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七四 晚宴琴音  
   
一三七四 晚宴琴音

晚上,東帝府.燭宮.

此刻宮歌舞升平,鼓樂齊奏,伴隨著悠揚的鍾鼓,上百個身材嬌好的宮女正在清歌曼舞.

在宮殿兩側,也有幾百張桌台,後邊都盤腿坐著各方名士,知名仙人,前輩大佬.

殿外,更有轟轟聲一排禮花騰空上天,啪地一聲炸開,現出無數仙氣花朵,照亮天空,花朵,還有一排七彩大字,"熱烈歡迎葉空獄典訪問東緣星".

那麼大的字,不但主城里的人,就連附近數百里外的城池百姓都能看見.

"燭枝頭掛,火樹斗銀花.今夜果然是個不醉不歸的大好夜晚呀."葉空坐在左側的客座,微笑道.

"燭枝頭掛,火樹斗銀花,好!的好啊,想不到葉大人才也是了得."主座的東帝擊掌大笑,站起來,道,"葉大人,走,我帶你認識一些我們東緣星的知名人物."

葉空也舉著酒杯跟隨,兩人走了下去.以往這種時候,都是下邊的挨個上來認識,今天東帝和葉大人都主動下來,更顯示他們的平易近人.

因此那些客人們都趕緊站起來,點頭哈腰,"陛下,葉大人,太客氣啦."

東帝一邊走一邊介紹道,"這是黃眉大仙,哦,這是海6上仙,可是我們東緣星最富勝名的前輩."

這海6上仙的大名,葉空倒是曾經聽過.傳這海6大仙本來就是仙界東緣星大海的一只老龜,那壽命可真的是長,據還沒有下界仙人飛升的時候,史前社會,那時候就有他了!至今也不知道活了幾億年.

這家伙雖然活得久,可是奈何修煉慢到極點,葉空修煉慢,他還要比葉空慢上萬兒八千倍!活了這麼久,至今也不過就是個羅天上仙.

不過活的歲數長還是有好處的,他人緣廣,很有人脈,加上這家伙平日里處事也比較公正,所以什麼家長里短,婆媳不和之類,也都喜歡請他去調解一下,或者有什麼重要的大事,讓他做一個見證!

葉空笑道:"海6上仙,其實你老人家可以抽空把你一輩子做個記錄,出一本這仙界都出過什麼樣的人,有好有壞有催人淚下的,我想這肯定會流芳百世的."

海路上仙道:"不錯,我正有此意,只是我活的歲數太大,記性又不好,唉,好多驚天動地的事都忘記了,記得的,反而是些雞毛蒜皮的事."

東帝笑道:"這才是返璞歸真嘛."

眾人都開口笑了起來.

等東帝帶著葉空敬了一圈酒,這才回到台階之上,朗聲道:"今日鐵獄山葉大***駕光臨東緣星,有歌有酒,卻不能沒有琴聲.近***帝訪得一人,琴音高,讓人沉迷,所以今天也借花獻佛,請各位欣賞一番."

東帝完,龍椅方便竟然升起一個暖閣,暖閣外邊垂著薄紗的簾子.仙識無法探入,目力卻可以隱約看見里邊一個女子安靜的坐著,前邊一方古琴.

那身影模模糊糊,根本看不清面目,甚至身材都看不清.葉空心卻是不由得砰地一動!

等大家靜下來,東帝這才大一揮,口道:"起!"

話音一落,那暖閣琴音響起,繚繚繞繞,纏纏綿綿,似深閨低語,又如怨婦傾訴,聽的人是柔腸百結,心幽幽.這一曲彈得時間甚長,不過緒跟進去的人,卻是並不覺得時間流逝,而是恍如一刹那間.

狂鵬倒也通些音律,聽那琴音仿佛親眼看見了一位深閨女子,獨坐窗台之下,心不知有多少心思要對人一般.

等琴音一結,咚地收尾,在場人等這才收回心神.

短暫的回味,隨後有人開口,是那海6上仙,老烏龜開口道:"不錯,這是我聽過的最好的琴音,纏纏綿綿,讓人心緒都為之糾結."

另有一個年輕士則是出來道:"上仙的不錯,在下也覺得此琴音世間少有,簡直是好到極點,哪怕就是把以琴音助人的洪夢妮請來,怕是也望塵莫及!"

其實這女子彈的也是不錯的.不過在葉空看來,和洪夢妮還是有差距的.當然了,葉空此刻不會站出來什麼.

不過旁邊吳勇卻是不以為然,他不由自主就出了哧的一聲.其實這一聲也是很的,但是卻被東帝聽見,當下揮手笑道:"這位鐵獄山的吳獄卒好像有不同意見."

吳勇倒也不客氣,站起來道:"暖閣的姑娘所彈,確實是不錯的,只是剛才那位仙人所實在誇張,如果讓在下來,還是洪夢妮的琴音更勝一籌."

那年輕士本想拍東帝的馬屁,卻沒料到有人當面提出對立意見,再一看還是個又粗又黑的莽漢……年輕士心,你聽得懂琴嘛你?就你這號也出來評論,你也不怕丟人你!

年輕士頓時走出來,抱拳道:"這位吳獄卒,在下許自苗.若是抓人捕人或者是刑訊逼供,在下倒是要向你討教一番,不過這撫琴之道……想不到獄卒您也懂啊?"

許自苗這就有譏笑的意思了.

吳勇一聽,許自苗?耳熟啊,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

剛要開口,就聽狂鵬低聲道:"徐龍娶的那老婆,好像聽她懷的那孩子,就是叫什麼許自苗的仙人."

徐龍就是在連云星做廚師開飯館,娶了個老婆買一送一的哥們,也是吳勇的好友.現在一聽,就是這號潑才,當即大怒,冷眼一瞪對方道:"許自苗,我且問你!去年你可曾去過連云星?"

許自苗心你怎麼知道?楞道:"是呀."許自苗倒也沒否認,畢竟他覺得也沒做什麼壞事啊.

卻聽吳勇又問,"你可曾將一名叫做明月的女子肚子搞大?"

"這個……"許自苗心,你鐵獄山連這種事都管麼?不過等他回頭看,可以看見在場所有仙人都是用一種鄙視的目光看向自己,許自苗知道,自己雖然沒犯天條,可是以後要長期被人恥笑了.

這黑子好毒的心思,當眾我這種事.許自苗怒道:"吳獄卒,你扯那麼多干什麼,我問你的是,你憑什麼洪夢妮的琴音要過這位姑娘?"

吳勇道:"洪夢妮的琴音大氣,磅礴,輕時如同雨纏綿,重時又如山崩地裂.而這位女子的琴音卻是太過陰柔,讓人不喜,雖然琴技了得,卻是落了下乘,不如洪夢妮的琴聲那麼痛快!"

吳勇雖然是粗人,可是一語的,在場人等全都啞口無.

葉空的目光卻是射向暖閣之,紗簾之後,那個女子模糊的身影卻是讓他越的感覺熟悉.正在此時,卻聽紗簾後邊幽幽一聲歎息,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痛快痛快,有痛也有快,不過是一時爽而已.只有一世爽,那才是幸福……"

葉空聽見這一句,當即幾乎就要暈倒,口失聲,"若蘭!"

上篇:一三七三 豪華接待     下篇:一三七五 葉大人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