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八四五 我想要的東西  
   
一八四五 我想要的東西

"二狗子?"

下邊的幾萬人聽了都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原來那君臨天下的冷老祖竟然原來叫做二狗子……不過想來當年也定是落迫的很,定是後來遇到中帝才發跡!

冷老祖被人一口叫出當年低賤的名號,頓時勃然大怒,向前走了幾步,站在宮殿前廣場的邊沿,仿佛古天神一般掃過劉家一城,用悲憫的聲音道,"只能這樣了,既然有人執迷不悟,那就讓我決定你們這些螻蟻的生死!"

他這一,張仙將和呂仙將連忙對下邊喊道,"春鋒東,帶我們的人離開!"

張春鋒和呂東也顧不跟劉悅打招呼了,趕緊帶人離開,倉惶逃走.

而這時,空氣中卻悠悠傳來吟詩之聲,"孫子愛裝逼,祖宗也裝逼.一家愛裝逼,木有機機……"

劉家城,仙兵成千萬,更有一座龐大無比超過劉家城大的巨大宮殿浮在空中.

巨大宮殿擋住夕陽,遮住晚霞,把半邊天都遮得黑壓壓的,投射的巨大黑影把劉家城整個籠罩,仿佛來到了夜晚一般.

冷家的仙兵仙將個個緊握仙戟,步步緊逼,劉家城的兵士則是個個面色警惕,眼中還有驚恐之色.

可就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刻,卻有人吟出這樣一段歪詩,頓時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大家循聲望去,只見在劉家城門外的廣場平地,劉家當代大姐劉悅的手下衛兵後邊,正站著一個青衣的年輕人,正微微笑著東看西看.

劉悅回頭一看,美眸接連眨了眨,暗道這凡人不是剛才在山包已經分別了麼,怎麼跟著自己來到這里?

劉悅顧不思索這家伙怎麼來的,可是卻知道此人是仙界凡人,抵不住冷家仙兵的一個指頭,所以她趕緊喝道,"你亂喊什麼?難道你不看場合嘛,不要命了麼?"

劉悅喝聲雖大,可是聲音卻傳得不遠!而剛才那吟詩之聲,聲音平靜,卻清楚送進在場所有人耳中.這一區別,讓在場的老怪老祖全部都注意了那個青衣年輕人.

劉家老祖的光影浮在半空,白胖臉一對蠶寶寶一樣的眼睛,突然亮了亮.

青衣年輕人被劉悅呵斥,卻是微微笑道,"謝劉大姐關心,不過在下這人有個毛病,在下生平最討厭裝逼之人,尤其是那種全家裝逼的.你年紀裝裝也就算了,年紀那麼大還不在家歇著,把自家房子搬東搬西,到處裝逼,哎呀,實在是讓人看得想嘔吐啊!不吐不快,不吐不快呀!"

葉空這一,在場所有人都明白了,原來他的就是冷家老祖.他那飛來飛去的虛天閣,不就是把自家房子搬來搬去?

前方站著的,手拿著撥郎鼓的冷家老爺爺怒吼道,"何方兒,仙界凡人,這里也有你話的地方麼?"

這老頭撥郎鼓攝人心魂,厲害無比,剛才劉悅等人全部吃過虧.劉大姐連忙急道,"你別了,這些都是很厲害的仙人!"

"是呀!很厲害,我好害怕!"青衣年輕人一副非常恐懼的誇張表,道,"那麼大的年紀,胡子眉毛都白了,還拿個孩子的撥郎鼓玩?真的好可怕!幼稚到這種程度,太可怕啦!"

冷家老怪開始還以為葉空是真的害怕,可聽到最後,才發現這子是嘲笑他呢?

他頓時大怒,一甩手中撥郎鼓,森冷道,"老夫從來沒有親自出手對付凡人,不過今天破個例……因為你的嘴太賤了!"

不過他剛要出手,邊卻傳來一聲威嚴的冷喝,"住手!你不是此人對手!"

話的正是虛天閣站著的冷家老祖,他這一聲,頓時讓在場人等全部吃驚不.誰也沒想到,這個很普通的青衣凡人,看來竟是個高手!

劉悅美眸一凝,吃驚地看著這個"傻兮兮"的青衣年輕人.

就連高高在的冷家老祖都他是高手,難道他真是……劉悅突然想到之前冷曉雨從巨大古象栽倒的景……難道是他?

不可能!不可能,這個呆巴呆巴的青年人就算有點本事,也不會那麼厲害!

正在劉悅心里胡思亂想的時候,頭頂宮殿,威嚴的聲音又一次響起,"道,你可與我冷家有仇?"

葉空搖頭道,"沒有."

冷老祖又道,"那你與劉家有親?"

葉空又搖頭道,"也沒有."

冷家老祖這才哈哈一笑道:"道,既然如此,閣下何必趟這淌渾水?可否賣冷某一個面子,冷某回頭自有謝禮送."冷老祖畢竟是仙君境了,一眼看出葉空的不凡,感覺到葉空修為不錯,隱隱有仙君級別的力量,不過渡沒渡過仙劫,就不確定了.

而且此人敢于強出頭,怕是有些實力,所以冷老祖也不得不些軟話.

"不錯,該裝逼時就裝逼,不該裝逼就裝孫子,冷老祖,你果然比你的晚輩冷曉雨要強很多啊."葉空站在人前大大咧咧道,聽的後邊劉家城的人都暗自發笑,心這人話真是有趣.

而拿著撥浪鼓的冷老頭卻是明白了什麼,怒道:"原來我家曉雨是你!"他話沒完,就被冷老祖喝止,"別打岔!"喝完,他陰冷的低頭看著葉空道:"道,現在你罵也罵了,我的晚輩也被你傷了,你可否就此離開?"

要這人裝孫子的實力確實也不一般,這樣都忍了.葉空點頭道:"要我不管也不是不可以……"他著,回頭一掃,道:"只是我要先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冷家老祖看他跟著劉家大姐而來,此刻又是回頭一看,心中暗道這子原來看個女人而已,于是開口哈哈笑道:"道果然有意思,原來是看了劉家大姐.好了,道將此女帶走就是,本將絕不阻擾,任你處置,若是不夠,劉家城中任一女子,道都可以帶走!"

在數萬人面前被這樣一,劉悅頓時滿臉通,怒道:"我才不離開這里,我要跟劉家共存亡!"

可就在此刻,那個要死不死的聲音卻又響起,"我二狗子,你還真的很二哎!哥們我從白毛域萬里迢迢的趕來,你覺得我想要的,只是一個沒長開的大眼妹麼?"

上篇:一八四四 二狗子     下篇:一八四六 一個中央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