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零零六 冒犯她,死!  
   
二零零六 冒犯她,死!

羅帳,鴛鴦被.

躺在床榻上,抬頭看著帳幔之頂,唐靜心中又急又恨.昨天她心中混亂,出了洞府就在街頭閑逛,路遇了一個白衣公子.

那公子相貌堂堂,舉止有禮,話更是得體,幾句話一,就把心慌意亂的唐靜的暢快了許多.

不過那公子邀請她回去做客,她覺得此人太過熱,沒敢答應.不過那公子也不惱,一起去城外屠家商號逛逛,購買些物品.

卻沒想到,進了屠家商號,那公子立即變臉,屠家商號之人更是幫其活捉了自己,之後一路顛簸,送到此處.

被捆仙索綁在榻上,唐靜卻並沒有放棄一絲希望,拼命掙紮,辦法想遍,可依然是沒有辦法.

正在此刻,陣法一開,兩個人影走了進來,唐靜扭頭一看,兩人中一個就是那自稱陳彬彬的少年公子,還有一個卻是一個相貌威嚴的中年男子.

"陳彬彬!我是唐家城之人,難道你不怕唐家,不怕唐家老祖宗?要知道,我唐家老祖宗那是非常護短的!"唐靜美眸一瞪,開口厲吼.

"唐家?哈哈,唐家之名威脅一下其他家族還行,可是對我們陳家來,唐家的名號,不好使!"陳彬彬開口大笑,扭頭問道,"爹,怎麼樣?"

旁邊陳青剛已經看呆了,雙目中滿是欣賞之色,目光在唐靜身上掃了好幾遍,這才贊道,"好貨!兒子,你,不錯!這次去仙王殿參悟法術的名額,有一個非你莫屬了!"

陳彬彬大喜,連忙道,"那父親您就盡享用,孩子就不打饒了."

榻上唐靜聽見這無恥父子的對話,心中恨急,怒聲吼道,"你們這禽獸不如的父子,難道你們不怕嘛?"

陳青剛微笑走過來,道,"怕!不過剛才聽你你是唐家的,我就不怕了.縱然唐戰天來,又能如何?莫非你還有什麼後台,或者你爹是仙王宮使者麼,哈哈."

唐靜這時心中竟然想起那個青衣男子:如果他在,我一定沒事吧?唐戰天都叫他前輩,何況面前這人比唐戰天差遠了.

不過想到這里,她多少年聚集的恨意又湧起,目中露出仇恨,厲聲喊道,"我沒有爹!"

"那就更好!"陳青剛哈哈大笑,擺手示意兒子出去.

陳彬彬看了一眼唐靜,心中微有不甘.不過他深知,在這個世界最重要的是修為!每次仙王殿開啟,就會有各方選手進入爭奪成為使者的資格.同時,也會允許一部分修為低淺的世家子弟進入觀看,並有功法學習.

陳彬彬爭取的,就是這樣的學習機會.

陳彬彬一出去,陳青剛就急不可耐.眼前這個女子可真是美貌,他活了這麼大,搞過女人無數,也沒見過這麼美的.

"美人,放心,我會把你收做妾室的,到時候陳唐兩家聯姻,倒是佳話一件."他大笑著撲上來,便准備將此女就地正法.

從來不服輸的唐靜,此刻心中也絕望了,不由得閉上眼.

陳青剛迫不及待的控制捆仙索,使捆仙索勒住唐靜的脖子和手腕腳腕,這下更方便剝衣服,做這種事,他可是行家里手!

看著無力掙紮的女子那俏麗的面容,高聳的胸脯,陳青剛吞了口唾沫,雙手猛抓出去.

可在此刻,卻有一個無比威嚴的聲音響起!那聲音仿佛從遠古傳來,又好象就在耳邊響起,無比巨大,在天地間回蕩!

當這聲傳來,陳青剛的雙手再也伸不出!唐靜的美眸睜開,吃驚的看著剛才還迫不及待的中年男子,此刻正捂頭嘶吼,好象頭疼欲絕.

而那個聲音只是兩個字,"找死!"

聽見這兩個字,唐靜知道誰來了.雖然知道那是仇人,自己應該恨他,可還是不由得心中一松,放心了!

外邊,一朵七彩云正在院上空,云頭站著一個青衣年輕人,他負手站立,只用一只右手,結出一個手印,隨後,對著下方只是一按!

在響尾驚異的目光中,一只巨大的如來掌出現,按下!

轟!全陳家城都聽見這聲巨響!煙塵向四周推開,而在如來掌下,所有的房屋,禁制,陣法,全部碎裂,塌陷下去!

剛走出院沒多遠的陳彬彬嚇得抱頭鼠竄,跌跌撞撞的奔了幾步,回頭驚望……

只見,那個院,已經瞬間夷為平地,什麼樹木房屋全部碎裂,陷進地面!

平地上,只有一張床,兩個人!

而他爹陳青剛此刻正抱著腦袋從床滾落,口中大叫,"疼殺我也!"

陳彬彬嚇得面無人色,抬頭看著頭頂那個青衣長衫的年輕仙人.

看著葉空一擊,響尾也是心頭震憾!想當初妖界相遇,葉空不過是個仙人,可這才幾百年,竟然就有舉手之間毀天滅地的神通!

唐靜是感覺最強烈的,她身在其中,周圍一切崩潰的瞬間,真的好象世界末日!

等她驚恐發現自己沒事,就可以看見天空中七彩云上那個男人,陽光燦爛的灑在他身上,讓唐靜覺得他無比的親切,這是父女血緣的親切!無法拒絕!

接著,她就聽見了讓她熱淚盈眶的一句話.

"想動我葉空的女兒,先看看自己有幾個腦袋!冒犯我閨女,死!"

葉空右手又是一翻,簡單的一個動作,隨後猛地以掌刀形式,切下!

"道友,且慢!"聲音響起,光影閃過,一個白發蒼蒼,面容卻有些陰狠的老者突然出現在天空中,擋在陳青剛之前,想救其一命.

不過那是大慧刀印,並不是直線劈出!只見一個白亮的刀痕在老者背後閃過,一下劈在陳青剛身上!

嚓!刀光過,陳青剛,死!

突然出現的老者看見自己都沒接下此人一招,讓自己後輩,當代主事劈成兩半,慘死在當場,他心中大怒,面色陰冷道,"道友,在下陳家家主陳銘,你來我家殺人,總是要給個法!"

陳銘其實本來可以擋住葉空,不過他想看一下此人實力,卻沒想到葉空肆無忌憚,來了就出手,讓他根本無力救援,這讓陳銘極其憤怒.

給讀者的話:

感謝下楓少爺的打賞!

上篇:二零零五 陳家城     下篇:二零零七 冰龍火鳳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