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第一六六九 回 山開堂  
   
第一六六九 回 山開堂

陳志傑接受了紀新的建議,當天就帶著大隊人馬,趕往雪成星,想要玩一個負荊請罪.

一行人馬出了鐵獄山,奔向雪成星.

不過他們的動作已經遲了,葉空已經早從雪成星出發了.

所以,陳志傑只花了五天工夫,就在蒼冥中巧遇北帝府的送官車隊.陳志傑暗道自己運氣不錯,若是錯過了,又是一件麻煩事,趕緊命令車駕迎了上去.

不過葉空那邊只傳來一道命令,"到鐵獄山再."

陳志傑心中暗不好,連忙又叫來隨同的紀新詢問.紀新道:"無妨,叔父你反正有救命稻草,又怕他何來?實在逼急了,就離開鐵獄山,去投奔東帝,也不見得就不如這個鬼地方."

陳志傑心也是,我怕個毛啊.你敢殺我嘛,敢嗎?

于是,北帝府的車隊在前,鐵獄山的車隊在後.來到這座巨大的空中城堡面前,這時禮炮齊鳴,樂聲奏起,鐵獄山中門大開,有一排排的獄卒獄兵,穿著各色仙甲,魚貫而出,排列整齊.

這就是迎接葉獄典大人的陣仗了,當下十多輛飛車駛入鐵獄山中,飛行一段,本來安排是直接去宴會大廳,給葉大人接風洗塵,歡迎葉大人回歸.

不過領頭的那輛飛車卻是猛一掉頭,直接飛向審案子的慎刑殿.

陳志傑的車就跟在後邊不遠,他心中頓時大怒.好你葉空,我都擺出服軟的架勢了,你還要不依不饒,你非要逼死我怎地?不過他有救命稻草在手,倒也不怕.

葉空的心里也有話,你數次背叛于我,在東帝府妄圖害我,你就犯了死罪!想殺我葉空的人,我必殺之!而且,這次又泄漏消息,讓人半途劫殺,這是何等深仇大恨,豈是你想和解就和解的?

如果這樣,我葉空豈不成了個人人可以拿捏欺負的軟柿子?

慎刑殿外,九只彩鳳拉著一輛金色飛車緩緩降落,車架落地,彩鳳的美麗翅羽同時收起,都傲然挺胸,同時發出一聲鳳鳴,氣勢果然了得.

後邊飛車的珠簾在仙女們的欲手中拉開,各種儀仗擺下,葉空等人這才從車中走出.此刻葉空已經換上大的官服,頭上帶雙翎判官帽.後邊跟著衙役一般的吳勇狂鵬,拉著大欲,葉空倒有些高官的模樣.

不過看見葉空板著臉,鐵獄山眾人嚇得大氣都不敢出,那陳志傑連忙跪在慎刑殿門口道:"屬下有罪,見過獄典大人."

葉空直接一抬手,道:"既然有罪,那就先拿下!"

那陳志傑在幾分鍾前還是鐵獄山的一號人物,所以葉空這話一,竟然無人上前.

哼哼,沒人聽你的.我這幾十年來苦心經營,鐵獄山都是我的親信,成為鐵板一塊!陳志傑雖然跪著,可是心中不免有些得意!

狂鵬吳勇看不過眼,上前一步想要將陳志傑拿下.不料這時,卻有另外幾名副獄典上前擋住陳志傑,口中囂張道:"誰敢拿陳副獄典?葉大人,當官哪有你這樣當的?"

葉空不過三四人,而鐵獄山卻是鐵板一塊.不過葉空還帶著北帝府的兵馬,那仙將上前道:"葉大人,讓我等出手!"

葉空卻是擺擺手,上前一步,道:"葉某如果當官不用你等教我,我只問一遍."葉空著,面色威嚴,肅然道:"這陳志傑勾結他人陷害本座,又不尊仙主遺命,泄露本座行蹤,半路劫殺本座,此人罪無可赦!妄圖包庇者,同罪論處!我再問一次,你等讓是不讓!"

葉空完,大踏步前進一步.

那站出來的幾個副獄典,有幾個膽的,立即退了了回去.不過留下的也有兩個,正是陳志傑的心腹鐵杆,這兩人還是咬牙硬撐,道:"葉大人,你剛回鐵獄山,就倒行逆施,公報私仇,你有報應的!"

這兩人心中也有話,你葉空人少,能奈我何?若是打起來,你調用北帝府的人馬,那以後傳出去,就會你帶領北帝府人馬攻打鐵獄山,犯了鐵獄山大忌.可是如果你不用北帝府人馬,你們四個人就不是我們對手!

不過他們想錯了.葉空想制住他們,那手段多的是!

只聽葉空冷哼一聲,"放心,善惡終有報的."完,就看見葉空一抬手,放出一物.此物一出,欲色光線明亮耀眼,而那物頓時又一分為三,套向陳志傑等三人.

"欲質罪仙索!"看見此物,陳志傑和兩個心腹立即感覺一種絕望在心中彌漫.

欲質罪仙索,仙君仙帝一體擒拿!在欲質罪仙索面前,陳志傑的金質罪仙索就跟孫子一樣,動都不敢動!仙君仙帝都能拿,又何況陳志傑這些人呢?

其實葉空不一定用欲質罪仙索,這東西捆陳志傑等人,屬于殺激用牛刀.不過葉空使用的目的就是讓所有人明白,自己是鐵獄山獄典,真正的鐵獄山獄典,仙界人人都可抓的!

當初葉鎮豪做了那麼多年,也沒有得到欲質罪仙索,而葉空卻一回鐵獄山就用這玩意鎖人,孰輕孰重可想而知.

葉空鎖了那三人,嘴角微微一笑,心中一聲冷哼,我葉空就是回來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來了!我葉空的敵人,你們從今天開始失眠吧!

"還有誰要阻攔本座捉拿陳志傑?"葉空目光掃過眾人.那些人等都是心中暗道.你都欲質罪仙索在手了,我們還敢阻攔麼?那不是找死麼?正在他們心中暗自嘀咕,卻聽葉空又是一聲暴喝,"沒有還不把他們拿下!"

那些負責抓人的獄卒都嚇得一哆嗦,這才低頭走出人群,把陳志傑等三人收押在一旁.

葉空昂首闊步走進慎刑殿,口中大喝一聲,"開堂!"

本來的歡迎儀式,卻變成了開堂審案.那些獄卒都是苦笑,拿著板子分成兩列站開,把板子在地面一陣敲,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這就是和凡間官府一樣,震懾罪犯的.

不過跪著的陳志傑卻是昂著脖子,一副不服氣的姿態,心中有話,我有救命稻草,你能對我如何?切,大不了不干了!

上篇:一六六八 推卸責任     下篇:一六七零 神機妙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