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六二八 擦藥  
   
一六二八 擦藥

蒼冥之中,黑圝暗深沉,目力所及的遙遠處,滿是各種顏色的發光星體,美麗而又有種迷幻的感覺.

遠處雖然繁星點點,可是那是不知多少光年之外了.而在近處,卻是一片空曠甯靜的蒼冥空間.

鏡頭前有一塊面積十多個平方大的巨石.當然了,這塊巨石在蒼冥中也只是一個石子而已.

石頭也不知是哪顆垂死的星球上脫落,此刻正飄浮在蒼冥之中.而在石上,幾只閑散的蒼冥鴉正在悠閑地梳理自己的毛發.

可就在這時,幾只蒼冥鴉全部都感覺到了什麼,一下全部一抖翅膀,站了起來.

不過它們的動作明顯慢了一步.

就看見一顆星球後邊帶著長長的尾巴,猛地撞了上來!蒼冥鴉黑色的翅羽四散飛出.

轟!

星球上只是多了一個不大的環形山,而那塊巨石卻被撞的粉碎.不過那塊被撞碎的巨石卻是沒有什麼覺圝悟,那些碎片被星球尾部的吸引力所攝,也成為彗尾的一部分.

億萬年來彗星就是以這種方式不斷增圝加自己的"部圝隊",越來越大,也不知要帶著它們去向何方……

鏡頭從彗星坑坑窪窪的表面一劃而過,來到彗星的背面.這里正在有著兩個人類.

躺著不動的正是男人,他什麼都沒穿,一動不動,昏迷不醒,如同死人.

而那個女人卻是不顧背後鮮血淋漓的傷口,正在忙碌著.

這兩個人自然就是陸君柔和葉空了.

好在葉空在昏死之前,將半桶生命之泉取了出來.陸君柔事先聽葉空過,也顧不上自己,至少自己還沒死,還是先救葉空.

她先用水彈術將葉空的身圝體上的汙血都清理乾淨.一個仙人血放光了也不會死,所以並不用太擔心,等葉空的傷口基本乾淨,陸君柔這才提起桶,將生命之泉往葉空的傷口上澆.

如果葉某人醒來看見,肯定要大為舍不得.要知道這是生命之泉啊!每一滴都值好多人命的!大姐你怎麼能這麼浪費呢?

不過陸君柔哪里顧得這些,其一是她不知道此物珍貴,其二是葉空都快死了,哪顧得上其他呢?

生命之泉,衍化生命,創造萬物,其效用那是非比尋常.恐怕就算是丹王圝丹神煉出的丹藥,也只配給生命之泉拎草鞋.

泉水經過之處,肌肉組圝織各種器官全部充滿生機,發力生長.不過這樣一來,婁子大了.

原來那生命之泉倒的太多,肌肉組圝織又是敞開狀態,竟然胡亂生長了起來,沒一會,葉空的胸口竟然長出一個巨大的貌似雞冠花的畸形之物.

"啊!"陸君柔掩住圝嘴,美眸吃驚地看著那肉疙瘩.

"這可如何是好?"陸君柔心等葉空醒來看見這玩意,估計要郁悶死.不得,陸君柔也只得取出武圝器,將這塊肉割掉.

好在葉空昏迷之中也不知道疼痛,割了也就割了.

接下來,陸君柔學乖了.不再往葉空身圝體上胡亂澆水,而是用手將葉空的那些傷口部位捏合在一起,這才用紗布蘸些生命之泉抹上.

有了正確的方法,施展起來也快,沒一會,葉空身上的那個大傷口已經合攏起來,最令人稱奇的,竟然合攏之處生長修複如初,就好像沒有受傷一樣!

等把葉空肚皮上最後一處的傷口弄好,陸君柔終于出了一口氣.

不過這一抬頭卻看見葉空肚皮下邊的某個恐怖之物.

本來呢,此物無力垂倒倒也不引注意.可是葉空那厮在這種環境下,竟然還做那種夢,以至于陸君柔的美眸剛好看見此物如此強壯.

"好丑."陸君柔吹圝彈可破的俏圝臉頓時通.其實別看她活的年頭不少,可是對某些事的了解,還不如地球上十多歲的姑娘.陸君柔認為只有男人醒著,想圝做無圝恥之事才會這樣.

所以陸大姐頓時有些氣惱,怒道:"你這渾子,既然醒了還不趕緊幫我,卻在裝睡,想那齷齪之事."

葉空卻是不答.陸君柔拿出當初葉空給她的那把仙劍擱在葉空下邊,怒道:"你再不醒來,我就割下此物."

要陸大姐割這玩意上癮了,不過她也就是嚇唬葉空一下.

其實葉空身圝體複原,也差不多要醒了,被陸君柔一番呵斥,也就悠悠轉醒.

本來他就是夢見易曼影等眾女為他不干好事,突然覺得全身一涼,好似被冷水澆過,打了個寒噤,猛地睜開眼.睜眼就看見陸君柔正在頭那邊架著劍呢.

葉空嚇了一跳,連忙道:"君柔姐且慢動手,你這是為何."

陸君柔看他醒來,這才收回仙劍道:"誰叫你不想好事."

葉空笑道:"做了一個好夢而已,我又不是故意的.再當日我們第一次見面,你就被我看光光,在下一直覺得占了君柔姐的便宜,所以今日終于有機會償還,大家扯平."

陸君柔聽他這番無圝恥圝論,想到自己當初和他在琵琶珠里,池塘邊,兩人……雖然沒有成事,可是山高水低對方看的卻是一清二楚.

陸君柔羞臊起來,開口怒道:"誰要你償還,不知所謂."

著,忍不住就把那葉空身上的雞冠形物品扔了過去.

葉空看見此物奇道:"這是何物?"

陸君柔余怒未消,道:"你身上割的."

"我身上割的?"葉空更是吃驚,左右一看道:"此物倒是馬鞍形,兩邊大圓,形似雞冠,更象……莫非你把我騸了!"

這子也不知什麼眼神,竟然認為這是某個重要之物,連忙起身低頭去看.還好,蛋圝蛋還在,葉某人這才放心.

陸君柔此刻已經站起了,看他光著身圝子就看那個地方,更是害羞,道:"跟你鬧著玩的,還不快把衣服穿上,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空剛要取衣物,卻看見站起來的陸君柔卻是面部失血發白,前晃後晃,站立不穩,搖搖欲墜!

"君柔姐,你也受傷不輕."葉空一個箭步上前扶住,看著陸君柔背上傷口血汙,痛惜道:"來來來,你給我擦完藥了,現在輪到我給你擦了."

上篇:一六二七 他正在快活     下篇:一六二九 一起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