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四七 百花谷老人  
   
一三四七 百花谷老人

那些獄卒都是老油條,知道這人不好惹.~

不過此老口氣實在太沖,已經有人憋不住了.

"喂,前輩,你怎麼話的?倚老賣老麼?這是我們鐵獄山葉大人,仙帝都要對我們大人客客氣氣!"一個獄卒大聲道.

"鐵獄山的?"這個招牌倒是好使,麻杆老者打量了一下葉空,態度稍微好了些,不罵人了.不過口氣還是很臭,"那老夫就饒你們一回.告訴你們,下邊沒什麼寶物,乃是老夫清修之處,你們往下扔那麼多木頭,別砸壞老夫的房子,就算是砸壞花花草草,你們賠得起麼你們?滾吧!"

那些個獄卒也知道見好就收,雖然老頭還是很不客氣,不過也沒獄卒敢出來喊一聲放肆.這時候喊放肆,除非他真想死.若是那老者隨便調動一下隱形刀劍,那不是想殺誰就殺誰?

葉空眉頭一挑,卻是上前一步,抱拳道,"在下鐵獄山葉空,見過前輩,打擾前輩清修實在是該死,不過恕在下冒昧,還有一事請問."

老頭道:"問吧問吧."

葉空這才問道:"敢問前輩是否就是四大人王的界王霍敬東?"

葉空這樣猜測是有道理的.先丹王和器王,他都認識了.~只有界王和力王不認識,而這老頭又瘦又高,看上去,葉空覺得自己都比他有力氣,應該不是力王.

另外一個,這什麼隱形刀劍不定就是布置的什麼強大結界陣法,看況也確實是陣法.所謂界王嘛,就是布陣的大師了.

不過讓人意外的是,麻杆老者卻是面色暴怒,目赤欲裂,吼道,"界王是什麼鳥東西,你這是笑話老夫不會布陣麼?你也覺得老夫有力無腦?你想死不成?啊?"

麻杆老者這一聲咆哮,震耳欲聾.尤其是最後一個帶著反問口氣的"啊",這一啊可謂驚天動地,平地起了台風一般,葉空等人就感覺狂風從自己面前撲來,又在身側左右洶湧而過,風把耳廓都摩擦生疼,每個人的身體都不能自己一般.

眾獄卒全部嚇得面無人色,就連吳勇也是心暗叫,賣糕的,這老者還沒放出實力,就憑著一聲吼,就能有如此大海倒灌的力量……就算仙帝來,也不過如此吧.

葉空也是心髒加,氣血翻飛.連忙抱拳又道,"前輩息怒,在下沒有嘲諷譏笑之意,也不認識什麼界王,只是看前輩這隱形刀劍陣比較玄妙,這才懷疑前輩是界王……那厮."

葉空心這老牲口肯定跟那什麼界王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所以最後又加了兩個字.~

果然麻杆老者冷哼了一聲,氣消了不少,開口道:"你比我還要蠢啊,什麼隱形刀劍陣,胡八道,這是陣法麼?這是老夫練拳時打出的一點空間裂縫嘛."

在場人等全部吞了口唾沫,把腦袋一縮.心,哪來的這號人物啊,練拳的時候都能打出空間裂縫?他要出去打人,那還了得?

葉空生咽了一下口水,硬著頭皮又道:"前輩,前輩,真是了得啊.不知前輩……"

麻杆老者不耐煩了,揮手道:"別煩我了,快滾!記住,我叫百花谷老人,不是他娘的什麼四大人王!死人亡!"

其實眾獄卒早就想走了,再也沒有誰去惦記什麼寶物……俺的娘,能把空間都打出裂縫來,趕緊閃吧,慢一步,就怕自己要被他打得全身裂縫.

"百花谷老人,仙界有沒有這號人?"回去的路上,葉空開口問道.

不過大家都是搖頭,顯然誰也沒聽過這個名號.

狂鵬道:"八成是這位前輩隨口的,此人如此能力,想必不會是無名之輩.不過我看他跟四大人王關系不睦,若是我們以後遇到,還是要心一些."

大家都紛紛點頭,其實大家都見識了老者的凶悍,以後還遇到?一輩子都遇不到才好!

吳勇歎道,:"仙界真是臥虎藏龍,沒想到這垃圾星竟有如此霸道的人,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林澤全道:"我從住在這垃圾星上,也沒見過此老,沒聽峽谷下有人修煉."

而之前那個咬定有寶的獄卒則是道:"我看此老就是呆在那等待寶物出世的,他故意把峽谷外打出空間裂縫就是怕人進入知道,居心險惡."

眾人都取笑他道:"那你回頭取寶就是,放心,我們絕不眼."

那獄卒歎道:"他吼一聲我都站不住,打個噴嚏我就到九霄云外去了,哪怕那里出古神器,我也是不敢回去的!"

眾人雖然是大早就出來,可是樹嶺比較遠,加上在百花谷耽擱的時間,所以回到垃圾星主城,已經到了傍晚時分.

主城內各家攤點已經在收拾東西,准備打烊了.

天空一抹云,豔豔的.

葉空一行回來,周圍還是一樣的有房屋,有路人,不過葉空分明感覺到意思不一樣的氣息.

而林澤全更是有所感覺,而且越往西城口,這種感覺就愈加強烈,最讓他疑惑的是,那些以前認識的熟人,竟然看見他,就遠遠躲開,仿佛他是瘟神一般.

剛才心還不錯的一行人全都緊張了起來,不用葉空吩咐,所有人都加快了步伐.走在最前邊的林澤全越走越快,最後已經是飛奔一般.

走過街口,遠遠看見林家茶肆大門敞開,林澤全心里猛地一跳,加沖回家.

葉空人等倒是慢了一步,跟著走上前,還沒進門,就聽里邊林澤全一聲淒慘撕心的悲呼,"爹!虎!你們話啊!你們醒醒啊!"

吳勇狂鵬臉色一變,立即帶著眾獄卒飛奔進去.只留葉空面色鐵青站在門外.

沒一會,狂鵬出來,低聲稟告,"林家除了林澤全,其他人都被殺死,屋里到處是血,就連林澤全的兒子都沒放過,牆上還有四個血字,血債血償……"

狂鵬沒完,就看見葉空緩緩抬起頭,看著天空一抹云,道:"不對,不是血債血償,應該是除惡務盡,除惡務盡才是!"

這時又有幾個獄卒出來,低聲道:"大人,必定是那唐露為米凌衣等人報仇,我們進去商量一下對策……"

葉空卻是握緊拳頭,厲聲打斷道:"不殺唐露,我如何有臉進這個門!如何有臉見林老伯!鐵獄山獄卒何在?"

"在!"眾獄卒大聲應諾.

"殺!唐!露!"

上篇:一三四六 百花谷有寶     下篇:一三四八 殺上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