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六三七 天元幻萍陣  
   
一六三七 天元幻萍陣

聽得葉空這一句,任金平等人面色大變,要知道這金萍偶身乃是天元宗秘密之中的秘密,雖然對本派長老沒有隱瞞,可是如果傳出去,那也會惹來天大的麻煩.

畢竟,這是九轉散仙的唯一救命稻草.

"晚輩,你到底是誰派你來的?"任金平一聲怒喝,譚浩和大長老都狂奔而出,顯然去招呼人手了,不過葉空負手而立,就跟沒看見似的.

看見葉空如此做派,任金平心中一驚,莫非這子還有後手?

不過他還是又放下心來.自己宗內有九轉散仙坐鎮,那是這一界最高的存在,還怕誰人?這些人想從九轉散仙手中搶奪金萍偶身,那是癡心妄想!

任金平怒哼道:"輩,不管你的後台是誰,我告訴你.你惹上不該惹的人了!不要以為你殺了一尺童子就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天元宗那是青萍星最大的宗門,實力不是你能想像!"完,他臉上又有得意之色,道:"如果你現在悔悟,將你的仙器仙寶都老實留下,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葉空聽完哈哈大笑,就連陸君柔都是暗自搖頭.沒想到這些人竟然如此的冥頑不靈,事到如今居然還想著留下仙器寶物,簡直是不知死活.本來還以為這天元宗是什麼善良宗派,那譚浩是慈祥老者……原來都是一群虛偽做作之人.

"你笑什麼?"任金平聽葉空的話笑聲,竟然覺得心里有種莫名的擔心.

"我笑你們搶我台詞."葉空笑聲一斂,開口道:"其實我本來就是一個問路之人,可是你們竟然不開眼妄想巧取豪奪,搶我寶物.既然你們想搶我,那我也不用客氣,哼,可笑你居然還我惹上不該惹的人……我告訴你們,你們才惹上不該惹的人!一群偽君子!"

這時,那大長老和譚浩已經趕了回來,稟告道:"宗主,人已安排妥當,不必跟他們廢話,殺了他們,搶了寶物就是!"

任金平目中寒光一閃,開口道:"輩,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結,天元幻萍大陣!"

話音一落,葉空和陸君柔眼前的一切景物消失不見,什麼大殿,房屋,器物……全都沒有了.

他們突然之間仿佛來到一片蒼茫的水面之上.這水面並不像大海一般寬闊,而是好像沼澤河塘一般,水面上漂浮著無數的青色浮萍.要危險的感覺並不強烈,景色卻是不錯.

不過此刻,傻子也知道對方不是給他們欣賞景色的.

陸君柔皺眉道:"這陣法有些門道,我竟然看不出其中的凶險.不過我看得出,那些水面上的浮萍都不是隨意排列,而是各有分布,好像棋局一般."

這時陣外有聲音傳進來,正是那引葉空他們前來的譚浩長老.他開口道:"無知輩,不瞞你們,這天元幻萍大陣那是我們天元宗的前輩從手談中悟出的強大陣法,聚合了困,鎖,殺,滅,幻,迷等六種功能.陷入此陣,就算你是大羅神仙,也要死在其中,嘿嘿,子認命吧!"

他一聲完,就看見那河流之中的點點浮萍全部動了起來,那一點點的浮萍果真就像一顆顆棋子,連成一片,來回往複,組成各種形狀.而隨著棋子的變動,陣法中凶險的殺氣也開始彙聚,那浮萍仿佛千軍萬馬一般.

陸君柔不敢大意,睜大美眸觀看.緩緩開口道:"這陣法果然深奧巧妙,暗合棋理,要知道棋盤之上,那些殺伐之氣也是非常強大的."

葉空微微一笑,沒有太在意,問道:"君柔姐,你也懂下棋?"

陸君柔點頭笑道:"略懂一些,想當初沒被魔王捉去之時,我經常在家和爹爹下棋."陸君柔跟葉空有了親密的關系,現在心結大解,提到魔王已經沒有任何的感覺.她又道:"只是後來在葉仙城,左右都是魔人,也沒人會下棋,所以我的棋藝……恐怕幫不上忙."

陸君柔完聲音發黯,不過隨即又輕松道:"不過我看相公你胸有成竹,想必是棋中高手."

葉空卻是苦笑道:"你不要以為我是無所不能的上帝好不好,若是象棋飛行器斗獸棋,我還能玩上幾把,可是這正宗的圍棋,我是不懂,真的不懂,在我們老家不流行這個."

陸君柔沒想到這子完全不懂圍棋,她也棋藝不佳,歎道:"破此陣必須是棋藝高超之人,你我完全不通棋藝,如何出陣?"

外邊的人顯然在聽他們話,頓時那任金平的聲音響起:"輩,你的不錯,破此陣的唯一可能就是棋藝高超.只是我先祖研究出陣法之時,已經下遍青萍星沒有敵手,哼哼,我不信你們棋藝有如此之高!"

他完,剛要得意的笑笑,卻聽陣中葉空道:"先人,少特麼故弄玄虛!不會下棋就不能破陣?哥們我是粗人,不懂這些風雅的玩意兒!不過我卻懂得一句實打實的道理!那就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什麼陰謀計策都是扯淡!"

天元宗這些人比較喜歡下棋,當然也是自詡為風雅之人,今天聽見葉空口出汙,連爆粗口,那任金平也是大怒.不過他不能也粗口吧,只有喝道:"大陣發動!"

立時,陣法中就有了不一樣的變化,剛才安靜平和的水鄉場面消失一空,取而代之的,是到處的刀光劍影,那密布的青萍之下,竟然都是有一個實力不錯的修士.而每一排青萍的兩端,竟然都是高階修士帶隊.

最重要的,他們在陣法中時而出現,時而消失,一會互相配合,一會又全部分散,端的是奇妙,變化多端,每一步都讓人想不到下一步將會如何的安排.

葉空目光一凝,點頭道:"這陣法確實是不錯的……"

陸君柔臉上剛浮起一些憂色,卻聽葉空又道:"只可惜遇上了爺我."

陸君柔眉頭一挑,啐道:"每次話都這樣忽上忽下,讓人擔心."

葉空哈哈笑道:"有什麼可擔心的,在這一界還有人能奈何我不成?這些下棋的就應該老實回去下棋,搞這些勞什子,真他媽不務正業,我讓他們清醒清醒!"

上篇:一六三六 奪寶與反奪寶     下篇:一六三八 屠殺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