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四一七 抓壯丁  
   
一四一七 抓壯丁

五行散人的神識消失了,蕩然無存,代表著這個人的徹底消失,再也不會出現……來到這個世界,葉空經曆過無數場生死,他覺得自己對生死都已經看得很開了.不過在五行散人徹底消失的時候,他覺得自己還是很悲痛.

雖然這個人,或者這個神識和他認識不過是很短暫的事,不過他還是很悲痛.

五行散人徹底的消失了,地上一杯泥土,明這個人曾經來過.

葉空收了泥土,離開了這個房間.這是個被遺忘的房間,明王幾萬年都不會來這里一次.所以葉空根本不必擔心明王會發現.不過葉空卻想去做點能讓明王發現的事.

他最想做的是,去那個山洞,把那些人類女子都帶走.不過苦于沒有裝人的寶物,他也實在沒本事帶著這麼多女人離開二次元空間.

所以他只好放棄,順便去找了一下明王的倉庫.不過讓葉空郁悶的是,明王的倉庫里竟然堆滿了各種瓷器字畫布匹……這些東西對葉空來根本不屑一顧,不過物稀為貴,聖魔人卻把這些當作寶物.

還好,倉庫里魔元石倒是有不少.雖然葉空要這些玩意沒用,不過本著老子不用也不留給你的原則,葉某人還是把魔元石來了一個大掃蕩.同樣,在相同原則的指引下,倉庫中的那些瓷器字畫布匹,被葉某人臨走的時候放了一把火,燒了個乾淨.

等一切干完,葉某人算算時間也不早了,壞事做完,咱還是回吧.雖然傳送陣這邊守衛森嚴,不過難不住葉空,搞定幾個魔人以後,強行進入傳送陣離開.等那些魔人衛兵去稟告明王的時候,葉某人已經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護族寶大將軍的府邸,此刻倒是安靜的很.那些魔人奴仆都是些沒什麼修為魔眼也比較渣的,聽見外邊打仗,都躲在屋里不敢出來,生怕被鳥人和魚人割下腦袋換酒喝.

坐臥不安的是冷焰.戰斗一開始,他就沖過去保護大將軍,卻沒想到,大將軍房中只有那個人類女子呼呼大睡,而大將軍卻是不知所蹤.

冷焰大急,都知道大將軍的法眼損壞了,沒有攻擊力,若是有個好歹,那如何得了?

不過冷焰也沒辦法,外邊打得轟轟烈烈,自己出去事,不定還把戰火給引過來.

正在他在院內來回走動,無比焦急之時,卻看見廂房的門咯吱一下開了.冷焰心中奇怪,剛才明明看見里邊鬼都沒有,怎麼一下將軍就走出來了呢?將軍不是沒有攻擊力麼?

不過這冷焰不但忠心,而且也佩服葉空,覺得大將軍雖然只有一條腿,可是卻是做大事的人,自己一個跟班,保護好將軍就可以,不該問的別問.

葉空知道冷焰擔心,心不管什麼種族,還是有好人的呀,這冷焰對自己忠心耿耿,日後自己離開之前,一定要給他安排個不錯的去處.

冷焰不問,葉空也不解釋,對著他一擺手,道:"走,去天守閣."

兩人來到天守閣,戰斗已經進入了尾聲.雖然鳥人們發動了突襲,可是因為有了天守閣這個防禦利器,鳥人們根本打不進來,因此發現再也撈不到便宜,鳥人們都開始退卻.

而那些邪惡的全身濕乎乎的魚人,則是趁亂揀了不少聖魔婆羅的腦袋,唱著難聽的調,早早退出戰場,潛入水底.

"這些該死的魚人,回頭查一下他們怎麼進入我們城中水域的."明王對著手下怒吼了一聲,不過轉臉對著葉空倒是很客氣,笑道:"葉大將軍,你也來了啊."

頭上有角的李將軍對葉空很是不滿,冷哼道:"戰斗都結束了,來打掃戰場的麼?"

明王笑道:"葉大將軍自己沒有攻擊力,手下部隊又在城外,你就不要苛責了."象今天這種場面,明王倒並不擔心,他只希望葉空到時候把手下上萬個魔人兵士帶來參加大明王爭奪戰就行了.

葉空卻是趕緊行禮道:"雖然陛下不責怪,可是在下還是內心有愧,沒有為陛下分憂.所以請允許我明日一早就出城,給您征集兵士,保證大明王爭奪戰之時有兵可用!"

這是明王聽了最開心的話,沒想到自己手下還有如此忠心耿耿一心為主的子民,他大喜道:"本王心中甚慰,想不到葉大將軍如此主動為本王分憂,只是……"明王眉頭又一皺,道:"那些平民厭戰畏戰的緒很濃啊,之前征集人入住天守城就非常的困難,現在再去征兵怕是難度不."

葉空笑道:"陛下放心,臣有一個好辦法,名叫抓壯丁."

明王一聽大喜,"好!來人啊,擺宴,我要請護族寶大將軍和人腦湯!"

葉空心自己就怕喝這些東西漏了破綻,當下連忙拒絕.其實明王倉庫被燒,哪有心思擺宴,不過的客氣話而已,葉空推辭,他也不再堅持.

當下,葉空帶著冷焰回府休息.

……

"嘿,醒醒了,准備出發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王茳黎被叫醒,昨夜的一場激戰,她一無所知,被葉空施下仙法的她,一夜睡到天光.

"還好,沒被吸干腦子,衣服也沒破."王茳黎打量著自己的衣服,放下心來.

"走了,跟我上車,遇到什麼事也別下車."葉空叮囑了一句,帶著王茳黎走出屋,外邊冷焰已經在等待了.

王茳黎挺害怕這個魔人,相貌凶狠,臉上還有很長的疤.不過冷焰看都沒看她,扶著葉空上車以後,他就騎上自己的魔馬.

王茳黎心翼翼的爬上車,鑽進車內,不敢發出聲音,就聽見外邊冷焰一聲吆喝,車駕起步離開.王茳黎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命運是什麼,不過,她根本沒有選擇.

葉空的車駕出城,他並沒有帶隨從,護駕的也就是冷焰一人,而他組織起的義軍駐紮在百里之外,主城附近,應該不會有鳥人襲擊.

沒有鳥人倒是確實,沒有襲擊那就是一廂願了.

車駕出城沒一會,王茳黎就聽見外邊突然響起了喊殺聲,"殺了那個獨腿的鄉巴佬!"

上篇:一四一六五行遺願     下篇:一四一八 天鼓雷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