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二八 佛界來客  
   
一三二八 佛界來客

兩個人渡劫的力量周佳俊可以撐住,可是再加數十只老鼠,那就截然不同了.劫云可分不清是老鼠還是妖修又或者是妖仙,頓時那劫云就瘋了.

天上的白光就跟狂風暴雨一般,對著浮屠塔上一陣亂射,簡直就是萬箭齊,那力量比之前強了數十倍!

先是擋在周佳俊頭頂的書頁吃不消了,就看那書頁越來越,越來越,最後恢複成原來的尺寸,漂漂蕩蕩,落在浮屠塔上.

不過此刻浮屠塔的況也把好,那根根人骨已經全部吸足了仙力,一個個吃得飽飽的,晶瑩透亮,就跟一塊塊畸形的仙玉一般.人骨都已經吃飽了仙光,可周佳俊還讓它們繼續吃,勢必要因此崩潰.

只聽啪的一聲,浮屠塔的某處一塊骨頭終于撐不下去了,一下炸成了粉末.一根爆裂之後,更多的人骨開始爆裂,那浮屠塔上到處都在爆,到處都在炸,高塔在爆裂聲中坍塌,升騰起的白色煙塵形成一個蘑菇云一般巨大.

"完了."看見這一切,程義鵬知道不好,周佳俊肯定是完蛋了.周佳俊一完,瑪尼教的那些仇人敵人也都會跳出來.不是別人落井下石,而是瑪尼教平日作惡太多,搞的到處都怨聲載道,周佳俊一完,必定牆倒眾人推.

程義鵬心大樹到了,那我們這些猢猻也散吧,遲了就走不掉了!程義鵬想著,腳底下抹油,乘亂先逃了.

浮屠塔一倒,這邊嘉賓觀禮台也是一片混亂,仙人們都飛起來,遠遠地浮在半空.而下邊的那些觀眾就更亂了,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有人被踩,有點修為的都飛起浮空,最倒黴的是那些凡人中的老弱病殘,本想看個熱鬧,卻沒想到出了狀況,倒地以後,被千人萬人硬生生踩踏而死.

後代有著名詩人賦詩在家千日好,出門就不行.想看熱鬧事,誰知把命送……好詩啊好詩,若問作者是誰,自然是桃花村外王蠻是也!

西帝帶著的隨從不少,此時都浮在空中,占據一角.本來彭霸天是看瑪尼教成了氣候,來給個面子,好拉攏一番,卻沒成想最後竟然是這樣.

不過他還不死心,注視著那邊一片白色的骨灰云,指望能有什麼奇跡出現.就聽旁邊彭文考跟一個侍女道:"死了死了,不死也要倒大黴,周佳俊這子這回算是完蛋了."

西帝正期待奇跡出現呢,聽見就心里不爽,心媽的,周佳俊倒大黴,你有什麼好處不成?你這子自己站在什麼立場都搞不清!

當下西帝回頭瞪了一眼彭文考,制止他再廢話.彭文考嘀咕一聲,不話了.

西帝扭過頭,再去看那邊,終于有了動靜.只見一個滿身白灰的人影從灰燼中走出,依稀可以辨認是周佳俊.

"沒死!"西帝就是一喜,不過再一看周佳俊修為,頓時心里全涼了.這周佳俊竟然只剩了下等金仙的修為!

仙劫果然是不死人的.不過帶來的懲罰也是巨大的.可憐周佳俊眼看就要成就仙君的人,一下被打成仙界最下等最低級的仙人,這讓他根本無法接受.西帝一看,周佳俊都這樣了,還有什麼拉攏必要呢?自己的一步棋又黃了.

正在懊惱,就聽彭文考又跟那侍女笑道:"我就吧,這周佳俊肯定是倒大黴了,我的沒錯吧……"

彭霸天回頭吼了一聲,"蠢貨,走了!"

彭文考實在是想不通,怎麼我猜對了,還是罵我蠢呢?這世上還有沒有公理?

隨著周佳俊走出來的,除了一群老鼠,還有一個干瘦的老者.老者正是林銘智上師,此刻他也被打回最低等的下等金仙.

周佳俊看見林銘智,頓時就瘋一樣撲上去,吼道:"你這混蛋!你把我害到這種地步,你有什麼好處?我修煉了幾十萬年啊!都白費了!"

林銘智也不反抗哈哈大笑:"活該,象你這種人若是讓你成功,那才是沒有天理!"

"你死吧!"周佳俊一聲怒吼,使勁掐住林銘智的脖子,想要把這個仇人弄死再.

不過此刻卻飛來一條鐵質的罪仙索,烏光閃閃,飛到周佳俊頭頂,一下掉落,瞬間就出現在周佳俊的脖頸,卡地一聲,罪仙索收緊,將他牢牢鎖住,而罪仙索的另一頭,則是鐵獄山的一個獄卒在拉著.

