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四五 紅樹嶺  
   
一三四五 紅樹嶺

夜幕沉沉,灰色的沙塵暴把整個城市包裹,身在其,能見度不過一兩米.~

伴著城外悠長沉悶的獸吼,灰蒙蒙的街道上竟然還有人騎馬而來.這人一看就是常年生活在垃圾星的人,否則他不會半夜出來,第二,也只有垃圾星人才知道,這樣的天氣,騎馬才是最安全的.

老馬識途嘛,不用自己找路.

仙馬的度不快,不過也不慢,有節奏的噠噠聲,一人一馬已經出城,沿著大道疾馳一陣,一會以後,終于來到一處氣派非凡的莊園門口.

不過這莊園今天的氣氛不太好,門頭上掛著白布,漆大門一側還豎著兩排黑色招魂幡,看上去竟然是在辦喪事.

那人下馬直奔堂上,來到主廳,只見這里月光石高掛,花圈林立,一口大棺材邊,一個婦人正在一邊痛哭一邊燒紙.

而在大廳正,一個有些弓背的年人正負手望著靈位牌一動不動.

"礦主,我回來了."那個半夜趕路之人連忙跪下行禮.

唐露這才緩緩轉過身,問道:"那些人什麼來路?"

趕路之人道:"稟礦主,這些人一共二十三名,其十人為上等大羅金仙,八人為等大羅金仙,五人為下等大羅金仙,可謂實力強橫.~他們是今天上午進入主城的,在集市一直耽擱到下午,買了不少貨物.不過根據店主回憶,這些人並不是生意人,只是因為覺得有利可圖才大肆購買.下午,他們離開集市,一腳去了城西口的林家茶肆,至今未出,想必和林家茶肆有些淵源."

唐露眉頭一挑,思索一番,又道:"你繼續."

那人道:"根據我們一直的觀察,這林家茶肆的林平之很可能是鐵獄山的暗探,加上今天出手買貨之人的做派口氣,都和鐵獄山的獄卒衙役有八分相似.更重要的是……不止一家店主聽見那些人喚其一人為葉大人.所以我猜測,這些人就是鐵獄山的人,領頭之人乃是新任獄典葉空無疑!"

強龍不壓地頭蛇,任你葉空在外邊再牛,可到了別人的地界,就得受制于人!葉空還沒把人家摸清楚,人家卻先把葉空摸清楚了.

唐露一聽鐵獄山葉空,也是眉頭大皺.現在看來看定是這些人殺了女婿,十個大羅金仙,連報警信號都沒出,就被屠殺一空,也這有這些人能做到!

不過讓唐露給女婿報仇,他也不得不承認自己辦不到.~

雖然他有個後台,可是那個後台了,他收唐露等四人為徒,也只是給些寶物,教導下修煉,並在關鍵時刻保他們一命,絕對不會出面當四人的打手,四人也不得用他名號在外邊行事.

因此,讓那人給米凌衣報仇肯定是不可能的.如果光憑唐露自己,得罪葉空,得罪鐵獄山,他還沒這個膽量.

"你先回去休息."唐露揮退手下,背顯得更駝了.

他女兒大概看出他的恐懼,立即站起道:"爹爹,鐵獄山的又如何?鐵獄山就可以隨便殺我唐家的人麼?此仇不報,我們以後無臉見人,在垃圾星再也無法立足!爹爹,你可要給我做主哇."

看著女兒痛哭,唐露心也是憤懣.十個大羅金仙被滅,對他是如此沉重的打擊,本來四大垃圾王排名第一的他,現在要排到倒數第一去了!他也不甘心呀!

"女兒莫哭,就算我不殺葉空,也要報複一下,給你出口氣!"唐露咬牙切齒的完,目光已經變得陰狠如鷹鷲.

第二天天亮,葉空走出屋,林澤全已經在等待了.接著狂鵬吳勇和獄卒們也都紛紛出來,准備去樹嶺觀光一番.

其實要依那些獄卒.他們才不要觀光,如果找個垃圾堆去撿破爛,那才實惠一些.

一行人剛要走,後院又跑出個孩,虎頭虎腦,正是林澤全的兒子,孩也要去樹嶺玩,不過被林澤全一聲喝斥,不敢再了.

一眾人等圍上頭巾,離開了茶肆,出了主城,又駕云飛了兩個時辰,直到午時分,才到樹嶺.

狂鵬停在空,看著下邊一眼看不到邊的色,道:"看了那麼久灰白色的荒山,現在突然看見如此一片色,確實讓人心舒暢啊."

林澤全笑道:"所以這里是我們垃圾星最優美的地方,樹嶺,可不是一嶺的樹,而是這邊的山嶺上都是樹,東七嶺和西八嶺,一共十五個山頭上,全是樹."

吳勇也歎道:"好看,壯觀,就連我這個粗人都歎服了."

他們完,卻現葉空正在呆,吳勇問道:"大人,大人,公子,怎麼了?"

好一會,葉空才收回眼神,幽幽道:"葉某少年時,家鄉的城外,就有一片樹林……"

仙界之人,尤其是那些下界飛升者,有兩個字是不能提的,那就是家鄉.仙路艱難,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危險,這才來到了仙界,成為仙人.

可是人非草木.在下界經過的那麼多事,那麼多歲月,那麼多人,總有許多是不可磨滅的.而對大多數仙人來,他們永遠都沒有機會再回到家鄉,也永遠都沒有機會再見到那些掛念的人,所以每提到家鄉,飛升的仙人們都是一陣噓唏.

想必,每個人心都有一段往事.

眾人感慨一番,這才降下云頭,葉空根據坐標找到大玉她們上來的地點,那是位于一處山嶺上花樹的正央的一塊碧綠草地.

葉空來到這里,心已經從剛才的思念走出,笑道:"等兩天後她們一上來,就看見滿眼樹,一定開心的可以."

不過此刻狂鵬的臉色卻是不太好.別人不知道,可是葉空和吳勇很清楚,狂鵬正在為某件難之隱煩惱呢.

吳勇哧道:"看你煩的,俺對陣汪岳的時候都沒有這樣煩.哎,你老婆是不是很強,一見面就迫不及待要行那事?"

狂鵬回頭給了他一拳,罵道:"你個黑厮,你沒娶過老婆,懂個屁,滾!"

上篇:一三四四 暫且妥協     下篇:一三四六 百花谷有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