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八七二 死亡或臣服  
   
一八七二 死亡或臣服

"閣下的膽子不,居然敢在無月城動手?"從角落里走出一個和朗如風一樣打扮的夜叉男子,看得出,也是蠻陳部落的人.

"你可以去無月城守衛那告我."葉空依舊是淡淡的口氣,相信,冥主不會在這種事為難他.

"我是朗如風的哥哥,朗如海!"這個蠻陳男子走過來,捏住朗如風的傷口,阻止魂魄外泄,又給朗如風抹了些藥膏,冥界夜叉號稱不死族,只要體內魂魄不流干,他就不會死.

朗如風在救治之下,一翻身就爬起來,抓緊黑色巨刀就要跟葉空拼命.

不過卻被朗如海拉住,道:"弟弟,他是仙界有來頭的人,守衛不敢得罪他.如果在這里跟他動手,吃虧的是我們!"

朗如風還要拼命,卻被朗如海硬拉出去.

兩人糾纏著走到門口,朗如海這才用一雙眸子陰毒地看著葉空,道:"姓葉的,別得意的太早.等進入地獄,有你哭的時候!我們蠻陳族,一定會找到你,殺死你!"

"隨時隨地,葉某奉陪!"葉空這才站起,視線掃過在場所有人,頓了頓,才開口道:"葉空我在下界沒怕過誰,在仙界沒怕過誰,在魔界沒怕過誰,在這一界……更不會怕誰!想挑戰葉某,那就地獄見!"葉空完一捏拳頭,一字一句道:"我會讓你們明白地獄的含義!"

"什麼,人類參賽者葉空挑戰所有冥界天才?"

"人類參賽者誓要奪取地獄精英選拔第一!"

"人類參賽者葉空要殺死所有夜叉族天才?"

無月城各種傳四起,接下來的三天到處都是這樣的消息.消息有不同,可是冥界夜叉的反應卻都是一樣!用四個字表達就是"同仇敵愾!"

所有的夜叉天才都發誓,一定要在地獄里干掉這個囂張的人類!就算是殺不死他,也要花費巨大犧牲拖住他的後腿,絕對不能讓他得到選拔的第一!

無形中,葉空成功的難度越來越大,希望也越來越渺茫.

不過在距離選拔賽開始僅剩的三天,葉空也沒閑著.

死神巨鐮把那株成形三千萬年的冥參給吞了,估計至少得煉化個一百年.葉空暫時也指望不上他.

葉空所依仗的有神甲護身.有兩把十品仙器,天道之刃和七煞葫蘆.還有一一黑兩把沒有認主的神劍.一把九品仙弓.降魔渡厄印.哥特拉的地獄法眼……

東西雖然不少,可是進入危險的地獄還是不夠!

所以他還要做另外兩個准備.一是把光皮帶上,首先這家伙土生土長的冥界人,籌辦這次選拔賽又多次跟冥主下去地獄,所以他況熟,而且他隱形偵查和出餿主意的能力對葉空都有幫助.

二是葉空准備把靈魂鍛台給認主祭煉了.如果有了這個靈魂鍛台,葉空就可以把強大的俘虜變成自己的幫手,那就更加的有把握了.

琵琶珠內,某個陰風四起,陰氣森森的大殿.

大殿門楣上掛著一塊匾,上邊有三個豎著的字,"鍛魂殿".

命十三很不喜歡這個鍛魂殿.自從主人把這個大殿搬進琵琶珠,命十三就從來沒進去過,甚至沒去附近溜達.

那個大殿的陰氣實在太重,而且靠近上去,就有讓人非常不好的感覺.太血腥,太邪異,就算命十三這樣的魔頭也是很不爽的.

雖然鍛魂殿是處理靈魂的地方,雖然冥谷上人在這里活殺了很多種族的生靈,雖然這里出產了很多半人半獸的孽障,不過葉空還是覺得,這里的陰氣也太重了,有古怪!

葉空正站在靈魂鍛台前,一動不動.別看他雙目圓瞪,可是仙識已經放出一大半,就好像看不見摸不著的水,把這座大殿全部覆蓋.哪怕是殿內的一顆灰塵,又或者是殿堂柱子的內部,都全部在葉空的觀察下,沒有一絲遺漏.

半晌,葉空的眉頭一挑,據大部分的仙識已經收了回來,剩下所有的仙識,都鎖定了眼前的這座滿是血汙和鏽漬的靈魂鍛台.

"所有的跡象都顯示,大殿里九成九的血腥氣息和森森陰氣都是由這個鍛台發出……雖然所有的血腥都跟這鍛台有關,可是所有的血腥氣都在它身上,這有點不合常理……更何況,命十三這是神器.難道神器就這麼容易被血腥汙穢給沾染?這也是不合道理的!"

葉空想著其中的不合理,可是意識卻越來越模糊起來.

迷糊中,他仿佛已經來到了千萬年前,變成了干瘦的夜叉族冥谷上人.他手拿滿是鮮血的腐蝕刀片,慢慢的割開一個人類的腰部……不顧那個人類痛苦的嘶吼和哀求,把他割成上下兩截.

接著,他又在靈魂鍛台上放上一具地獄蠍的身體.他把人類的半個身體,和地獄蠍的身體連接在一起……然後,他又去切割一個夜叉族人……

葉空覺得自己越來越專注了,他做著一次又一次的實驗,他要創造出一個半人半獸,有著人和獸全部優點的新種族,他在不知疲倦的試驗著,不知有多少生靈成為他的刀下亡魂,不過他還是樂此不疲.

這些都是葉空的感覺.可是如果現在有個人走進大殿,會發現葉空站在那動都沒動,他的一雙眸子變得癡迷,瞳孔擴大,眼睛睜開,卻沒有光澤,仿佛癡呆了一般!

也不知過了多久.

突然,就看見葉空的身體打了個寒噤,他的眼睛眨了眨,又恢複了清明一片.

"真的好可怕,差點就陷入在那種無休止的試驗中,想必,當初冥谷上人就是被這種意識所迷惑,成為一個血腥的實驗者……最可怕的是,這種來自靈魂層面的攻擊,不知不覺,甚至,仁王甲都沒有發現!"葉空微微一笑,從儲物戒指里取出那把色的神劍,指著面前的靈魂鍛台道:"只是你不會成功,因為從下界到上界,從地球到這里,不知道有多少邪異的玩意想要控制我的靈魂!特別是當初五行散人的心魔……"

"你比它差得遠!現在,給你一個選擇,死亡或是臣服?你只有一次機會,心作答!"

上篇:一八七一 我等不及     下篇:一八七三 祭煉魂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