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六五五 遭遇埋伏  
   
一六五五 遭遇埋伏

聽吳勇和狂鵬一,葉空才知道,原來事是這樣.

延平當初被彭霸天抓上天,延平也沒有照到仙光,所以落了個半妖半仙的身體.不過這也好解決,去仙光湖湖里洗個澡,就相當于仙光煅體了.

不過最讓人頭疼的是,西帝府為了保證黑龍的速度和防禦,又強迫延平吃下不少丹藥.這些都是仙獸丹,吃了以後延平雖然比在下界時強了很多,可是卻限制了其自己修煉.而且,那些獸丹中還有毒性,使人成癮,到時間不吃就會渾身難受,恨不能現在回到西帝府討要才好.

看見老爹如此痛苦,大欲也是個好孩子.心里想想,自己這也就一枚大力馬芝是好東西,干脆給老爹吃了,不定有什麼好處.

于是,她只有狠下心來,等大力馬芝變成靈芝本體的時候,把它給燉了.

可也是巧,延平也不知道聽誰這是大力馬芝.延平覺得自己吃那是糟蹋了,再從功效來,大力馬芝和他的狀況基本沒啥關系.于是延平假意吃了,其實背後把那碗湯中的精華就煉化成了丹藥.

然後延平找了個借口,騙大欲把丹藥給吞了.

到這里,吳勇笑道:"這延平和大欲兩條龍都是糊塗啊,那大力馬芝其中不知蘊含多少力量,力王那種修為一口吞了也就罷了,可他們才是下等金仙的修為,這樣做法,無異于找死."

葉空吃驚道:"那豈不是要爆體受傷?"

狂鵬道:"還好大欲是神龍轉仙身體那叫強橫,開始還強撐著,不過後來吃不消了.好在北帝出手,壓住大力馬芝的力量,然後大欲就閉關修煉,三十年沒出來."

葉空這才點頭,大欲無恙那就放心了.他又問道:"那延平呢?"

狂鵬道:"延平還是那樣,讓他去仙光湖洗了澡,不過仙獸丹的毒暫時沒辦法,現在北帝府也有仙獸丹繼續給他吃,若想戒絕,得丹王出手."

完別人,葉空又問道,"那你們呢?這些年有什麼奇遇?"

吳勇苦道:"我們這些年就呆在鐵獄山看犯人,哪有什麼奇遇,不過現在也都進了下等羅天上仙……還有啊,要不是北帝照拂,我們兩人差點被人排擠出鐵獄山."

葉空聽完,勃然大怒道:"那陳志傑兒,當初假意歸順與我,我不但沒有處理他,還讓他在副獄典位置上越做越牢.可沒想到他不知感恩,竟然勾結司空仲平老兒害我!"

那日之事,吳勇和狂鵬都是不知,連忙詢問.

葉空簡單一,吳勇才咬牙切齒道:"原來還有那賊鳥厮的一份!哼,當日我和狂鵬被東帝拿下,陳志傑還假裝好人保我們出去.可回到鐵獄山,他就翻臉無,我們知法犯法要把我們清除出鐵獄山.要不是北帝清,我們倆就被趕出來了."

葉空猛地一拍桌子,"實在是氣人,早知道先回去鐵獄山,把這個人打進鐵獄再!"

狂鵬卻是比較細膩,拉著葉空坐下,道:"你也別生氣,開始陳志傑是對我們不好,處處刁難,讓我們做冷板凳.不過在幾年以後,他突然又對我們好起來……"

葉空怒道:"還不是得到消息,知道我沒死,所以害怕了.左右搖擺,人行徑!"

狂鵬道:"既然知道他是人,就沒必要太過逼迫他.這家伙有些能量,打個比方,這次派我們來接你,就是他告訴我們,要不然我們怎麼知道你今天飛升和飛升地點呢?"

"是他告訴你們的?"葉空頓時一驚,"他怎麼會知道我何時飛升?難道……"

正在話間,外邊突然闖進一個仙將,開口急道,"葉大人,不好了!飛車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包圍了,看來,來者不善!"

聽仙將這一彙報,葉空等三人都是一愣,隨後互相對視一眼,目光中都明白了什麼.

吳勇怒道,"這個賊鳥厮,又上他一當!"

"不管了,先看看什麼人再!"葉空立即站起身,大步走出院子,卻突然又覺得不對勁,猛回頭瞪著那仙將道,"你是何人!為何出事不通知一一仙子,反來通知我?"

那仙將嚇得連連後退,哆嗦道,"將北帝府七品仙將謝宏,剛才去通知過仙子,可她那邊閉關了,暫時可能無法出關."

楚一一大概迫不及待服用了生命之泉,這才閉關煉化了.這倒是很可能的.

葉空這才點頭,"謝宏仙將,是本座誤會了,別害怕,帶路就是."

謝宏如蒙大赦,連忙在前邊帶路.

這子有點過份慌張,就算大家都怕葉空,可是北帝府仙將也不會這麼膽吧?

不過傳音給狂鵬,狂鵬卻曾經在北帝府見過此將,所以葉空才不再懷疑.

可是他們還是上當了.

等他們三人走出仙陣,他們吃驚的發現,外邊並不是飛車的出入口,而是又一個仙陣!

"不好!他們提前在門外設置了一個仙陣等我們!"葉空心中一驚.

只見,這個仙陣設置的是一片宏大的白雪世界,仿佛來到北方的冬季,到處是一片雪白,天空陰霾,遠方一片黑暗,而天上依然有零星的雪花飄在空氣中.

"葉大人,我也是被逼無奈!"走在前邊的仙將謝宏狂奔而出,沖進黑暗中,立刻消失當場.

"背後的門點消失了!"狂鵬回頭看了一眼,一抬手,放出線槍,冷道,"看來今天必有一戰了."

"賊鳥厮,都給爺爺出來!"吳勇狂吼一聲,一對殺生斧已經在手.

站在中間的葉空緩緩點頭道,"這可真是用心良苦,恐怕我們如果上了鐵獄山的那輛飛車更加的危險."

"嘎嘎嘎!"黑暗的天空中,突然響起一個男子的聲音,他嘎嘎笑道,"葉獄典果然非凡之人,我們早在鐵獄山飛車里布下崩裂仙陣,若是你們坐進去,全部都會被炸死……不過,你們上了這輛車,那也沒關系,我們還是有辦法要了你們三人的性命!"

吳勇怒吼道,"無知鼠輩,藏頭露尾,我倒看看你如何要了你爺爺的命!"

那聲音嘎嘎笑道,"那麼好吧,我先讓你們沐浴一下."

上篇:一六五四 如此條件     下篇:一六五六 陷入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