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零四六 一些內  
   
二零四六 一些內

"在下是七劍盟總盟主破天劍仙梁均成,帶著我盟六位副盟主,特來尋找凍土盟盟主葉空有要事相談,不知下邊的可是沈義露副盟主?"破天劍仙早有探子把這邊事打探清楚,落下云頭,抱拳問道.

"是是是."沈義露活了這麼大也沒想到七劍盟的總盟主會如此客氣的跟他話,心中是半激動半得意,連忙道:"七位道友,我們總盟主就在下邊等待.各位貴客,請."

破天劍仙安排手下都在外等待,這便帶著其他六人跟著沈義露進入通道.

其實破天劍仙梁均成手下人等都是對這姓葉的和什麼凍土盟非常不屑的,他們七劍盟那是赫赫有名的巨頭,弟子上萬,你不過是個三個人的聯盟……這算聯盟麼?

不過等他們看見那巨大的色血仙令,他們頓時收起了輕視之心!如此巨大的血仙令,要殺死多少血仙山弟子?最重要的,他殺人以後,還敢停留此處,甚至把血仙令擱在門口招搖過市……

這得有多大的實力!

就算他們七劍盟都不敢這樣干!可人家三個人的聯盟,卻敢這樣做!狂妄,可是人家有狂妄的實力!

所以就算看見葉老魔住宿條件簡陋到如此地步,七位劍仙也都不敢流露出輕視之心.

葉空住的就是一個地洞,深達百丈,到達地底岩石切出的石屋之中,就是洞府了.別是茶水果品了,就是連石凳,也可以看出是剛用仙劍切出來的.

"葉盟主倒真是不拘節之人啊,我梁均成就喜歡這樣的爽快人!"破天劍仙進來就抱拳笑道.

葉空也是微微一笑,寒暄道:"我等追尋天道法則之人,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洞府,有時候,挖個山洞要比高屋大院住的更有好處."

"不錯."破天劍仙很贊同的點頭,又回頭分別把其他六名劍仙都介紹了.

仙界劍仙不多見,這一下來了六位,葉空也是跟他們挨個抱拳點頭,就算認識了.

等大家坐下,寒暄結束,既沒有菜也沒有酒,破天劍仙也就開門見山,道:"葉盟主,其實我們七人今天來,是想請凍土盟加入我們七劍盟……葉盟主我實話實您別介意,象您凍土盟實在是太過精簡,不利于發展.我們七劍盟也是覺得不夠大,所以,覺得不如兩家並一家,反正聯盟嘛,自然是越大越好了."

其實也就是因為葉空,破天劍仙這才的客氣,合並.要是別人,那就直接吞並了!

葉空卻是搖頭道:"謝過破天劍仙好意,我也覺得聯盟越大越好,不過我們凍土盟卻有自己的計劃,不想和其他聯盟合並……此事不用再."

葉空當然有自己的想法,他又不想在這里代很久,最多就是一年而已.另一個,他不是本道仙國之人,相信破天劍仙並不知道此事.若是日後知道,大家是敵非友,也沒必要弄得多熱.

破天劍仙的這個提議早知道葉空可能拒絕,當下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勉強.不過我覺得,我們七劍盟和你們凍土盟的宗旨是一樣的!我們都是組織仙人,保衛仙王,對抗居心叵測的血仙山血仙子!我們兩個聯盟不如來個聯手……"

葉空心那我更不能跟你們親近了,其實我對那仙王也沒有好感.不過他倒是想趁此機會打聽點消息,當下打斷破天劍仙道:"不知梁道友血仙子居心叵測,是何意思?"

梁均成冷哼一聲道:"血仙子本來姓林,乃是最南邊新生星域的林家後代.那林家世代也無人修煉這種邪惡的血仙法術,可這血仙子不知從何習得這血腥法術.而且他越是修煉,性格也越是暴虐,最後竟將新生星域之人屠盡,包括他自己的林家,也被他殺了個乾淨!"

葉空驚道,"莫非這血仙子修煉出了心魔不成?"

梁均成低聲神秘道:"我們都猜測那血仙子被外魔入侵身體,雖然外表是那個人,可是內里卻換成了妖邪之人!要不然這種以血修煉的方法,聞所未聞!要不然他對自己的親友族人下手?"

"這豈不是奪舍之法?"葉空沉吟道,"可是仙界不是不可能奪舍嘛?仙界本來人人壽元無窮,如果再可以奪舍,那不是亂了嗎?"

梁均成哧道:"葉盟主,你思想簡單了,想這仙界傳承不知多少億萬年,其中不知出了多少大神通之仙人,弄出躲避法則的仙術,也不是沒有!別這種奪舍,就是煉出幾個仙身的,也是有的!"

他這是的奪舍和煉制分身,這在下界都是可以的.可是仙界卻是無法進行,違反仙界法則的.你想啊,仙人本來人人不死,如果再可以隨便奪舍,還可以煉制一大堆分身,弄個幾千幾萬甚至更多,奪男身奪女身奪獸身……那樣一來,就有很多老家伙不男不女不人不獸,永琱ㄕ,這簡直就比天神還厲害了.

不過回頭想想,仙界這麼多年,有一些大神通者弄出一些擦邊球或者避開法則的逆天仙術,也不是不可能!仙界法則還不准下界呢,那些仙君仙帝又有誰當回事呢?

看見葉空沉吟,梁均成又低聲道:"我們猜測,那血仙子是什麼妖邪之物奪舍,很多人都聽過他使用一些法術時用的口訣,都是我們聽不懂的語!甚至人類都很難發出那種聲音!"

葉空突然想起血目仙君使用血珠天地的時候,確實念了一段自己沒聽過的口訣.如此來,梁均成的推論倒是有些可能.

葉空思索一番,笑道:"就算如此,可是這些跟葉某沒有關系.葉某並不想參與此事!和血仙山的仇怨只是他血仙山主動招惹我,若是那血仙子不來找我,我也不會找他!"

梁均成急道:"怎麼會沒有關系呢?我們都是仙王的奴仆,那血仙子來到這爭斗之地目的就是收集玉牌,妄圖對仙王不利!"

葉空奇道:"他收集玉牌,又如何對仙王不利呢?"

梁均成搖頭道:"這就不知了,反正我們猜測他肯定有目的,所以他收集,我們也收集,就是不讓他得逞!"

上篇:二零四五 新人入盟     下篇:二零四七 目標玉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