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八三三 你會開口的  
   
一八三三 你會開口的

"哼,做任何生意都是有風險的!本帝贏得起,也輸得起!只是看輸贏的幾率,不瞞你,這單生意我賺定了!"

錢有仁冷哼一聲,一甩衣,大步離開宮殿.*

芷凝仙子雖然不齒于老爹的行為,可畢竟那是自己的父親.而且從內心來,她也希望自己父親坐上仙主之位!

不過想到葉空,她又歎了一聲,"葉空,不好意思了,我真的不想騙你的……唉,一個是朋友一個是父親,我都不知道該幫誰了."

芷凝仙子心里糾結,可錢有仁卻是心不錯.離開宮殿,直奔後宮花園.

"見過陛下."花園門口兩個侍衛連忙跪下磕頭.

"恩."錢有仁點點頭,大步走進花園之中.

花園之中花團錦簇,碧草連天,各種珍稀花卉,爭奇斗豔,仙帝的花園果然非同一般,其中隨便哪株花木,拿到外邊都是價值連城之物.

不過若是界王這樣的陣法專家過來,一定會有所發現.這個花園里,竟然密布了數十種仙陣結界!那些花木,花盆,甚至假山,竟然全部都是刻意擺布,組成陣法.

那些好看的花卉,居然還有陣眼的效果!

走進這花園中,若是不知道路線,那真是步步驚心,刻刻危險,隨時可能陷入困境,永遠都不能出來.

不過錢有仁卻是常來常往,閉著眼睛也能在里邊走幾個來回.

他大步走進,沿著道,走進花園深處.道上鋪著黑色和白色的玉磚,不過錢有仁的腳下卻是一會走白磚,一會走黑磚,絲毫看不出規律.

錢有仁走了一段,卻並沒有繼續沿著道前行,而是大步走上碧綠的草坪,最後來到一處假山前站定.

那座假山看似非常普通,不過在錢有仁打出一道法訣之後,假山壁上竟然驚現出一道傳送光門!

錢有仁左右打量了一番,這才提步走進光門之中.

進去以後,是一個幽暗的黑色通道.一身龍袍的錢有仁繼續往里走,走了一會,終于來到一處寬闊之處.

這個空間左右數百步,空空蕩蕩,只有在空間最中央有一個刻滿神秘靈文的陣眼.此刻,陣眼上的靈文全部明亮著,發出青白色的光暈,而在陣眼最中間卻有一道光泉,緩緩流動,顯然正在運行.

錢有仁腳下不停,直接走進那複雜的陣眼靈文之中,停在光泉面前,抬手一抹,面前就出現了一面水鏡.

水鏡中,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正在盤腿打坐.錢有仁淡淡一笑,開口道,"煉丹的,別裝死了,你應該考慮清楚了吧?"

老者雙目一睜,冷道,"以前一直以為南帝誠信厚道,做生意強求信譽,老夫這才千里迢迢趕來幫你煉丹,卻沒想到你竟然設下陰毒陣法,禁錮于我,真是好心反而被蛇咬!"

錢有仁之所以剛才在女兒面前那麼有信心,其主要原因就是抓到了眼前此人!有此人在手,還愁找不到十萬天道經?

"哈哈."錢有仁哈哈大笑道,"老煉丹的,你別的那麼難聽,其實本帝就是想和你合作一番.既然你也知道我買賣公道,那你吧,要從你口中得到十萬天道經的位置,要我付出什麼代價?"

丹王輕蔑道,"老夫不做生意,也不喜歡生意人."

錢有仁哈哈笑道,"這仙界,這天下,不就是一場大生意,會做的人賺了,不會做的人賠了.只要你活在這個世界,你就在做生意!無法逃避!你只有選擇是賺是賠,卻永遠都無法選擇做還是不做!"

"看來我非做不可嘍?"丹王微微一笑道,"那我總有權利選擇賠吧?我不要賺,不要你的雙贏,我就是不告訴你,我認賠就是!"

錢有仁聽完,笑臉頓時變得陰沉,一雙眼睛冷冷看著水鏡,咬牙切齒怒道,"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我就不明白,這樣對你對我有什麼好處?只要你告訴我,我保證,等我成神以後,肯定把仙主傳給你!"

丹王依然是搖頭道,"你確實不明白,你只知道生意,只知道好處.卻不知這個世界還有承諾!還有信任!還有忠心耿耿!"

"承諾,信任?"錢有仁冷笑道,"都是空口白話而已!大哥真的信你為何不把仙主之位給你?你別傻了!忠心耿耿有屁用,到底就是你付出一切,而他最多幾句客氣話……老煉丹的,在這場生意里你都虧死了,誰象我這麼好,來提醒你,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丹王也不跟他再理論,而是掏出一本棋譜觀看,口中道,"我不想跟你話.總之還是那句話,想做仙主就找到十萬天道經,並得到十萬天道經的認可."

丹王完,再不話.

南帝錢有仁又碰了一鼻子灰,不過他卻並沒有氣惱,而是淡淡道,"放心,老煉丹的,相信你會開口的."

錢有仁完,龍袍大一揮,水鏡頓時化成齏粉,煙消云散.

等水鏡消失,錢有仁才冷哼道,"聽這老家伙這些年一直守著一個叫洪夢妮的妓子……洪夢妮,洪定方,兩者之間是不是有什麼關系呢?雖洪仙主出名的醉心于修煉,無妻妾無子女,可是不定也有個私生女什麼的呢?只是可惜……那老煉丹的精明的可以,到我這來以前,竟然把洪夢妮藏了起來,真是可恨!"

錢有仁怒哼一聲,扭頭往外走.不過走了幾步,他又回頭對著陣眼冷冷道,"哼,我會找到洪夢妮的,到時候看你開口不開口!"

……

鹽首星,下午,陰雨從葉空任職大典開始一直下了三天,還在浠浠瀝瀝,弄地人的心都不是太干爽.

翟家宮殿已經變成葉大官人的總統府.

大殿上.

吳勇怒道,"沒想到那肖泳是這號忘恩負義的賊厮鳥,我恨不得打殺了他方解心頭之恨!"

葉空擺手道,"這事不能怪肖泳,他是南帝手下仙將,當然是南帝刻意安排,他這才演了這一出,他也是無奈為之,我看得出來."

狂鵬道,"不錯,這南帝實在太過狡詐,明著幫我們,實際是下圈套,等到奪下白毛域,又演了這一出,明顯想把我們困在白毛域,不能和他爭奪仙主大位!"

"砰!"吳勇一拳砸在桌面上,氣道,"這南帝可真夠陰損的,不過他就算困住了我們,難道他就穩坐仙主大位了麼?我看他是愚蠢!"

上篇:一八三二 投資給誰     下篇:一八三四 沖擊仙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