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三二 逼人同房  
   
一三三二 逼人同房

"徐龍,你反了不成?"兩個男人蔫了,那明月姐倒是氣勢依然很足,叉腰對著徐龍就是一聲嘶吼.

這徐龍也是無用,剛才又是發狠又是拍桌子,可看見明月姐頓時就軟了,陪笑道:"沒有沒有,今個兒來了幾個朋友,都是當年在落葉寺出家的,所以心好,就多喝了幾杯."

明月姐一看,更來勁了,怒道:"好朋友?那你就要我來陪他們喝酒?你當我是倚門賣笑的**麼?你這齷齪男人……"

吳勇聽不下去了,怒道:"你這婆娘好不曉事,我們這些哥哥,來看兄弟,聽兄弟成親了,便讓弟妹出來,我們也好送上些賀禮.怎麼到你嘴里就變了味道?"

"切,的好聽,酒菜都要白喝白吃的人,還送別人賀禮,真是不要臉."

聽明月姐這樣,程義鵬只覺得嘴上發干,心仙界不知道多少人巴不得他們去白吃白喝呢,吃你的是給你面子!你當鐵獄山窮到吃飯都沒錢麼?

吳勇怒極反笑,從乾坤袋中取出仙玉匣,笑道:"想我吳勇也曾差點被一塊仙玉憋死,不過卻從來沒欠過人飯錢,罷了,今日飯錢多少,結賬就是."

徐龍卻是覺得丟了臉,連忙道:"了我請客,怎麼能讓你花費?"

那明月姐卻以為這些人都怕了,吼道:"你請客,你憑什麼請客,還不是拿我明家的仙玉做好人.齷齪男人,嫁你真是倒了大黴."

完又指著外間一桌,道:"外間的飯錢也付了啊,別想賴賬!哼,我們彭**師可是中等羅天上仙!"

程義鵬心里咯噔一下,恨這個女人沒事找事,怎麼就把自己給拉進來了呢?

那明員外一看姐姐發了威風,對面人等都蔫了,他也大膽起來,冷哼道:"這位彭義程大師的脾氣可是不好的.你們趕緊給錢走人,否則……"他著對程義鵬點點頭道:"否則就請大師將他們做了!"

程義鵬差點沒一個跟頭坐到地上.我把他們做了?大哥,你看看形勢好不好,現在是我們要給他們做了差不多.

"彭義程?這名字好."突然,一直沒開口的葉空走了出來,走到程義鵬面前,上下打量,口中還在念叨,"這名字好啊."

程義鵬被看得心里發毛,恨自己怎麼不改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名字.他也只好賠笑道:"不知好在何處?"

葉空道:"反過來就象我一位故人,而且他也是中等羅天上仙的修為,真的是很巧呢."

程義鵬道:"真的嘛,那我真想見見你那位故人."

葉空道:"那你以後就只有去鐵獄山見了."

程義鵬有些心驚肉跳,連忙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其實冤家宜解不宜結,彭某過來就是和各位認識一下,交個朋友,現在面也見了,話也了,彭某就現行告退了."

明員外一聽急了,心就靠你這個中等羅天上仙壓陣呢,你走了,我們壓不住啊.

"彭大師,你別走啊,你不是把他們都做了?"

程義鵬一腦門子汗,忙道:"你胡什麼,我什麼時候把他們做了,你想死不成?這是鐵獄山獄典葉大人,你准備去吃牢飯吧!"

程義鵬完,不敢停留,推開明員外,大步離開.

葉空對著手下獄卒使了個眼色,立即有兩個獄卒跟了出去.

這邊屋里,明員外和明月姐都傻了眼.早聽徐龍認識什麼大人物,大家都以為他吹牛,卻沒想到這是真的.

明員外驚道:"啊,你就是鐵獄山葉空?"他吃驚時刻,耳邊眾獄卒一聲炸雷,"放肆!竟然對葉大人不敬,想死不成?"

明員外被嚇了一跳,雙膝一軟,轟然跪倒:"各位大人見諒啊,的明海,剛才多有得罪,請諸位大人海涵."

那明月姐雖然不是仙人,可最是喜歡打聽仙界的奇聞軼事,早知道鐵獄山是什麼所在,正是仙界捉人拿人的*力機構.剛才那中等羅天上仙都嚇跑了,自己得罪了他們,豈有活命之理?

于是明月也趕緊跪下,瑟瑟發抖道:"各位大人,是我們狗眼看人,請大人人不要計較,饒我們一命."

