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七五八 不留活口  
   
一七五八 不留活口

大雪紛飛,寒風如刀.

在這樣的天氣下,那些鹽二星生存的仙界凡人,唯一所求的,不過是一個房屋.這房屋並不求如何的富麗堂皇,只要可以棲身足矣.

不過就算是這樣的要求,目前看來也是奢望!

鹽二星數百里外的一個城中.

此刻正在發生著一場人間浩劫一般.生活在城中的十多萬人,此刻卻在風雪中突然失去了家園.城中那些富戶,那些商賈,那些有修為的仙人,都已經得到了來自主城的消息,紛紛拖家帶口的離開.匆匆搬往主城中居住.

不過對于城中的大部分仙界凡人來,事就沒有那麼簡單了.首先,他們沒有修為,步行趕去主城需要三天時間.而龔葉飛給的時間卻只有兩天,也就是,走到半路就會被殺.

其次,主城一下收了那麼多人,已經人滿為患,除非那些富戶仙人,其他人就算到了主城門口,恐怕也只能望城興歎.

最後一點,他們唯一的離開方向,就是主城的千里之外.不過這鹽二星氣候惡劣無比,而且更有不少不怕毒鹽雪的黑狼狼群肆虐,讓他們逃進野地里,最後的結果也只有葬身獸腹.

"本來你們宣傳的是葉空無惡不作,可是葉空還沒來,你們就要我們離開家園,逼我們去死!我們絕不離開!"進退兩難的城中凡人們發出最後的怒吼,堅決不離開城市.

城中的守軍大多都是城中人,對這些人都是抱著同的態度,所以這一拖就是一天.

等到第二天,龔葉飛終于接到了原來鎮守仙將的報告,"主城千里之內,有三個城,城中各有幾萬仙界凡人,他們若是離開城,勢必無可藏身,葬身獸腹,懇請龔仙將寬限幾天……"

龔葉飛冷哼一聲,"我寬限他們幾天,可葉空不會寬限我!"龔葉飛輕蔑地看了那仙將一眼,淡淡道:"我知道你和你的仙軍常年駐紮這邊,不方便出手……"龔葉飛完喚道:"龔五."

那龔五是他族中家將,也是他軍中副將,個頭高大,面目陰冷,一看就是一個殺伐果斷之人.

龔葉飛開口道:"去把事解決一下."

"是!"龔五一抱拳,轉身大踏步離開.

原來的鎮守仙將心中疑惑,這龔葉飛大人就讓手下去解決,也沒如何解決啊.莫非他們有什麼好辦法?

不過等他也走出仙將府,卻聽見那龔五正在對手下將吩咐道:"第一二三萬人隊,每人去一個城,務必殺盡,不留一個活口!第四萬人隊,分散巡查,今晚子時開始,主城四周方圓千里,不可見一個活人活物!第五萬人隊,准備布陣材料……"

那鎮守仙將聽了心中大驚,沒想到這些家伙解決辦法就是殺光!這西陵軍的人,果然個個都是凶狠毒辣!

"龔五仙將,使不得啊……"

龔五卻是冷哼一聲,理都不理,扔出腳踩云,帶隊離去.

那鎮守仙將回頭看看仙將府,最後也只有歎出一口氣,默然離開.

不多時,三個城上方就都已經出現了一片黑壓壓的光影,一個帶著強大威勢的聲音在風雪中回蕩,"城中百姓聽著,我們是西陵軍.現在要求你們撤離城,離開到主城的千里之外,否則……格殺勿論!"

低下那些凡人百姓也有膽大的,開口喊道:"這風雪交加,我們向哪邊走都不知道,你們不是逼我們死嘛?"

"是啊!我們憑什麼離開?你們西陵軍憑什麼趕我走?"

"你們比葉空更壞!"

聽著這些鴰噪,半空中那人冷哼一聲,"既然你們求死,就怪不得我了!動手!"

一聲令下,那些空中的西陵軍就好像餓虎下山一樣,個個提著仙劍長戟,見人就殺!城中百姓大多都是凡人,有些仙人也是低階的仙人.

看見這些鄉親被殺,城中原先守軍也是不忍,最後實在忍不住了,竟然幫助百姓抵抗西陵軍.半空中那聲音不屑地哼了一聲,"愚蠢的東西,給我殺,全部殺光,不管是守軍還是百姓,不管有沒有抵抗!我要此城中,沒有一個活口!"

天空中毒鹽雪仍在靜靜的飄飛,城中卻是一片血色.

而在這時,三座城中的一座,卻有一個穿著潔白衫裙的女子,輕移蓮步,走進城.她一身衣衫潔白如雪,仿佛是開在雪中的一朵蓮花般動人.

她走在城中.此刻殺戮以過.滿地都是死尸,鮮血淋漓,地上略有凹陷的地方,都可以看見一汪汪的血水聚集,觸目驚心.

"來遲一步."那女子完美無瑕的臉上滿是不忍和自責,看見此此景,她已是高聳的胸脯不斷起伏,看來心中亦是氣憤難平.

"他們怎麼會這樣!"女子俏臉上竟然很難得的泛起殺機!

正在她行走,卻從不遠處的房屋中傳出女子的哀求聲.白衣女子眉頭一挑,走進那房屋之中.只見院,只見院中已經倒斃了幾具百姓尸體.她再往前走,就聽見有女子哀求,"大仙.你們已經殺了我父母丈夫,就放了我孩兒吧……軍爺,你們只要我把你們伺候爽了,就饒我和我孩兒……"

不過卻又有一個聲音嘎嘎笑道:"我們西陵星人講的就是心狠手辣,不講道義,我們的話能相信麼?"

接著又有一個男人聲音笑道:"我們就話不算數又能耐我何?龔仙將已經下令殺光你們,我們也是看你好看,才讓你多活一時半會,現在我們也快活過了,時間也差不多到了,你們還是安心的去死吧!"

這時那女子發瘋一樣的喊道:"不要!我可以服侍你們,留下我孩子……"和這女子一起發出聲音的,還有一個嬰兒呱呱的哭聲!

不過在下一秒,只聽哧啦,刀鋒劃破布帛的聲音,接著,所有聲音都嘎然而止!

"混蛋!"門外的白衣女子勃然大怒,推開木門,看見里邊一個光著身子的女子已經身首異處,而在旁邊站著三個衣衫不整的西陵軍兵士.

"何人……"那三人剛想開口怒喝,一看此女,全都驚呆.一個個趕緊整理衣服道:"琳公主……"

那白衣女子咬牙切齒道:"西陵星不是人人心狠手辣不講道義!你們,該死!"

上篇:一七五七 周天星斗陣     下篇:一七五九 果然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