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零三七 白眉劍仙  
   
二零三七 白眉劍仙

"老大,你還沒有出來!"三兄弟放聲嘶吼,不過那幻魔之水造成的幻境之強,超乎想像,那老大要是在里邊呆上一時半會,就永遠無法蘇醒!

此時,剩下的三兄弟中的一人,卻是怒吼道:"大哥!清醒!為了讓你清醒,我可以自殺,與其大家一起死,還不如讓我換你們!"

他完,也不知用了什麼法術,就看見他全身各處湧出鮮血.(在獻血湧出以後,身體也開始潰爛,沒一會,就成為一堆的鮮爛肉.

他的死並不能讓老大清醒,不過他死的時候,他的道種卻是瘋狂的跳動起來,隨後更是從老大的體內滑出!這樣一來,老大也會承受巨大的痛苦!

這種痛苦之下,老大竟然奇跡般的清醒過來!而且巧的是,他剛才瘋癲的時刻,剛好來到了第三層的邊沿!

于是在這清醒的一瞬間,老大終于一腳踢翻圍牆,進入了第三層!

當他一腳踏入這一層,他知道,憑他是完全無法突破的!就算集合他幾個兄弟也不行!這一層狂魔之電,他是永永遠遠都無法渡過了!

當那瘋狂肆虐的電流打到他身上,震碎他每一寸肌膚的時候,他抬頭看著外邊的葉空,吼道:"我們不會白死的!血仙山會給我們報仇的!"

"血仙令!"

狂吼之中,老大的身體被整個震碎!而那些碎末在電流中,又被打成更細的碎末,到最後,根本肉眼都看不見!就算這樣,那些細微的碎末,卻還有電流在上邊哧哧作響.

這就是狂魔之電!

老大死後,他的道種浮在其中,因為道種在老大體內死了,所以他的剩余兩個兄弟也沒有幸免,全部在這一刻死于非命!這是合力的後果,一個死,全部死!

葉空看著他們死光,沒有話.那老大倒也是有些本事,竟然能闖到第三關,也算不簡單了.其實葉空之前是希望他們能活一個,這樣就可以解答他心中的疑問.不過這些家伙不怕死,死光了,葉空也只好作罷.

不過老大臨死還是給他又下了一個血仙令,他的頭上又頂上了通通的光影令牌!

葉空一招手,收了場上所有的乾坤袋和道種,這才回頭一掃!

沈義露等人全都嚇得一哆嗦.這人,太強!

本來血仙山六兄弟對他們來就是非常強大了.可是這人竟然如此輕松的,將六兄弟全部干掉!如果這人要殺人滅口,將他們三十多人全部干掉,那也只是一念之間!

沈義露想到這里,心中惴惴不安起來.

不過好在,那個背鍋老者並沒有想殺他們,也沒有繼續留在此處,而是直接駕云離開!

陳曉燕這才呼出一口大氣道:"好厲害!想不到那老頭就是個殺星!不過他剛才的戰斗真是精彩過癮!"

後邊有仙人道:"我看他也不會有好下場,頭上頂上血仙令,不知多少血仙山弟子要追殺他!"

沈義露道:"所以他這才趕緊離開,怕人追殺.我們這也安穩點."不過他心中又有些遺憾,以後不能再看到如此精彩的戰斗了.

可就在此時,萬里凍土上數百個仙陣之中的一個,陣下,卻有一個年輕英俊卻眉毛發白的男子,正自自語,"想不到這家伙果然有點實力,幸好我來了以後沒有立即動手."

那男子沉吟一會又道:"不過綜合此人實力,還是不如我白眉劍仙.他法術和實力都非常不錯,可惜的是他除了那奇怪眼珠,就沒有其他好寶,拿出來的不過是十三把仙劍,如此而已!最重要的,是那奇怪眼珠發出的空間作用不過是困人!而我剛好有在這星球內短距離移動的挪移令,所以我根本不怕他的什麼法眼."

那眉毛發白的年輕男子又思索一會,這才站起身,"好了,知道對方的實力了,那我也可以出手了……"

萬里凍土,灰褐色的地面飛速的向後倒退.

距離地面大約三米的高度,有一朵白云不急不緩的掠過.云上,一個背著一口黑色大鍋的老者,手拿幾個乾坤袋,雙目中卻有疑惑之色.

這正是改頭換面的葉空.他奇怪的是,血仙山六兄弟的乾坤袋里的玉牌竟然數量很少!加起來才五百多塊!

之前葉空殺的獨眼張茂剛,他有兩千多塊!而這兄弟六人,實力比張茂剛更強!在血仙山的地位更高!而且他們又是六個人!

竟然加起來只有五百多塊玉牌!這是很不正常的一件事!

唯一一個可能,就是玉牌上交了!

本來葉空就對血仙子和七劍盟的人長期停留此處有懷疑,現在想來,那玉牌不定真的有自己不知道的作用!

"看來以後還是要好好查問一番."葉空將五百多玉牌收起,隨後扔掉乾坤袋,里邊再無他看得上之物!

葉空處理完這事以後,抬手對天一指,一道光神之光射出.這光對怨氣是有作用的,那鮮的血色令牌光影頓時有些扭曲.

而就借著這一點扭曲,葉空已經清楚的感覺到那怨氣的位置.

"上次整整煉化一個月才煉化掉血仙令,那是因為我要搞清其中來龍去脈.而現在,我要滅你,不過抬手之間!"葉空目光冷厲,一邊飛行,一邊動作.

只見他先打出幾個禁制,將那血令牌在虛空中封印,隨後雙手又捏出幾個並不算複雜的手印,這才對天一指,冷冷吐出五個字,"寶生如來印!"

五大明王印中的寶生如來印法本來就是可以解決各種不良狀態的,特別是寶瓶印,對于這些怨氣有著很好的超度作用.

只見半空中出現一個寶瓶,寶瓶傾倒,又光影之水流出,剛好澆在血令牌之上.那光影化成的水到達哪里,那色令牌就崩潰到哪里,感覺就想用黑板擦擦去字跡一般,只是轉眼之間,血仙令擦了個乾淨.

而其中一個黑乎乎的氣絲出線,這正是六兄弟的怨氣.寶瓶之水繼續澆上,嗤啦一聲,怨氣消失,永久的消失.

等做完這一切,寶瓶消失,葉空已經飛在一片樹林上.

只見他突然停下,負手回頭等待,口中輕蔑道:"算了,看你追的辛苦,我等你就是,不過不知你是哪家的?"

上篇:二零三六 血枯魂     下篇:二零三八 守株待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