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八八二 狂戰之力  
   
一八八二 狂戰之力

地獄之中,到處是彌漫的血霧.

地獄十三層通道前,血霧更是濃烈,如果走在其中,能見度不足十米!所能看見,一片血,鼻中也充斥著血腥的滋味.

不過這血霧之中,卻有不斷的轟轟之聲傳出.那轟響遠聽,仿佛是沉悶雷聲,等靠得近了,才會發現在濃烈的血霧之中,有一個巨大的圓形血繭傲然佇立.那血繭高十米,直徑達到百米,微圓,表面不規則,乃是血霧所化,又好像是一只無比巨大的色心髒!

如果此刻來一個人,肯定會吃驚,這三層樓高的"心髒"竟然還在絲絲跳動!

不過仔細再一看,就會發現那並不是跳動.而是在"心髒"的某處,因為里邊有人用巨力擊打,將血的"心髒"壁打得撐開!

"破!"

"心髒"中,又是一聲爆喝傳出,一個青衣人影一掄手中造型奇特的長刃,對著好像苦瓜皮一樣的色血霧牆壁猛地斬出,明亮的半月光華瞬間將整個空間都照亮了!

砰!血霧牆壁就好像橡膠制成,被這一擊猛地向後蕩開,仿佛一只巨手使勁在表面推了一把!

這一擊氣勢雖足,可是距離劈開這彈力牆壁,依然是相差甚遠!血霧由血霧魔六兄弟所化,其實這六兄弟也是暗自心驚.自從困住葉空至今,這子就是不停的劈打,不過讓六兄弟吃驚的是,每劈一天,葉空的刀勢就凌厲幾分!

特別是那每一刀劈出的氣勢,竟然讓血霧魔六兄弟心中暗暗生出恐懼之意……血霧魔六兄弟都暗自想到,還好冥主只是困這子一個月,否則時間長了,還真的困不住他!

"葉友,你就不要白費力氣了!"空間之中,又響起血霧魔的聲音,"雖然我承認你的刀勢很強,不過以你的實力,就算再強一倍兩倍,也是無濟于事!我們血霧魔成形數十萬年,又在這地獄血霧中修煉二十萬年以上,更重要的是,因為我們是血霧之體,所以這地獄前三十層的血霧空間全部對我們構成支援!因此……你是不可能劈開我們的."

這時,又一個血霧魔開口道:"我勸你不如休息休息,等到一個月,我們自然放開禁錮,任你馳騁.再了,你是選拔賽第二天被我們困住,我們至今困你十天,也就是十二天過去,而你還停在十三層的門口……"

血霧魔不由得笑道:"一個月近半時間都被耽擱了,就算我們放你出去你追得上麼?不瞞你,現在第一名廖奕已經進入了第五十二層!現在你是活著的八百多萬選手中的倒數第六!其他五個都躲在第一層某處呢.你覺得你還有希望得第一嘛?"

聽到這里,葉空卻是一抬眼皮,道:"既如此,那你們便放我出去."

"這……"血霧魔雖然葉空來不及了,可是卻不敢放這子出去,只有尷尬笑道:"冥主大人要求我們困你一月,抱歉,少一天都不行."

葉空不再理他,繼續埋頭劈牆壁.

他已經在這里耽擱的太久了,十天,整整十天!其實他的心里,是非常急切的,如果真的到十五天,還不能出去……那就真的沒指望了!追不上了!

出去!一定要出去!我葉某人不知經曆多少困難和風險,豈能被這一層血霧阻擋!

其實葉空的心里明白.這血霧卻是很強,最強之處在于這血霧的表面是軟的!不管你使多大力量,又或者是破滅天道,打上去,它都可以把力量給緩沖了,給分解了!

不過葉空又想,這血霧再彈再軟,韌性再強,歸根結底,還是自己不夠鋒利!

橡膠輪胎雖然難砍,可是在足夠的力量,足夠的鋒利之下,還是可以將其削成寸斷!要讓自己更加鋒利!

鋒利當然是神劍莫屬.不過遺憾的是,葉空的兩把神劍都不認主!他也挺郁悶,連仁王甲都認主了,為什麼這神劍不認主呢?難道仁王甲不如你兩把破劍?

後來想想,就是因為兩把神劍比較垃圾!仁王甲這樣的神器,已經有了一定的自主意識,它看某人順眼,哪怕對方不合要求,它也願意認主.有錢難買我樂意.不過兩把神劍就不行了,它們沒有智商沒有思維,只認死理!只要對方是天神,就可以用它,反之,就不能用.

所以兩把神劍不認主,葉空只能把它們當作鋒利的凡鐵來用.不過面對血霧屏障,光靠神劍的表面鋒利已經不成了,要真正的鋒利,銳利!帶著強大力量的鋒利,這才有用!

神劍用不起來,只有繼續用天道之刃.不過天道之刃還不夠力量,葉空暗自琢磨,只有領悟中帝的狂戰之力,使出無限接近于曹笑天模仿出的那戰神一刀,才有破壁而出的希望!

