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九六一 威脅  
   
一九六一 威脅

"葉空,我知道你成就了仙君,又有神甲護體.沒錯,就算西陵星的陣法全開,我也殺不死你."彭霸天完看看大玉和張子毅道,"可是你別忘了,他們可沒有神甲護體!若是我想取他們性命,也不是不行!"彭霸天的不錯,以他的實力,就算殺不死葉空,殺死大玉和張子毅那是肯定可以的.若不是彭文考和安光在對方手里,他恐怕已經出手了.聽見彭霸天的威脅,葉空心中冷笑,一個仙帝居然如此下作,一次次用別人的家人和朋友來威脅,那我也給你來一次!"彭馬臉,你在威脅我?難道你不知道,凡事都有報應,為惡有惡報,行善有福報,彭三廣沒有教育過你嘛?"天空中,葉空冷冷道.你威脅我的親人朋友,我就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葉空雙目陰寒的看著下邊的彭霸天."你這是什麼意思?"彭霸天雖然面目依然冰冷,可是語中卻有些軟了."什麼意思?"葉空哈哈笑道,"在山的那邊,海的那邊,有一群快樂的藍精靈,他們雖然窩囊,不過生活的卻很開心.還有村口的老楊樹,聽你經常被打呢……"聽葉空的如此詳細,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這子去過彭霸天終于有些松動,他開口冷哼道,"哼,老夫都成仙那麼久了,跟下界有毛的關系!若是順便關照關照他們,若是不順便被人殺光,我也管不了!"彭霸天雖然的無,可是口氣上明顯軟了.葉空笑道,"彭馬臉,你也別緊張.本總統呢就是派人去探視了一番,要亂殺人那是你的專利,我干不出……不過,我姓葉的也不是好惹的,我只要把消息放出去,相信,想去的朋友一定不少!"彭霸天的仇人多如牛毛,只要消息放出,不知多少人去殺他族人.若是象其他仙帝的族人,那還會逃走,還會求救……可他彭霸天的族人,全是窩囊廢,給他們求救仙符,他們都不用……想到這里,彭霸天有所顧忌了.仙人對傳承二字還是很重視的,就象魔族人,臨死最後一刻,也要把種子傳下去.彭霸天是無,可是對傳承還是很重視.當然了,如果用全族人命換葉空的命,他是舍得.可是,就算他全族死光,也換不到葉空的命,連根汗毛都換不到!想到這里,彭霸天也不得不猶豫了."怪不得你敢大搖大擺來到西陵星,原來這就是你的倚仗!"彭霸天怒喝了一聲,不過想想又搖頭,道,"罷了,咱們有話好談,放了我兒子和安仙將."

"大象兄,委屈你了."葉空在天空微微一笑,示意大玉放手.被大玉打到鼻青臉腫的彭文考跑了兩步,還想回頭罵,不過看見半空中葉空一瞪眼,他頓時嚇得兔子似的,加逃走,躲到彭霸天身後.曾幾何時,彭文考好象天神一樣,來到紫滄星,揮手之間殺死一城的人.那時的葉空還只是一個螻蟻一樣的存在.而現在,葉空卻知道,彭文考之流已經不是他要考慮的,是死是活,葉空根本無所謂.因為他永遠不是我的對手,他也不配做我的對手!葉空雙目如同兩點寒星,看向彭霸天."還有安仙將."彭霸天又抬手一指,雖然安光此刻跟廢人無異,不過畢竟是他的屬下."放了我吧……"安光哀求道,不過心中卻是想到,哼哼,我不還是活下來了?你們敢當著陛下殺我嘛?不過葉空卻道,"這不行!彭馬臉,其實這一次我是為我徒弟而來,你西帝府殺他全家,奪他家藏畫,我想找你討個法."彭霸天奇道,"什麼畫?"安光趕緊喊道,"就是紫薇天帝留下的半張畫."其實彭霸天本來就不是什麼風雅的人,也就是聽紫薇天帝的畫,他才想弄來看看,從中現點什麼增加自己實力的辦法.

不過得到以後,現這不過就是半張古畫,里邊啥玩意也沒有,啥名堂也看不出.畫的再好,對彭霸天也跟廢紙一樣.所以到這里,彭霸天笑道,"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你是故意來我西陵星找麻煩的.冤有頭,債有主,這安光自作自受,就交給你們自行處理了."聽見這樣的話,張子毅心中終于明白:自己是拜了一個何等強大的師尊!就連西帝彭霸天都要服軟!安光頓時面如死灰,這才知道,原來他就是那個傳中的棄子!"陛下!"安光大聲呼喊,不過彭霸天卻是離都不理,看都不看."安仙將你也有今天!"張子毅覺得活了這麼久,今天是他最暢快的一天,取出把仙劍砍殺了安光,仰天笑道,"我終于報仇了!爹,大長老,你們看見沒有?"手下主將被人當面殺死,彭霸天臉上直接掛不住.不過他目中閃過一絲怨毒以後,他卻又笑了,"葉獄典,你的弟子也和你一樣,都是性中人啊."葉空點頭又道,"還有那半張畫……""哦,我這就命人取來."彭霸天一下變得客氣起來,道,"拋開我們的恩怨不談,作為你鐵獄山獄典,白毛域之主,來到我西陵星,我也是要熱接待的.來,進我宮中去談."

彭霸天心中暗道,哼,我的宮中可不像外邊的陣法!宮中的陣法非常強大,雖然沒有殺傷力可卻是神陣級別的困陣,可以永久的將你困在里邊,到時候……請個上界魔神出手殺你,哼哼,你有神甲也是無用!葉空本來就精明過人,剛才被彭文考身體中的劍意化身給嚇了一跳,更提醒他不要輕敵,眼前處處是危險!"想不到西帝陛下真是好客,不過我一向不喜歡去別人宮殿中,上次去了一次東帝宮殿被他誣稱調戲他妾,所以我聽見去別人宮殿就害怕……我看還是在你府中花園的涼亭聊一會吧.""這太寒酸……好吧好吧."彭霸天心這子果然精滑似鬼,也罷,那就去亭里吧.

上篇:一九六零 彭馬臉     下篇:一九六二 退兵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