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八一八 壓不下的念頭  
   
一八一八 壓不下的念頭

"怎麼辦啊!"

黑暗的世界中,一道明亮的月光飛快的從空中掠過,潔白羽翼上放出的聖潔朦光映在西陵仙子那完美無瑕的精致臉龐上.*

不過此刻,那張溫柔恬靜的臉上,卻充滿了焦急.

"怎麼辦?這仙陣茫茫無際,根本找不到盡頭,可葉空卻是刻不容緩……"

西陵仙子抱著葉空在黑色的世界里加速的飛行,想要抓緊時間飛離這個鬼地方.

不過遺憾的是,這是周天星斗大陣!對于一竅不通的人來,想要找到出口,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或許,西陵仙子進入大陣,就是個巨大的錯誤.

其實葉空腰間那個樸實無華的玉佩,可以輸入仙元,用來尋找大陣的外部和中部區域的縫隙.

不過西陵琳並不知道這一點.而且就算知道,也沒有用.就算找到縫隙又有什麼用,進入中部區域是更加空曠的重砂世界!葉空還是沒有辦法救治!

發現葉空受傷,西陵琳就立即抱起葉空,想要趕緊找到出去的方法,再做一次努力!

不過很快,她就絕望了.沒有出去的方法,沒有!這個世界還是一望無際的黑色,無邊無際!

"呼!"她呼出一口悶氣,停下,懸在空中,四處打量.

可是,依舊是一片黑色,看不到一點的希望!

在這一刻,她突然想起葉空衣里的丹藥!

那是福祿壽禧丹,見多識廣愛泡藏書樓的西陵仙子當然知道那丹藥,也知道那丹藥的功效.不過當她剛看見那丹藥的時候,她什麼想法都沒有,她就覺得那丹藥用不上,也沒多想……

可是此刻,她心里突然升起了一個念頭!她精致的好象白玉樣的面頰頓時就滲出了血絲樣的暈.

"不行不行,那怎麼行?"西陵琳甩開那個不可能的想法,她冰清玉潔,從來沒想過要跟男人發生什麼.再了,她對葉空也僅僅是略有好感而已,為了救他就要那樣……她真的做不到.

"還是想想其他辦法吧."西陵琳努力甩開某個不該有的念頭,又仔細思索起來.

突然,她懷里的葉空微微顫動了一下,她一驚,連忙低頭去看,只見葉空的眼睛使勁睜了睜,卻沒有睜開.

此刻,如果叫醒葉空或許還能問他有沒有丹藥.西陵琳大喜,連忙喚道:"葉空!喂葉空!醒醒啊!"

不過葉空並沒有回答她,而是斷斷續續的開口道:"鳥大哥,你一定要活下來!你不要死啊!鳥大哥,對不起,我一開始收留你,只是想利用你,想從你口中得到煉體的修煉方法,對不起……"

西陵琳聽了一會才明白,這家伙昏迷了做夢呢.

"喂!葉空,你別做夢了,快醒醒啊!"西陵琳又使勁搖晃著葉空.

"鳥大哥,我都錯了,你千萬不要死.等這次回去,我們就是真正的兄弟!鳥大哥,你快走!"葉空也不知在做什麼夢,口中竟然不停的喊道,"鳥大哥,別管我,快走!"

開始西陵琳還想喚醒葉空,不過喚了好一會,也沒用,她索性聽著葉空話.最近十多天,葉空的軍營和難民營互有來往,西陵琳也知道力王傻了,成為了葉空的鳥大哥.

不過西陵琳也知道,葉空是為了得到力王的修煉法訣和藏寶之地.這些事不用就很明了的,仙界人人自私,若是沒有好處,誰會收留一個瘋掉的敵人?

可是現在聽葉空這番自自語,倒好象葉空真的和力王之間有了兄弟之.雖然西陵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是葉空的自白,依舊讓她有所動容.

想當初在連云星上,葉空狂鵬吳勇三人的兄弟之,就相當的讓人震憾.當時西陵琳就好奇,葉空為什麼和仙界其他人不一樣,他身邊的人為什麼也和仙界其他人不一樣.

現在才知道,一切的原因都是葉空.他對人真誠義氣,用心去交朋友,朋友當然也會以心換心,真心待他,這才是真正的朋友之道!

明白了這些,西陵仙子心中對這男子倒是又多了幾分的佩服.

想當初鹽首星初見,到後來中帝領域又見,一次又一次的見面,讓西陵琳明白,這男子並不是當初一見面自己認為的粗俗人,而是一個和仙界其他男人不一樣的真正男人,有熱血,講義氣的男人!

看著他就要死在自己的懷里,西陵仙子真的無法接受!

不過很快,她又想到一個方法.

若是用仙力放進他的身體,護住他的一絲生機,那就有了希望,就可以讓他堅持一會!

這倒是一個辦法.仙人身體內最重要的就是仙力,有了仙力的支撐,仙人就有了能量,就有活下去的希望.仙力就跟普通人身體里的血液一樣.

"怎麼會這樣?"西陵琳將仙力放進葉空體內,可是一瞬間卻又抬頭驚道,"仙力一放進他的身體,就會立即的流失!一點都存不住!"

很快,她就發現了原因所在.原來葉空腹部的傷口,正在他的氣海重地,這個受傷的位置非常的不好!

好在氣海並沒有全毀,否則那樣就是天神來了也沒有辦法!

而葉空是氣海被毀掉了一半,現在就好像是個漏氣的氣球,任何的仙力進去,立馬的就會漏走,不留一絲!

"不好!"西陵琳覺得問題更加的棘手.現在就算有療傷的丹藥,讓他吃下去,他最多也就是不死!而他的修為就完蛋了,以後想要做一個仙人都難!

而且,現在看來,他的仙力喪失一空,自己又無法給他補充仙力!他已經支持不到一時半會了!死亡就在瞬息之間,怪不得他已經開始胡話!

原來他已經時日不多了!

"這可怎麼辦呢!"西陵琳覺得自己都要跳腳了!

她真的沒有一點辦法!

而那個努力打消的念頭,卻又一次升了起來.這一次,卻怎麼壓也壓不下去!

"不行,我不能看著他死!我西陵琳最佩服的就是一木大師,犧牲自己,救助別人,一木大師能做到,我為何做不到?平時心懷世人,就算自己身死也無妨,此刻真正遇到是卻為何推三阻四?在乎自己的臭皮囊?"

上篇:一八一七 純屬巧合     下篇:一八一九 天地般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