葉空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徐龍趕緊出來,哀求道:"葉大人,不管如何,此事因我而起,還請大人不要責罰他們……"

葉空擺手示意他打住,這才又道:"那個叫明月的女子,你不要口口聲聲徐龍是齷齪男人,其實這里最齷齪的就是你.與人私通,暗結珠胎也就罷了.買一贈將屎盆子扣在旁人頭上,也是算了.可是你怎能如此對待徐龍,你看你到了這地步,有誰幫你,只有徐龍仍然在幫你話!你若還有人性,當日後洗心革面……"

葉空沒完,吳勇怒道:"什麼洗心革面,來人吶,將這惡婦拿下,送去鐵獄山關押五百年!"

"是!"幾個獄卒一聲大喝,手中鐵質罪仙索已經拿出,瑪尼教上師周佳俊不過享受的是鐵質罪仙索,這惡婦也高檔不到哪去.

不過徐龍卻是急了,趕緊跪倒,擋住明月道:"諸位大哥,給我個面子,我相信她以後一定會改好,算了算了."

"你這沒骨氣的東西."吳勇踢開徐龍,怒道:"這女人有什麼好,肚子里還有別人的種,你滾開,待我將她拿了,回頭我定幫你找一個仙人女子!比她好看百倍!"

徐龍卻是不依,又爬過來,哭道:"吳勇大哥,我就是喜歡明月姐,其他女子再是好看,再是仙子,我都不要,我就要她一個,求你們給她一個機會!"

他如此一,那明月姐心中也是不由得感動,旁邊她兄弟也勸道:"姐姐,你就快承認錯誤吧,要不然鐵獄山可不是好話的!"

明月也只有跪著磕頭道:"女子錯了,女子有眼無珠."

葉空卻擺手道:"認錯?可我看不到你有誠意!"

明員外道:"有誠意,絕對有誠意,以後和徐龍一定舉案齊眉,白頭偕老."

葉空冷哼一聲,"丈夫連老婆房門都不能進,還什麼白頭偕老,騙鬼去吧,再要騙本座,我拿你全家下天字號鐵獄!"

明員外連忙道:"沒有,沒有的事,以前不是忙麼,今天晚上就進!"

葉空這才滿意,冷哼一聲,"我可是要用仙識查探的,若是你這齷齪女子還不洗心革面,我就真的把你送去鐵獄山!我葉空話,從來都不是嚇唬人而已!"

從明月樓出來,吳勇歎道:"唉,徐龍那子太沒用,若是這種女子,我早就休了,居然還把她當個寶貝一般,恨煞個人!"

葉空道:"問世間為何物,就叫人糊里糊塗.徐龍就是喜歡這女子,我們也沒辦法,能幫的只能這樣了,我總不能真的用仙識監督他們同房吧?"

吳勇道:"我看今天晚上,恐怕還是竹籃打水……唉,算了,不去想了,隨便他們."

葉空倒是笑道:"不過回頭那個什麼姓許的仙人要調查下,不要徐龍剛和明月好上,那姓許的又回來."

吳勇怒道:"最恨這種人,三妻四妾還到處勾搭,抓住非砍掉他手腳."

到這里,一直沒話的狂鵬回頭對葉空笑笑.葉空心,我可不是三妻四妾還到處勾搭,我現在已經金盆洗手修身養性了啊.

他們沒走出多遠,就有一個獄卒回來稟告,"大人,我們跟著那彭義程來到城外,發現這子鑽進了一處被毀的瑪尼教寺廟遺址.為防備他發現,我們並沒有跟隨進去."

葉空本來就懷疑這家伙是程義鵬,現在看他進入了瑪尼教的遺址,更是確信無疑.當下擺手道,"走,過去看看."

其實程義鵬也不蠢,出了酒樓,他就懷疑鐵獄山跟著自己.雖然鐵獄山有些追蹤手段,讓程義鵬無法發現目標,不過程義鵬還是確定,有尾巴.

剛好前邊就是被毀掉的覺遠寺,這正是十多年前被葉空搗毀的寺廟之這麼多年一直荒廢.不過這些瑪尼教寺廟中都有外人無法得知的秘密通道.

于是程義鵬一頭鑽進廢墟的地道中,只要鐵獄山的獄卒一跟進來,他就出手消滅.在他看來,鐵獄山對他有威脅的,不過是葉空手中的金質罪仙索,其他獄卒根本不用擔心的,可以輕松殺死.

不過獄卒也不傻,跟蹤他以後,就派人回去稟告,怎麼可能追隨他進入?

不過這時,卻悄悄出現了另外一隊黑衣蒙臉之人.

"將那鐵獄山獄卒弄暈,我們速度進入,搶光程義鵬,然後迅速逃走!不要和鐵獄山發生沖突."一個女子的聲音低聲吩咐道.

那程義鵬本來在地道里等著獄卒,卻沒想到等來一隊黑衣人,個個都是羅天上仙,領頭的竟然是個女仙君!

上篇:一三三一 做相公還是賣身     下篇:一三三三 移魂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