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五八 也來考驗一下  
   
一三五八 也來考驗一下

"考驗我的膽量,日你仙人板板,這麼腦殘的理由你都能想到,真的是不簡單啊.~"葉空本來就對這子的行為很是懷疑,現在再聽他這一句,頓時感覺到有陰謀,當然更不會去答應.

王朝已經沒轍了,屢試不爽的事也會失手,也不知道這子太精明還是運氣太好.

"葉空,其實我真的是想試驗你的膽量,現在事實證明你就是沒膽,你就是個膽鬼!"王朝罵了一句,卻還沒死心,又道,"當然了,如果你覺得你有膽,你還可以再回答一次……"

王朝等到的當然不是答應,事都到了這種地步,傻子都知道有貓膩,後邊吳勇都已經在喊"別理他".

葉空抬手拿出的是一把碧綠色的長弓,九品仙器,左手持弓,右手那麼一捏,頓時七彩仙氣聚集,彙成一道七彩的箭矢.

"好了,我承認我無膽,我不敢答應……那麼現在該你回答了!"葉空冷笑一聲,手拉長弓,喝道,"王朝!"

王朝心,哦,原來你這九品弓跟我一樣啊,也是聲控的,也是要答應的啊.我就是玩這個的人,我怎能被你蒙騙,我就是不回答!

"王朝!"葉空又是一聲喝.

王朝心里好笑,我就是不回答,看你怎麼射出.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葉空嘿嘿一笑,手指一松,"嗖!"七彩箭矢拖著明亮的氣旋射出,灑下一路星星點點……

"轟!"王朝根本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一箭正他身體,他穿著的一件八品仙甲瞬間崩潰.

他也受了傷,胸口開了個大洞,口吐鮮血,仍不由得怒吼道,"為何我沒回答,那箭還是射出來?你這東西不靈了!"

葉空冷笑道,"因為我這仙弓剛好和你相反.你那蛇皮袋,是回答才動.而我的仙弓則是不回答,就動."

王朝都後悔死了,早知道剛才答應一聲了.

不過讓他更奇怪的事生了,葉空這回,竟然都沒喚自己,抬手又是一箭!

王朝到死都沒明白,最後一箭,你都沒叫我名字,又為何能射出呢?你這玩意怎麼老失控呢?

"死吧,蠢貨!"葉空一連射出三箭,把王朝炸成飛灰這才停手.

半空,一只銀色白的蛇皮袋飄飄而落.

七色光華一閃,一只手接住了無主的乾坤一氣袋.

等葉空飛回,已經煉化認主了這只袋子,他飛臨唐家大屋上空,一抖袋子,對另兩位礦主道,"好了,現在我們玩一個測試膽量的游戲,我叫你們名字,看你們敢不敢答應."

聽見這句話,那個叫玉鳳的老太婆已經要吐血了,連忙跪下道,"葉大人,別玩我們了.老嫗我知道錯了,我認罪伏法就是.我願意解散礦場,去鐵獄山做牢,只求大人饒我一命."

葉空微一點頭,這才對遠方力王道,"前輩,她自己認罪伏法,我用罪仙索抓她,應該不算我違犯規則吧?"

力王老臉一白,知道今天大時已去,當即冷哼一聲道,"沒用的東西,四個羅天上仙輪番上陣都斗不過一個大羅金仙,都死光才好."

力王知道再留下去已是無用,也不丟人了,掉頭離開.

要下,力王這家伙果真是力氣大,他離開的方法也是很有個性的.就看他一拳轟在地面,把地上打出一口深井,然後他的身體就借著這一擊的反彈之力,如同炮彈一般的飛起.然後,快要落到另一處的時候,他又會繼續在地上轟出一拳.

看著他走後地上留下的一個大窟窿,葉空心怪不得這人沒人緣.他這行走方式實在是太獨特了,誰敢領他回家做客呀?他來一次,家里多好幾口井……

力王走了,垃圾星人等再無依仗,紛紛趕緊跪下.其很多都是商號老板,都跪下磕頭道,我們就是城的商戶,這事跟我們沒關系啊.

葉空也不追究,把那些商戶都放走,玉鳳老太和朱弟都降了,自有人上來將他們拿下,送回鐵獄山.至于那四家垃圾礦,全部解散,其竟然救出仙人上千名,這些人全部對葉空感恩戴德,道謝不已.

葉空不但救了他們,給他們解除鎖魂契約,還每人送上仙玉作為回家的盤纏.這些人基本都是帝領域的仙人,葉空也沒想到,日後在稱霸帝領域的過程,因為這些人的幫助要輕松很多.

最後就是唐家人了.唐露死了,還有他女兒,另外還有些也是姓唐的遠房親戚.本來葉空,這些都不是好人,尤其是唐露女兒,要不是他,林家不會遭遇滅頂之災,就給林澤全你殺了報仇吧!

不過林澤全良心卻好,道,惡已除,這些人也別殺了,就都送到鐵獄山做大牢吧,留他們一條性命,希望他們好自為之.

葉空心卻是不願,這些家伙都不是好人,本該一起殺了.不過林澤全都了,那就送回鐵獄山吧.當然了,葉空可是讓人帶話回去,這幾個可不能輕判,要讓他們把牢底坐穿!

另外就是戰利品了,抄了四家垃圾礦,竟然弄了不少仙玉.看來這黑心礦確實有油水.葉空把當天的獄卒都獎勵了一下,其他的,就都收入囊了.

要還有什麼其他的仙器,最主要的收獲就是那乾坤一氣袋了.不過貌似這玩意已經被很多人看見了,相信那些有門路的人很快就能知道葉老魔多了這個寶物,都有防備了,所以也不算什麼收獲.

當然了,自從那次以後,葉空看見熟人喊人家,基本上人家都是含笑點頭,沒人敢答應.

等一切忙完,已經是第二天了,葉空也來到了安頓丹王老人家的院,來到這里一看,丹王和曹笑天兩人正在低頭話呢,也不知道這兩人在什麼.就見丹王捋著白胡子道:"唉,多少年時間匆匆而逝,而我們的修為卻難進一步,想想當初她,真的是不簡單呢."

上篇:一三五七 乾坤一氣袋     下篇:一三五九 針紮和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