葉空之前在昊天冥王的空間里劈天柱已經摸到了狂戰之力門檻,經過在血霧中又劈了十天,他覺得自己又感悟到不少!

在昊天冥王的空間里劈天柱,每一刀都能留下印跡!劈完以後,都能看見,自己這一刀是不是跟中帝府天字號倉庫里的一刀相似?還有哪里不同,姿勢,角度……

不過在這血霧屏障里,卻又是另一番景象!因為血霧表面是軟的,一刀劈完,根本一點痕跡都沒有!葉空開始很不習慣,因為這樣就無法知道自己剛才一刀到底像不像.

不過砍了幾天,葉空又突然發現,自己可以從血霧屏障震蕩的幅度來看出每一擊威力的大!

這樣一來,葉空就發現一個問題.經常他自認為很象的一擊,威力並不是那麼大.而他隨意的一擊,威力卻大得多!

漸漸的,葉空明白了.他以前太注重模仿戰神一刀的痕跡,姿勢,角度,深淺……其實這太流于表面了!話,難道戰神的每一刀都是這個姿勢,這個角度,劈出來都是這個痕跡嗎?

更重要的是這一刀內里蘊含的氣勢!

其實如何來?無非是內心的戰意,和瞬間爆發的力量!這才能劈出戰神一刀!這才有那種驚心動魄,就算幾億年以後的人看見都會不寒而栗的刀痕!

這才是真正的戰神一刀!有了那強大無匹的戰意,堅定可怕的意志,才能使出戰神一刀!到那時,不管你是橫切還是豎拉,又或者是隨手一刀……

那,都可以叫做,戰神一刀!

明白這些,葉空終于感悟到了戰神一刀的精髓,明白了自己之前的不足和錯誤.

不過明白這些,並不能明葉空就能使出這一刀!就好像,有的道理大家都明白.比方寫吧,誰都能整幾句"天下文章一大抄"或者"寫就是講故事嘛"又或者"寫出畫面感代入感就能………大道理大家都懂,可是真的來寫,就不一樣了.

所以葉空明白了道理,卻並不能劈出那真正的戰神一刀!

這些天,他一直在尋找,為什麼,為什麼自己已經明白了其中的義理,卻不能使出奧義?慢慢的,他終于明白,是戰意!

戰意不夠!

戰神一刀,那是戰神的意志!無比的銳利,不用刀,光是這份銳利的意志,就可以致人死地!而他葉空,不過是個仙人,他再厲害死了,也無法達到戰神的意志!

這是他絕對無法達到的!就算是中帝曹笑天,也是無法達到,如此強大而銳利的戰意!

可是,為什麼曹笑天還是能使出那麼凶狠,那麼駭人心跳的一刀呢?

想到這里,葉空終于觸到了什麼!

他的腦中靈光一閃!

在血霧之中連劈十天,他終于把握到了!明白了!

埋頭猛擊血霧屏障的青衣年輕人突然停下所有的動作,他清秀的臉上先是眉頭一挑,隨後嘴角忍不住的彎成一個完美的弧度……

他突然開口,默默的自自語,道,"我終于明白,為什麼曹笑天要用七劍斬出那條痕跡!"

"因為,他不是戰神,他沒有那麼強大的戰意!所以,必須用七劍中蘊含的戰意,來構成那一道痕跡!"

"原來,狂戰之力.雖然重在戰,可更重要的卻是,狂!"

"一刀不算狂,七刀才是狂!"

想到這里……

在血霧魔六兄弟震驚的注視中,站在血霧中的青衣青年突然仰頭放聲大笑,"狂戰之力原來是這樣!"聽著他的笑聲,血霧魔六兄弟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只是他們又都不信——這子真的能破壁而出嘛?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

葉空笑完,雙目卻是一凝,單手舉刀向前,口中輕輕吐出四個字,"狂戰之力!"

唰!唰!唰!唰!唰!唰!唰!

七刀!不多不少,連斬七刀!

葉空雙目如電,胸中火燙的戰意熊熊燃燒!斬斬斬!破破破!狂戰之力,就是要狂!

狂斬七刀以後,那血霧屏障的某處接連發出七聲轟然巨響!這並不是以往的攻擊,也不是割裂的七刀.而是狂戰之力,斬出的——戰神一刀!

七聲轟響以後,又是一聲巨響!

轟!

從外邊看,那個巨大"心髒"的某處,仿佛被一只手猛地拉開!就象一根皮筋,被拉得無限長!

彈性十足的血霧屏障,竟然被這一擊之力,打出拉長到二十里之外!

葉空的身形電射,腳下七彩云如同七色流光,帶著他從那個細長的通道猛飛二十里!

在這里,血霧屏障的牆壁,已經薄的好像一張透明的紙!

在它即將彈回的一瞬間,葉空猛地一伸天道之刃,捅破牆壁,破壁而出!

給讀者的話:

為了保證章節的連貫,大家看了不覺得吊胃口,這章3200字.晚上還有……

上篇:一八八一 請你休息一月     下篇:一八八三 急速狂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