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六五六 陷入陣法  
   
一六五六 陷入陣法

隨著那個嘎嘎的聲音完,仙陣中的雪頓時瘋狂了起來.

剛才的飄飄雪一下變成了大片的雪花,那些雪花和普通的雪花不同,如同一撮撮粉末,還帶有強大的附著力,最奇怪的是不讓人覺得寒冷.這種大雪來就來,風動雪飄,鋪天蓋地而來.

眨眼之間,這個仙陣里已經變成大雪的世界!

狂鵬不知此物厲害,奇道,"這是什麼意思?沐浴大雪?"

吳勇卻已經把殺生斧收了起來,取了一把三品仙劍,對狂鵬道,"老鵬,你還是趕緊把線槍收起來吧."

"為什麼?"狂鵬還是不明白.

站在中間的葉空卻是道,"這是毒鹽雪,專門毀人仙器仙甲."

狂鵬驚道,"那如何應對?"

葉空冷哼道,"雕蟲技,哥們一百年前就玩過!"

這時那嘎嘎聲音響起,笑道,"那你有辦法破麼?"

"毒鹽雪!"就算沒有去過白毛域,也應該聽過毒鹽雪的厲害,狂鵬可不想自己的九品仙器線槍變成一杆廢鐵棒,趕緊收進乾坤袋之中.

……

與此同時,在這輛飛車外.

蒼冥之中,背後正是一片翠綠色的明翠星,而這輛北帝府的飛車卻在無人問津的靜靜懸停.飛車的四周,已經站上了數百名不知身份的仙人,這些人個個手拿仙劍仙戟,來者不善.

而在更遠處,周圍飄浮著不少北帝府仙兵的尸體.而那只拉車的彩鳳,正在被一些仙人強迫裝進籠子帶走,這玩意可是價值不菲啊.

那個剛才給葉空他們引路的七品仙將,正在跪在一個瘦高仙人面前,磕頭道,"田前輩,我已經按你們的做了,你們就饒了我一家子性命吧."

瘦高仙人田前輩是個雄鴨嗓子,笑起來嘎嘎響.他開口笑道,"周傑,你這些年收了礦主多少錢,這次又出了這麼大事,你回去北帝會饒你麼?"

周傑磕頭道,"那還請田前輩指引一條明路."

"當然是棄暗投明."那田前輩完,卻又搖頭道,"周傑,你若這樣投靠我們,怕是大當家不會給你什麼好職位,不如你再幫我們辦些事……"

田前輩立即用傳音和周傑如此這般一,周傑頓時大驚失色,"一一仙子!"

他連忙磕頭道,"人不敢!那可是北帝唯一的女兒呀!"

這時旁邊快步走出一個黑衣黑甲的青年男子,走過去一把扯起周傑,捏著他下巴,冷聲道,"你少假忠義,我告訴你,這事做好,我保你全家享福,若是不做……哼哼由不得你不做!"那黑甲青年完一擺手,道,"來人,上活丹!"

頓時有人上來,倒出一顆鮮丹藥.那周傑頓時嚇得跟鬼似的,瘋狂掙紮,還打開的仙甲防禦.

不過七品仙將才是一個下等大羅金仙,仙甲不過是四品仙甲.那黑甲青年手段了得,伸手猛地一抓,竟然憑空將周傑的仙甲生生抓碎,隨後,大一揮!

那枚色丹藥利箭一樣鑽進周傑嘴里,那周傑瘋狂磕頭道,"公子,我願意了!"

那黑甲青年卻是無道,"遲了!活丹中的活物會吃掉你元神和腦汁,隨後,你的身體將無條件聽我號令,比你聽話多了."

"公子果然好手段."那個雄鴨嗓子立即上前獻媚.

"田宇哲,你好好干,別看你現在在我爹那是二當家,不過沒有用!做人要向上看,我爹來去,不過是人家的狗腿子,而你更是狗腿子的狗腿子!"黑甲青年冷哼一聲,目中冷電一閃,道,"我們要看的是仙帝,是仙主!等我成就大業,那你才是人上人啊……"

"願為公子肝腦塗地!"田宇哲連忙半跪下恭敬道.

其實田宇哲這種老鬼心里覺得這子牛皮烘烘不靠譜,不過想想,如果公子計劃成功,那麼確實距離仙帝近了一步.

公子不知田宇哲心中想法,看他恭敬模樣,公子還是很滿意的,開口又道:"馬上這周傑被蟲子控制,我就和他進入仙陣去了.你要記得,一定要搞死葉空和他那兩個死黨!哼,當初竟然讓這葉空離開白毛域……這次不會再有意外了!"

這時那個田宇哲開口笑道:"公子,您就放心吧.一般仙人的戰力,大部分來自武器.而仙人的防禦力,大部分來自護甲.如果我們逼迫的他們收起仙器,解除護甲,那麼他們就是拔牙的老虎,還有什麼可怕!再加上,仙陣是我們布置,我們可以利用陣法隱藏我們殺手的身形,突然襲擊……嘎嘎,別葉空一個上等羅天上仙,就算是一個仙君,也必死無疑!"

"輕敵!記住,千萬不要輕敵!"公子冷哼一聲,這才黑色的大批風一甩,去搞周傑去了.

"哼,自以為是."田宇哲心里哼了一聲,站起來,飛到飛車之前,抬出一個水鏡.

只見水鏡上,葉空和狂鵬吳勇都各自拿著一把三四品的低階仙劍正在愁眉不展,而那些仙劍都抵不住毒鹽雪,現在劍上生出長長的白毛.田宇哲知道,這樣的仙劍,就全毀了,就算遇上凡鐵,那也是一碰就斷.這樣的仙劍如何戰斗呢?

再看他們身上,也都穿上了寬大的袍子,想要為內里的仙甲遮擋住毒鹽雪,使其不被腐蝕.

"你們以為這樣就有效麼?"田宇哲冷笑一聲,抬手對著水鏡打出一個手勢,口中得意道:"光是毒鹽雪還是不行的!再給你們下點雨吧!嘎嘎,等那些毒鹽雪全部化成雪水,我看你們還如何再防!"

頓時,那片仙陣空間中,又稀里嘩啦下起雨來.這樣就麻煩了,本來仙甲還可以用披風長衫擋住,可是一下雨,那些毒鹽雪全部都融化了,成為毒鹽雪水流到哪腐蝕到哪,再好的仙甲都要損壞!

陣中,吳勇道:"怎麼辦?我里邊這件八品仙甲可是我老吳的命啊!如果損壞了,我就只能穿三品仙甲了."

狂鵬也是愁眉不展,道:"也不知對方是什麼陣法,竟然感覺不到任何進出的陣眼,陣中也無法撐起其他防禦陣法,難道我們真要等死麼?"

給讀者的話:

今天三章送上……

上篇:一六五五 遭遇埋伏     下篇:一六五七 專打怪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