周佳俊渡劫失敗,劫云已散,葉空飛來,喝道:"周佳俊,你濫殺無辜,屠戮生靈,為了自己渡劫,竟然屠殺百萬人類,此罪已犯天條,你死一百次都不夠!給我拿下!"

"是!"那拿著罪仙索的獄卒用手猛地一拉,把周佳俊跌跌撞撞拉過來,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大上師,此刻卻是跟狗一般.

不過最讓周佳俊傷心的是,那麼多觀眾,數以十萬計,看他遭罪,竟然連一個出來幫他一句話的都沒有.

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林銘智竟然拱手道:"葉獄典,上天有好生之德,還請葉獄典給他一個活命的機會,留他一條性命."

按照葉空的想法,這種人留了有何用?他殺百萬人都不眨眼,我殺他也不會客氣!一報還一報,本當如此.不過沒想到林銘智求,無法拒絕,葉空也只有點頭,"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葉空完又朗聲宣布,"我代表鐵獄山在此定下天條,從此以後,若是再有人使用這人骨浮屠渡劫,全仙界共殺之!"

葉空完,那些本來擁護周佳俊的凡人和低等仙人竟然全部都拍手叫好,看來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這句話沒錯!

被罪仙索拿住的周佳俊卻是不屑道:"哼,你一個鐵獄山獄典就能隨便頒布天條,你有這個權利麼,有用麼?"

不過隨後他就驚呆了,只見東帝,南帝代表芷凝仙子,北帝代表,李大老板,還有很多仙界知名人士都走出來道:"人骨浮屠過于殘忍,造孽太多,我們一致同意將其視為禁止運用的仙法,若是有人違反,全仙界共誅之."

有了仙界多位大佬的支持,葉空也是頻頻點頭.等到最後,才看見一身骨灰的林銘智,葉空歎道:"林上師高風亮節,葉空歎服,只是你也降到下等金仙,我怕會有周佳俊的余黨對上師不利,我看上師不如去我們鐵獄山住上些日子."

不過林銘智卻是搖頭.東帝等人也開口邀請,可林銘智卻依舊搖頭,哈哈一笑道:"阿彌陀佛,謝謝各位施主,老衲已經有了去處!"

正在眾人奇異,就看見頭頂突然又是金光大放道金霞出現,煌煌不可一視,在大家吃驚間,金光中一個漆大門出現,大門上一個金色大字"佛".而在大門出現時,陣陣低沉的梵音傳來,那是無數僧人誦經之聲,洗去人們的萬般雜念,讓人大腦變得清明.

東帝吃驚道:"佛界?"

葉空也是很吃驚,這個大門倒是跟枯葉禪師開的佛界之門一樣.

果然,這個門還真是佛界來的,不但如此,從門里走出來的,竟然也是葉空認識的,能修大師!

能修道:"林銘智禪師以犧牲自己修為,換取仙界太平,佛祖此人雖然行為不算妥當,可卻有大勇氣大慈悲,因此邀請林禪師進入佛界修煉.林銘智,你這便隨我來吧."

能進入佛界修煉生活,是這些和尚的最求,林銘智頓時大喜,連忙飛上去.不過來到能修面前,卻聽能修又道:"還有一件事,佛界人口眾多,每增加一個新人,就會增加不少社會成本,所以每個進佛界生活的人,必須繳納一筆入門費用."

林銘智頓時暈倒,心剛見面就要錢,你子不會是騙子吧?

葉空倒是清楚佛界的作風,趕緊飛上去行禮,道:"能修大師,又見面了.這林銘智大師一生節儉,讓我幫他布施一些吧."

林銘智卻是打斷道:"佛家之人當六根清淨,看破世俗,怎能一開口就提錢?若是周佳俊那種人,只要給足夠的仙玉,也是可以去佛界的嘛?"

能修道:"出家人不打誑語,你的不錯.只要與我佛有緣,一心向佛,又征得佛祖同意的人,哪怕就是大*大惡,只要繳上大量仙玉,也是可以去佛界的."

林銘智一聽大怒,"這樣的佛界,不去也罷!"

能修也不生氣,繼續道:"林禪師,你只看見事的一面,卻沒看見另一面,佛界民風淳樸,人有向善之心,就算是壞人惡人也會逐步被感化的,我佛門的最終勝利,不是戰斗,而是感化."

能修這是讓葉空去找至木靈珠的事,葉空點點頭.

林銘智接著又在眾人的一致勸慰下,才讓大家湊了入門費,進入佛界

林銘智還是不樂意,道:"那也不能借此斂財賺錢吧,我沒去過佛界,沒想到佛界也是這等勢利,還有你這和尚,開口閉口要人布施……"

葉空連忙道:"不不不,能修大師也是有道高僧,為教化市井之人,他可以毫不猶豫割肉送人,讓葉某刻骨難忘,這布施之物也不是大師收入囊中."

能修對著葉空微微頜,道:"阿彌陀佛,葉施主讓你尋找之物可曾找到,莫要忘記才是."

上篇:一三二七 大家都渡劫     下篇:一三二九 萬界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