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七六零 姑且信你  
   
一七六零 姑且信你

"這是什麼陣法!"不但在場所有仙兵,就連葉空也是目中流露出驚異之色.

站在天空,只見下邊方圓千里,已經看不出本來模樣!

沒有山河,沒有草原,沒有城市……什麼都沒有了!

有的只是一片浩瀚的星空!

只見腳下方圓千里的巨大圓形中,群星閃耀,星光燦爛,不知道有多少顆星辰,好象散落的珠寶鑽石,點綴在黑色的幕布上!

而那些星辰有的明亮,有的暗淡;有的發白光,有的發黃光;甚至偶然還有流星一條,劃破夜空……

場面無比的真實,仿佛腳下那一片,是真真正正的蒼冥星空一般.

站在天空中,葉空的感覺非常的怪異.平日都是抬頭仰望天空,而今日卻是低頭看星空在自己腳下,好象是自己倒立了一般.

"這是什麼陣法?又或者是什麼仙法?"隨後跟來的吳勇大玉等人全部驚訝莫名.

葉空也是只有搖頭,"不知道是何玄虛,不過我已經收到線報,鎮守鹽二星的是西帝府的二品仙將龔葉飛,手下還有五萬戰斗力非同一般的西陵仙軍,我們可不能輕敵!"

"西陵軍心狠手辣,對付普通凡人有本事,可遇上我們西秦星的兵,他們就慫了!"張少宇開口罵了一聲,又道,"不過他們並不出城戰斗,而是擺出這一個神奇的大陣,我們西秦軍就沒有辦法了……大人,我們現在如何是好?"

"現在不著急想破陣的事,先趕緊在陣外尋找一個安全妥當之處,讓百萬大軍駐紮下來."葉空想想道.

"是!"張少宇要比葉空早到鹽二星,所以早就考察過星空大陣的四周,他開口道,"在這千里大陣的西北角,有一處難民營地,里邊住的都是一些仙界凡人."

葉空道,"那就駐紮在那里."

其實葉空駐紮在那里倒並不是要害死凡人或者奴役凡人.而是這樣比較方便打聽消息,另外方便使用一些懷柔手段,得到這星球上居民的一些好感.

不過等先頭部隊飛過去,沒一會,就有人彙報了,請葉大人過去,有些新況.

葉空心里納悶,什麼新況呢,還得他去解決?占領一個難民營又不是大事.

飛過去一看,只見亂七八糟,高高低低的帳篷之間,正站著一個白衣女子,靜靜地站在陽光下,如此從容,如此的美麗.

仿佛,是陽光盛開的一朵潔白水蓮.

"是西陵仙子!"在場所有的兵士,所有的仙將,只要是男性或者公的,全部都目中流露出愛慕之色.

雖然仙界五大仙子,可是有如此號召力,能做到老少通吃,沒有男人不愛慕的,也只有西陵仙子.

沒有人會對她生出邪念,有的,只有愛慕.還有自慚形穢!就算是從混跡風月場的老鳥,再她面前,也會象初戀男生一樣,永遠覺得配不上,不敢表白愛慕之.

當然了,對那些沒經人事的初哥魯男來,此刻他們都是大腦一片空白,呆呆看著西陵仙子,口水打了腳面都不知道.

不過葉某人可是老流氓,不是純少男,更不是初哥魯男子,看見西陵琳,也只是因為沒想到而呆了一呆,瞬間就回複正常.

"原來是琳仙子,您這是……觀光來了?"葉某人趕緊駕云飛了下去.

其實每次看見葉空,西陵琳也是覺得意外.因為每次見到葉空,都有不同,每次都看見他修為的提升!

想當年,在鹽首星初見,葉空不過是個最低階的金仙,而西陵琳已經是中等羅天上仙了.那時候,西陵琳想取葉空性命,不過是抬手之間!

而現在,西陵仙子還是中等羅天上仙,但葉空,卻已經是上等羅天上仙,距離仙君只有一步之遙!

西陵仙子真的好奇,這子怎麼修煉的這麼快呢?

不過聽見葉某人的第一句話,西陵仙子就心里不爽,心,你看我象觀光來了麼?

不過西陵仙子一向淡漠,仿佛什麼事,她都不關心.她精致如同玉石雕刻的面容不變,開口道,"葉大人,這里暫住的是一些無家可歸的仙界凡人,我想請葉大人高抬貴手,不要再為難這些已經很苦的無辜人們."

西陵仙子冷冰冰的話讓葉空不爽.如果她,你不要駐紮這里,葉空肯定調頭離去.可她分明話里帶話.

葉空一向不懂掩蓋自己的緒,開口怒道,"西陵仙子,你的話什麼意思?我知道你心懷善意,拯救無辜百姓,可你不能胡亂語,我葉空何時為難他們?我本想紮營在附近,也並非為難之意!"

西陵琳面色不變,道,"若不是你妄動刀兵,白毛域哪有如今亂象?這些凡人怎會留離失所?眾多仙兵又如何會厮殺喪命?究其根源,無非是你為一人之私,攪得仙界不得太平!"

西陵仙子完,那些百姓凡人面上全部有憤然之色,怒視葉空,仿佛都在,這一切是葉空帶來的.

而甚至,就連葉空手下的仙兵仙將都若有所思.

不過葉空卻是淡淡搖頭道,"不對,西陵仙子,你錯了!大好江山,仁者得之!這仙界,已經是亂了!我可沒本事弄亂仙界,你高看了我葉空了……"

"你看這仙界,各方仙帝,割據一方,互相傾軋,民不聊生.更有些仙帝,自私自利到極點,治下仙人凡人,全部被其奴役,不知道多少死在他手中,難道這些人就是該死的?"

葉空完,負手道,"曾經,這仙界並不是人類的仙界.這里有古神,有古仙,有古魔,這是他們的世界,人類在這里被奴役……他們沒有自*!他們沒有平等!他們被任意的殘殺!"

"而在這時候,有人類的前輩大能,他們不顧自己性命,挺身而出,對抗強大的其他族類,我們的這些前輩拋頭顱灑熱血,帶著無數的人類慷慨赴死,難道你要他們錯了麼?"

"難道你要對他們,你們不應該反抗!你們弄亂了仙界!其實被人奴役沒有什麼不好,這樣可以少死幾個人!你能這樣麼?"

面對葉空的責問,西陵琳無語回答,"這個……"

"不能!"葉空卻是自己回答了,他上前一步,大聲道,"為了爭取自*和尊嚴,有些事是必須要做的!"

西陵仙子頓了一下,反問道,"你做了白毛域之主,這里就成為一片自*平等的天堂了?"

"仙人,凡人.永遠沒有平等."葉空眼睛掃過那些帶傷的人眾,開口道,"至少我不會讓人隨意殘殺無辜的百姓."

西陵琳絕世容顏上終于有所動容,頓了一下,轉身離開道,"姑且信你."

給讀者的話:

晚上還有……

上篇:一七五九 果然浩大     下篇:一七六一 流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