漢,從來只用子擦汗,用手絹,多此一舉!

不過對著姑娘,粗鄙的話也不出口,只好憨憨一笑:"擦汗,忒了……恩,不過擦鼻涕也不錯的."

上篇:一三二一最後底牌     下篇:一三二三 三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