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七二六 又有毒計  
   
一七二六 又有毒計

"莫非是有土遁功能的仙劍?"吳貴寶聽了那將的介紹,開口問道.

"不是."這時鍾福平睜開眼睛,略微回憶一下,道:"不是仙劍,而是有修士在地下.以我的修為,仙識能夠感應到地下不到一尺的深度,我分明感覺到有一個人的腦袋,也正是因此,我才能提前一息拔地而起,躲過他必殺一擊."

"地下有人?那就是土遁了?"吳貴寶問道.

葉空卻是搖頭,"不對.土遁之法別仙界,就連下界也有.不過土遁之法那是用來逃命使用,一般是認清一個方向遁走,不可能讓人長時間躲在地下,更不可能如此精准的遁到鍾福平腳下."

"不是土遁術."鍾福平也道:"土遁之術並不能進入地下深處,而襲擊我那人,一擊以後就又進入土中深處,其法術要比土遁高明不知多少倍."

葉空點頭,接著又道:"不一定是法術,也可能是仙器.我在下界曾經殺過一只地震災獸,然後將其殼煉制成可鑽地的法器,很是好用.只是那東西我沒有帶上來,而且就算帶上來,以仙界緊密的土質,怕是也用不上."

吳貴寶道:"都有可能.那天我和葉大人的通靈地母,也是有可能,聽遠古有人將其馴化以後,躲在其身體中,入土行走如飛,日行萬里."

肖泳笑道:"不可能,那東西早就絕種了.若是真是那東西,我們可倒黴了,相傳通靈地母光耳朵就生長了十八個,想捉到它,太困難了!"

"耳朵就有十八個!"葉空聽見也是大為吃驚,如果對方真是弄了一只通靈地母,那可就麻煩了.

這時鍾福平又開口道:"大人,我還要的是,那襲擊我之人使用的仙劍,至少也是九品仙劍.不瞞各位,在下的仙甲乃是八品鐵木甲……"

鍾福平沒完,吳貴寶就是大驚,指著他道:"八品鐵木甲?難道那事是真的?"

葉空等人不明所以,只聽躺在寒玉床上的鍾福平點頭道:"不錯,當初我正是一時糊塗,偷了北帝陛下准備賞賜給繆仙將的八品鐵木甲,遭受陛下責罰,這才被迫離開北帝府.不過北帝當時了,如果我肯來白毛域做前年臥底,就將鐵木甲賞賜于我."

"原來是這樣."吳貴寶點頭.本來他還以為鍾福平離開北帝府是苦肉計,卻原來是鍾福平真的犯錯,後來為了將功補過這才來到白毛域做臥底.

鍾福平又道:"我是中等羅天上仙,又穿著八品鐵木甲,所以能一擊就擊破防禦,將我傷成這樣的,非九品仙劍不可!而且使劍之人修為至少是下等羅天上仙,否則他這一劍的威力不可能如此之大!"

"是這樣."葉空和眾人都低頭思索.根據之前報,整個白毛域也不過翟東亮有一把九品仙劍.翟東亮是不可能跑出來客串殺手的,顯然敵方又有了新幫手.

肖泳思索一下道:"之前就有消息,黃婆婆到了鹽首星,不過她一直沒出手,莫非是黃婆婆?"

葉空搖頭:"那黃婆婆乃是自重身份的前輩高人,如果她要出手直接來找我就是,不可能做這種事,我猜要麼是翟東亮有了新幫手,要麼就是黃婆婆的後輩子侄."

吳貴寶皺眉道:"可是這就麻煩了,有這樣的殺手,我們勸降的人去一個,他就殺一個."

"這樣的局勢也不用勸降了!"葉空冷哼一聲,"殺手之道,不過是伎倆陰謀!我們大兵壓境,看他如何殺,看他殺那一個!"

肖泳點頭,"不錯,那人畏首畏尾,想必修為也不是什麼驚天動地之輩,我們百萬大軍殺到鹽四星,他這點聰明,又有屁用!"

葉空當即站起身,拍板道:"發兵,鹽四星!"

數日之後,鹽四星.

最近局勢緊張起來,鹽四星的主城完全封閉了.遠遠可以看見,一個半圓發亮的光罩就好像半個鴨蛋殼一樣的罩在一片綠色的平原上,透過半透明的陣法,可以看見里邊巍峨高大的城牆.

主城數百里外,有一座高大鹽山.這座鹽山是鹽四星的主要采鹽礦場之一,陽光下,反射著耀眼金屬光澤的鹽山上,布滿一個又一個大大深不見底的采鹽洞口.

而在鹽山腳下,有一個城,這里正是鹽場的數萬礦工居住的城.不過因為即將要打仗,所以礦工都閑著,坐在家門口吹牛打屁.

"快看,那邊!"不知是哪個礦工先注意到,他立即大聲喊起來.眾人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淡藍色的天空頂端,目力的盡頭,出現一片金點.

那金點越來越大,越來越多,來到半空中,礦工們才發現那一個個金色光點竟然是一個個穿著金甲的仙兵!這些仙兵訓練有素排列整齊,他們沒有發出一絲聲音,可是那密林一樣發出森寒光芒的仙戟卻散發出恐怖的威勢!

那些礦工嚇得不敢再呆在家門口,紛紛躲進家中.因為,他們發現,這些仙兵在短暫的停滯過後,進行的方向竟然是自己所在的城.

"先在城中駐紮,所有軍營建立以後,必須立即布置仙陣,防止地面下的襲擊!"

"占領礦工城,宵禁,禁止任何人出入!"

"城中巡查,斥候兵士五人為一組,密切注意地面攻擊,全部以腳踩云飛行巡邏."

當一個又一個命令發布下去,城很快被占領.不過城太,葉空帶來的百萬仙兵,大多都住在城外.為了防止地下的神秘殺手,葉空他們都准備了很多對策.比如布置仙陣,飛行巡邏,在地面上覆蓋防禦百煉鐵板等等.

當葉空的百萬仙兵全部駐紮以後,天空突然飄起了細碎的毒鹽雪.

而就在此時,在地下數百米的深處,一個十多歲的黃衫童子正坐在一個好像黑色水母的妖獸頭上,他目中閃過和年齡不般配的冷厲.

"哼,搞這麼多措施想防我,你們休想!我包曉飛辦法多的是!"

給讀者的話:

晚上還有……

上篇:一七二五 狂龍之力     下篇:一七二七 夜半襲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