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九四八 不著調的師尊  
   
一九四八 不著調的師尊

化名姓仇的張子毅聽這位龍掌櫃連他真名都知道,心中更是佩服,暗道,他既然知道我名字,就該知道我仇恨,這樣他還收我為徒,想必是不懼怕那安光超的.

雖然這樣想,不過張子毅又擔心起來.那安光超是二品仙將,中等羅天上仙的修為,背後更是站著西方仙帝府……

自己這師父真的有力撼安光超的實力嘛?

張子毅又磕頭道,"見過師尊!徒兒張子毅日後必當尊敬師尊,努力修行,只是徒兒想知道師尊名諱以及徒兒屬于何門何派."

徒弟知道師父姓名宗派,這些也是天經地義.葉空道,"為師名叫葉空,恩,無門無派."

若是仙界其他地方,到葉空,那是無人不知.不過西帝領域,特別是西陵星,那就不一樣了!

西陵星被仙霧籠罩,消息閉塞.加上西帝恨極葉空,所以整個禁止流傳葉空的消息,導致這顆星球上,除了他西帝府里,外邊沒人聽過葉空.

那張子毅也不例外,心中暗,葉空?沒聽過這號人物呀!而且還是無門無派……天吶,跟人打架都找不到幫手.

我這師尊,能行嘛?

就在他思索間,又聽自己新拜的師尊道,"張子毅,既然你拜我為師,那我以後就罩著你了!你有仇有怨,都不用怕,有我老大!管他對方是誰,只要來招惹上我們,都打回去……"

張子毅聽得又偷眼去瞧自己的師父,心道師尊這口氣怎麼跟江湖混混市井無賴一般?

他有心問一句,師尊您什麼修為.不過也不敢問.接著,又聽師尊道,"我跟你這些,就是告訴你跟著為師就不用怕了,不用藏頭躲尾的做人.好了,恢複你本來面目吧."

張子毅磕頭道,"師尊.弟子仇家是西帝府二品仙將安光超,實力雄厚,背後更有西帝府撐腰.如果弟子恢複本來面目和氣息,怕是被仇家發現,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他沒完,就聽眼前師尊怒道,"讓你恢複就恢複,廢話連篇,是不是覺得為師沒本事保護你嘛?"

張子毅嚇了一跳,心知這師尊脾氣不好.也不敢多,趕緊幻化出本來面目,同時,中等金仙的氣息也放了出來.

這張子毅的本來模樣竟然是個文弱少年的樣子,葉空暗自點頭,這才從儲物戒扔出一瓶丹藥,道,"你之前可能是氣海受傷了,導致煉化的仙氣滲漏,所以到了中等金仙就無法提升,剛好我這有顆丹藥,你就在這吃下煉化了."

張子毅還真是時候練仙術的時候傷了氣海,因此修為無法提升.族中也知道,家中長老們不知花費了多少仙玉和心血,都沒能幫他恢複,所以他幾乎都放棄了.

卻沒想到這師尊竟然能一眼看出,還有治療的丹藥!

張子毅接過藥瓶,打開一嗅,頓時面露驚喜之色.心中又有點相信這師父的能力了,當即,他就吞下丹藥,就地坐下煉化.

時間匆匆,那丹藥中的藥力強勁如斯,張子毅整整煉化了三天三夜!

三天後的夜晚,天已經完全黑了.西陵星主城中的某間高大宅院中,一個文弱少年穿著很不合體的長衫,正盤腿打坐于屋中的一張木大椅上.

此刻屋內黑暗,卻看見那少年身體上突然有金光一現,那種從身體內發出的萬道金光,從他的頭臉到腳底,一閃而逝.

沒多時,那文弱少年猛地睜開眼,面上有驚訝之色,"這是何等丹藥!不但將我身體康複,而且,還把我的修為一下突破到上等金仙的頂峰,只差我的天道之力再突破一下,否則,我就進入大羅金仙了!"

大羅金仙!以前張子毅都不敢想的,沒想到,就短短三天,他就已經站在了大羅金仙的門口!

"這丹藥……這師尊!"張子毅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自己師尊的不凡.

"喂,打鐵的,把衣服換了,呆會兒跟公子出門."正在張子毅驚喜間,那個粉兜兜的姑娘跑進來,扔下一套衣服.

子毅知道這姑娘也不是凡人,那拳頭可厲害,他可是深有體會.

張子毅本來穿的是打鐵匠的衣服,現在他身形改變,原來的衣服自然就不合身了.

"看來我這師尊還是不錯的."張子毅心中暗想,趕緊換上衣衫.

一個有利害丹藥又關心自己的師尊,不好找啊.張子毅對自己師父的信心,又增加了不少!

沒一會,容光煥發的張子毅走出屋子,對著已經站在外邊的葉空和大玉抱拳道,"師尊,師姐!"

葉空笑道,"她可不是你師姐,你就叫師叔吧."大玉不是葉空的弟子,雖然當初是葉空的靈寵,不過現在也沒有主寵關系,葉空還是願意跟大玉平輩相交的.

大玉一下變成了師叔,也是頓時就開心起來,拉著葉空的手,回頭道:"師侄,還不趕緊跟上!"

張子毅應了一聲,也不敢多,跟著葉空和大玉後邊,出了大宅院,一路向南而去.

雖然此刻已經入夜,仙界凡人都已經關門休息.不過對于那些不用吃飯不用睡覺的仙人來,尋歡作樂根本不問白天黑夜的,而城南,靠近西帝府後門的某處,正是西陵星最繁忙的地方.

張子毅跟著葉空後邊,一路行走.不過他越走越不對勁,越走越是奇怪,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問道,"師尊,我們這是去哪?"

葉空的腳步一停,抬手一指頭頂大招牌,道,"就是這!"

張子毅抬頭一看,幾乎站立不穩,只見那座花團錦簇的木樓的牌匾上三個大字"珍女坊".

張子毅疑道,"師尊,我們到這珍女坊來干什麼?"

師尊沒回答他,倒是那個粉妝玉琢更新O的姑娘師叔用教訓的口氣,一本正經道,"來這個干什麼,當然是找女人!跟著師叔,學著點!"

"找女人?"張子毅又要暈倒了,剛才還看這師尊挺靠譜,現在越看越不著調.

剛拜師就帶著徒弟逛青樓找女人……天吶,天下有這樣的師尊嘛?張子毅要吐血的時候,就看自己的師尊就被一群濃妝豔抹的女人們迎進樓中.

張子毅苦笑一聲,也只得跟著走進去.

上篇:一九四七 四徒弟     下篇:一九四九 找麻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