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五八零 肺腑之  
   
一五八零 肺腑之

"這麼大方,在下真的有點無法拒絕了."葉空歎了一口氣,卻又道,"不過冥主大姐,我還是要勸你放手,其實放手也是一種幸福.你硬拴住他,他只會更加的變本加利,一次次讓你痛心,我這是為了你好."

冥主怒道,"不要你管!現在兩條路給你走,一條是放下兩界草,大家客客氣氣.另一條是,哼哼,我把你名字刻在生死簿上!"

葉空吐血,不好,剛才忘記這茬了,失誤啊失誤.

"大姐,其實我叫葉空,真的,比真金還真!"

"你這子油嘴滑舌,相信你就見鬼了!彭文考,我會把你的名字刻在生死簿上,然後那麼一勾!"

葉空心,好呀好呀,你趕緊.唉,可憐那彭文考呆在家里就莫名其妙地惹禍了.

不過隨後,冥主又道,"不對,你有可能是欲擒故縱之計!彭文考,葉空,我把兩個名字都記上!"

葉空這下口吐白沫了,沒轍了,該怎麼辦呢?

正在此刻,外邊卻走來一個夜叉侍女,在冥主耳邊耳語了幾句.冥主眉頭一皺,道,"她怎麼這個時候來了?"

讓葉空意想不到的是,冥主下一個動作,竟然是突然伸手,一把抓住葉空的手,然後去擼葉空指頭上的儲物戒指.

"好家伙,你這女人太無恥了,冥界之主搶東西了!"葉空的速度更快,一瞬間,就把儲物戒指給隱了!

儲物戒指隱形以後,不但看不見,而且摸不到.冥主更無法將其摘下.

冥主大怒,鳳目瞪著葉空道,"你一定要跟我作對?"

葉空歎道,"其實我真是為你好."

冥主咬咬唇,森然道,"那我就斷你手指,我看它現不現形!"

這冥主也是殺伐果斷之輩,抬手就招出一把陰氣森森,有著色火焰的黑色大刀.

冥主道,"這是地獄最深處,專斬最惡陰魂的斬陰刀!"

葉空道,"大姐,你就是撩陰手,也沒有關系."

"無恥!"冥主罵了一句,毫不客氣,揮刀直接砍向葉空手腕.

"喂,你不手指?你這女人太狠了……"

葉空話音沒完,只聽鐺的一聲巨響,斬陰刀彈地老高,葉空的手腕卻是完好無損.

"不可能!我這刀鋒利之極,在地獄的岩漿中又熔煉數十萬年,就連十品仙甲都得受傷,難道你有神甲?"冥主吃驚道.

葉空道,"你管我什麼甲,自己沒本事,你砍啊,砍啊!要不是看你是個女人,本保護神早就把你擺平了!"

冥主本來以為葉空本事不過如此,卻沒想到也不是那麼好降服的.如果葉空真有神甲,那她想對葉空出手就和麻煩.

當下,她收了大刀,冷冷道,"子,我看你為人不錯,才一直沒對你下手.不過現在,是你逼我的!"

冥主完,抬手一揮,頓時,房間里青光大方!一片青粼粼發出綠色光線的紙片懸在她面前.那紙片成青白色,表面青色光滑,青光大放,照地房間里所有人臉都發青.

王海寶怒道,"你不要太過份!我們倆之間的事,何必遷怒于他人!你敢寫他的名字,我就自爆當場!"

冥主當然不會讓王海寶死了,怒哼一聲,這才收起紙片道,"友,你考慮清楚,不要把兩界草給他,否則我必將你的名字寫上生死簿!"

冥主完,帶著手下離開,廳中就剩下王海寶和葉空兩人.

王海寶這才松了一口氣,坐在椅子上,道,"兄弟,多謝了."

葉空道,"她那生死簿真的那麼厲害麼?什麼都防不住?"

王海寶道,"防不住,別是你,就算神界來人,名字落在上邊也是必死無疑!"

葉空吃驚道,"這麼霸道?"

王海寶道,"冥界乃是所有各界的根本,又有古獸冥被鎮壓此處,所以始神是決不允許冥界出事的!因此,這才讓冥神傳下輪回盤和生死簿,確保冥界平安."

"哦,有些道理."葉空想想又問道,"可我聽我們仙界的中帝,他打得冥主躲著閉關不敢出來."

"你也認識中帝啊?"王海寶笑道,"那個家伙很BT的,他不但厲害,而且玩命,人家都甯惹仙主莫惹中帝呢……那生死簿用一次以後,不管對方死沒死,隨後的一個月內都寫不上人名的.當時中帝得知冥主用了一次,所以就殺來了.冥主當然避而不見,不過等一個月後,生死簿好用了,中帝卻消失了,還以為他離開冥界了,卻沒想到他居然躲地獄里邊閉關了,還煉出一把什麼陰陽劍."

中帝的那把陰陽劍葉空倒是看過,現在聽王海寶起,不由得問道,"海寶兄,聽口氣你跟仙界那邊很熟悉呀,不知你祖上是哪位大仙,又得罪了何人,才躲到冥界來呢?"

王海寶聽見這話,卻是閉口不,本來嘻嘻哈哈的態度也變得嚴肅起來.他開口道,"兄弟,我父得罪的人可不知是仙界人這麼簡單,你莫要再問,我怕連累你."

"不是得罪的仙界,莫非是神界?"葉空聽了也是吃驚,想不到這王海寶竟有如此大麻煩.

王海寶點頭道,"我的仇家是一般人不可想象的,其實我知道,冥主她不放我離開,一方面是不願我離開,另一方面是不放心,怕我回到仙界會有麻煩……唉,我知道她的想法,所以你不要怪她."

"哦,其實冥主對你真的不錯."葉空開口道,"要不你就留下吧,你回去又危險,至少這里衣食無憂."

王海寶卻是站起來道,"殺父之仇,如何能忘!我王海寶也是響當當的男人,這冥界可以躲一時,卻不能躲一世,躲一世那是狗熊!我王海寶向來快意恩仇,我不能再憋下去,否則我真瘋了!"

葉空道,"的好……只是敵人太強大,你這樣出去豈不是送死?"

王海寶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都忍了這麼多年當然不會出去送死,只是這冥界沒有足夠的仙氣,我留在這里,硬是無謂地消耗時間,所以我一定要回去仙界,埋頭修煉,等有機會,殺上仙界,手刃仇人!"

"想當初,我初來冥界,太過荒唐,既然得到冥主她的垂憐與我共赴風雨.不過那時年少,不知仇恨,荒唐也就荒唐了.可是後來,我知道父親身死,我如何能繼續荒唐?"

"所以我定要回去!冥主于我深恩,我當銘記在心,日後大仇得報,必當回來再續舊,回報于她!"

上篇:一五七九 冥主的利誘     下篇:一五八一 原來一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