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七一七 看見什麼了  
   
一七一七 看見什麼了

"真是可惡!我明明是最疼愛的影的,他們居然這樣我!"宋卉怒氣沖沖地回到陣法中.剛才和南宮家的族長吵了一架,心很不爽,所以獨自回來了,讓婆婆去應付那些娘娘腔(玉兔家族都是兔子,比較羸弱.男的也都是細聲細氣的).

不過走進陣法中,宋卉卻突然眉頭一挑.用力吸了吸,"好像是影的氣息,莫非她回來了?"

她心中一喜,連忙跑去陣法的中央.

八荒萬獸大陣,中央密室.

這里光線昏暗,地上有仙氣形成的薄霧繚繞,在一側看似沒有門的牆壁上,光影一閃,竟然從牆壁中走出一個頗有些英姿的女將!

來人正是宋卉了,而那面牆壁,也是這陣法唯一通向城的通道.

"……"宋卉剛想開口呼喚影,卻感覺到一絲不對.她連忙屏息快走兩步,來到自己的寒玉床邊,她頓時俏臉上露出惱怒的表.

"本姑娘一會不在,竟然有不知哪來的臭男人霸占本姑娘的床,還在上邊呼呼大睡,簡直是作死!"宋卉心中暗罵一句,一抬手,一柄古樸的仙劍就放了出來,想要結果這個亂睡別人床的男子.

確實,蔡辛一路殺進來,一身長衫早已被獸血沾染,她也沒換,就這樣躺在宋卉的寒玉床上睡覺,確實有點不衛生.

可是就在宋卉想要出手之時,卻發現蔡辛的衣服里一動,竟然爬出一只通體雪白的兔子.

"影!"宋卉頓時心中大喜,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正可以形容她的心.

"你這個死丫頭,怎麼能到處亂跑,不知道大家有多擔心!"宋卉罵了一聲,就把影抱了起來,她又看看還在沉睡的蔡辛,心中又想:這人怕是是把影送回來的恩人,我剛才差點取他性命,那不是恩將仇報了,我宋卉最講義氣,還好沒有犯下大錯.

宋卉這樣想著,又忍不住換個方位,想看看恩公是啥模樣.她這一看,就感覺心髒砰地一跳!

好俊的男子!

宋卉常年呆在鹽六星上,這里幾乎與世隔絕,十頭八年也不見一個人.一般跟她打交道的男子,要不是南宮家族的那些公兔,這些家伙個個陽氣不足,端茶杯都豎起蘭花指,宋卉看得倒胃口;要不就是那些妖仙變成的仙人,這些家伙就陽氣太足了.個個粗獷不羈,下巴上的胡子都是橫著長的,衣服也不扣,露出一大排的胸毛;要不就是外星過來想做個交易,捕捉些仙獸當坐騎的.這些人都是修為有成,年紀也不的,一個個別頭發,眉毛都白了!

所以宋卉平日見的也就是這三種人,沒有一個是她看得順眼的,更不曾見過今天這英俊將!只見她唇齒白,文雅中不失英氣,豪邁中又有書生之氣,一身時下最流行的公子長袍,上邊帶著的獸血更顯他的英武,而睡夢中微皺的眉頭又讓人心疼……如果蔡辛知道有人這樣描述她,她肯定要問一句,大姐,你的是我麼?

不管蔡辛怎麼想,宋卉卻是越看越有意思,心中暗想,這將相貌如此的不凡,又不排斥寒玉床的寒氣,怕是天意送來給我做相公的,可惜就是修為低了點.

蔡辛也真的累了,幾個時辰的殺戮,加上進入這個陣法中的擔驚受怕,所以她本想在寒玉床上坐一下,最後卻睡著了.

這一睡,也不知過了多少時辰,等她醒來,突然就是一驚,趕緊坐起來,心中第一個念頭就是自己怎麼在陌生的地方睡著了呢?萬一遇到壞人怎麼辦?

不過她又一想,自己有蝶舞百花甲還怕什麼壞人?這才放心下來.不過隨即,她又聽見背後一側,有嘩嘩的水聲.蔡辛回頭一看,只見一側的牆壁上,多了一個門!

蔡辛分明記得,這個房間是很特殊的,只有一個進入的門,再無其他門,怎麼一下多了個門?她心中疑惑,趕緊下床過去一看.

只見那門中,卻是有一方潔淨的室內溫泉,其中霧氣騰騰,水光波動,其中傳來嘩嘩的水聲,好似有人洗澡一般.

蔡辛手中一動,已經捏了七彩華光塔在手,她也顧不得什麼不好意思了,心中猜測八成是有壞人男子,想要洗澡以後對她行非分之事.所以她悄悄走進去,准備給那無恥賊人一個厲害看看.

卻沒想到,她一步踏進去,卻聽水中嘩啦一聲,溫泉里竟然鑽出個人!四目相對,蔡辛這才看見,水中出來的竟然是個什麼都沒穿的女子,兩點殷特別醒目.

宋卉沒想到將這麼快醒來,嚇得趕緊縮進水中,開口怒道:"你這人好生無理,為何偷看別人沐浴?"

蔡辛沒想到是個姑娘,趕緊收起凶器七彩塔,抱拳道:"不知姑娘沐浴,在下不是故意偷看."

宋卉又問道:"那你可曾看見?"

如果是葉空這樣的男人,就算看見也不會承認,死活不認.不過蔡辛卻是女孩,又沒那麼多心思,心大家都是女人,看見也沒什麼.

于是開口老實道:"看見了,看見姑娘的胸脯……"

這人怎麼這樣老實?還是他故意用語刺激于我?宋卉心中大羞,恨此人輕薄,開口怒道:"公子,你看了也就是了,為何還要出這種話作踐我!"

蔡辛聽到公子,連忙辯道:"不是不是,姑娘你搞錯了……"

不過宋卉已經是大羞了,拍起一團泉水,怒吼道:"那你還不走,還想看到幾時?"

蔡辛也不好分辯,只好躲過拍來的泉水,退到寒玉床邊等待.不多時,就看見一個剛沐浴完的美貌姑娘從溫泉那邊走出來,這女子相貌不錯,身材也不錯,特別是沐浴之後,更加的好看.

"姑娘,在下蔡辛,其實事是這樣……"蔡辛剛要什麼.

卻聽那美貌女子道:"蔡公子,你看你這一身血跡,哪有到人家做客的樣子?把人家的床都弄髒了,還不快去洗洗?"

"那倒是確實,姑娘,抱歉了,只是……"

"快進去去洗洗吧!"

蔡辛迷迷糊糊又被推進溫泉房間.

上篇:一七一六 陣中密室     下篇:一七一八 蔡辛娶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