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九八二 前輩救命  
   
一九八二 前輩救命

本道仙國范圍內的某處碎石集中的區域.雖然是蒼冥之中,可是這里卻是漂浮著很多石塊,這些石塊的有一座大山大,大的則有外界一個行星大,石塊之間的距離,最近的都在三五里左右.

三五里路,在一個星球上或許覺得還是挺長,可是在蒼冥之中,如此長度,簡直接近到一塌糊塗.

而此刻,三道長虹正在碎石區域里瘋狂穿行,而後邊的一條好像巨大蚯蚓一樣的噬石蠹也在迅速的鑽穿一個又一個星空巨石,緊追不舍.

這三人乃是來自一顆星球,都是大羅金仙的修為,出來曆練的!卻沒想到出來沒多久,就惹上如此大麻煩.現在對他們最開心的事,就是來到一片開闊蒼冥,那噬石蠹雖然長,可是不會長到幾百里幾千里吧?只要沒有石頭,它就追不上……

不過顯然,事與願違.前邊的星空巨石不少反多,越來越密集,而噬石蠹也穿行的更來勁,愈加的接近他們三人.

感覺到越來越危險,飛的最慢的女仙李立群喊道:"陳子佳,你帶的什麼路?這里巨石太多了,對我們不利!你還不如鄔肇師兄呢!"

那個叫鄔肇的高大仙人,也是開口道:"如此這樣,怕是沒有多遠就要被噬石蠹趕上了!"

叫陳子佳的仙人也是焦頭爛額,本來不滿鄔肇帶路,卻沒想到他帶路更糟.不過他還是強詞奪理道:"這能怪我嘛?這本來就是鄔肇的責任,是他一開始帶錯方向,這一片到處是巨石,向哪邊跑都是一樣!"

他的話倒是有些道理,眼前四面八方都是密集的巨石,確實往哪邊跑都是一樣.

那個叫鄔肇的卻是還算沉穩,冷靜一下,開口道:"陳師弟李師妹,現在不是抱怨的時候,我看是到了聯手施展秘法的時候了!"

"被你們害死了!"陳子佳雖然目中煩躁至極,不過還是同意了鄔肇的提議.

只見三道長虹同時停下,當三個人影顯現,他們同時都伸出右手,用食指在額頭一點,口中齊聲道:"仙王恩澤,先天道種;聚少成多,一力破敵!"

三人吟誦時,就看見他們的腦門中央,手指頭下,碧綠的光芒大放.隨後,三人腦門中,竟然都有一顆碧綠的道種飛出!讓人奇怪的是,那三顆道種竟然個頭還有大!

明顯,那個名為鄔肇的仙人道種最大,別人都是一滴水大,而他的卻有別人的兩倍大.

更讓人驚奇的是,陳子佳和李立群的道種猛地飛向鄔肇的大道種,隨後,三滴碧綠的水珠就融合在了一起!

一顆有半個指甲那麼大的大道種,就浮在鄔肇面前.

此刻,那只好像巨大蚯蚓一樣的噬石蠹已經追到近前,別看它色的腦袋看似血肉之軀,可卻是堅硬的很!它的腦袋轟地一聲,就撞擊在一顆行星大的巨石上.

砰!石屑激蕩,四濺!

而在石屑中,它的腦袋已經鑽進那巨石中.它的巨大長身體也像蚯蚓一樣的蠕動,那速度飛快,沒一會就鑽透了那顆巨石,當它的腦袋從巨石中鑽出,它的尾巴還在後邊一塊巨石里!

吼!噬石蠹是比較低級的生物,沒腦子,可卻是殘暴的很,惹了它,它就追你到天邊.只要一路上有石頭.

看見三人停下,它眼睛中射出凶狠的光,猛地一張大嘴,露出血而尖銳的利齒,猛地撲來.

這時,那個叫鄔肇的仙人口中大喝一聲,"我來!"

完,他一把抓過面前半個指甲大的道種,納入額頭!隨後,可以明顯感覺到他的氣勢一下增加了數倍!他看著撲來的噬石蠹,目光一凝,手中一把仙劍浮出……

斬!

那噬石蠹也確實沒腦子,根本不躲,迎頭撞上!轟!

蒼冥中就是一聲爆響,光影和氣浪掀起,噬石蠹的巨大腦袋倒掀回去,顯然吃了點虧!不過那鄔肇況也不好,這一擊用力過于巨大,就看見他額頭的道種一下彈飛出來,隨後一化為三,回到各人額頭中.

"不好,我們本來就仙力不足,此刻又強行使用秘法,但卻又沒擊退噬石蠹,這如何是好?"那個叫李立群的女仙人此刻幾乎要哭出聲來.

那個叫陳子佳的道種之力暗淡,他煩惱的本心變得更加煩躁,抱怨道:"愚蠢,太愚蠢了!先是跑錯方向,後是提議使用秘法,你是一錯再錯,鄔肇,我們都被你害死了!現在如何辦?怎麼辦?"

那鄔肇全力一擊之後,精神不振,喘氣道:"鎮定,你的本心波動太大,你讓我想想!"

陳子佳也感覺到不對,惡狠狠的看看鄔肇,卻是已經不抱怨了,而是取出兩顆丹藥吞下.

那噬石蠹確實很蠢,看不出眼前三人已經黔驢技窮.它只是被剛才一擊打疼了,心中略有些害怕,不敢繼續進攻.不過它也沒閑著,它的身體繞圓而行,穿過一顆顆巨石,竟然在蒼冥中圍出一個巨大的原形,把這三人困在其中.

看見此景,那個剛靜下的陳子佳又煩躁起來,抱怨道:"怎麼辦,這下怎麼辦?被它圍住了,逃不走了.你們好蠢,剛才打它一下以後,就該加速逃離的!"

本道仙國中人,雖然有道種壓制本心,可當道種之力減弱,本心就立即膨脹起來.如此時刻,就連道種較大的鄔肇都覺得本心浮躁起來,只想跟陳子佳先干一仗.而那女仙李立群的本心卻是膽,此刻就更加的膽,已經在哆嗦.

不過就在這內憂外困的時刻,卻有一道七色彩光從碎石群中飛速穿過,剛好從他們頭頂上空的遠方掠過.

三人抬頭去看,只見那是一個年輕的男子,腳踏七色腳踩云,一襲青衣,負手而立,頭發隨意的束起,此人雖然不上什麼英俊,不過也不難看.特別是眉宇上挑,有一種桀驁不馴的氣勢,不過那凌厲的眼神,卻可以看出,此人絕對有桀驁不馴的本錢.

"前輩,救命啊!"

給讀者的話:

晚上還有……

上篇:一九八一 噬石蠹     下篇:一九八三 我要這份功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