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零五二 爾虞我詐  
   
二零五二 爾虞我詐

"我就知道大哥會體諒弟,大哥,你真是我的好大哥啊!"葉空哈哈大笑,收起天道之刃,飛到平台上,不過卻沒從七彩云下來.他被剛才之事嚇到了,不敢再相信這里的地板強度.

錢有仁也是松了一口氣,他此來不過是想湊足一萬塊玉牌.其他什麼寶物,他還真沒放在眼里,所以就算葉空有一次優先選擇權,又能如何?那些本道仙國的垃圾寶物都給你,又如何?

"葉兄弟,大哥當然體諒你,我們是好兄弟嘛,大哥自然是讓你."錢有仁也是哈哈大笑,兩人都是演技派,仿佛這就忘記了剛才驚險一幕,又成了賽過親兄弟的好哥倆.

"那就請!"

兩人並排,被控制的林長老跟著,三人走進那寶光四溢的寶庫中.

進去一看,只見這是一個廳,中間放了幾張桌面,上邊擺放著幾把七品八品的仙器,主要都是仙劍,一眼望去,沒有讓人吃驚的東西.

錢有仁看了一眼,大手一揮道:"這些東西,就都給賢弟吧,就當抵消了賢弟的優先選擇權."

葉空心這點垃圾就想打發我?哈哈一笑道:"看大哥你的,其實我本來想,這些東西我也不要,就給大哥收著吧."

錢有仁眼皮抬了抬,歎了一聲道:"七劍盟之窮,我見猶憐吶……那就放著吧,留給七劍盟就是."

葉空本來是有便宜就拿的性子,不過見錢有仁這樣,他也擺手道:"那就看在七劍盟還算講信譽的份上,不拿了."

兩人又繼續往里走,又經過些廳,所見的無非就是天材地寶,各種丹藥,其中倒是有幾樣讓葉空想拿的,只是錢有仁一副撒尿不扶鳥的暴發戶行徑,動不動來一句"七劍盟之窮,我見猶憐吶",搞的葉空也不好意思出手.

不過話七劍盟真的很窮,跟葉某人的中帝寶庫比起來,相差太遠了!所以不拿就不拿吧!

兩人一路行走,終于來到最後一間庫房.這里空空蕩蕩,卻在屋子中間有一個透明陣法,可以看見陣法中有一個傳送陣!

葉空走進去就是雙目一亮!因為,這屋里四壁上,掛著七幅畫!而七幅畫,上邊全部畫的是一個女人!七幅畫猛一看一模一樣,不過第二眼看,又有不同!

能讓葉空眼睛一亮的,是因為他的儲物戒里就有一幅和這類似的畫!紫薇大帝的畫作!而且是一個系列!

葉空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這畫作!目中也是忍不住的一閃.可就這一閃,錢有仁注意到了.雖然錢有仁不知道這是啥玩意,可葉空既然能露出如此驚容,那必定不是普通貨色.

錢有仁直接大一揮,就有一道無形的風,卷起那七幅畫,往他中收攏.

與此同時,葉空卻是身形一閃,擋住氣流,將七幅畫震回,口中冷哼道:"大哥,你這是何意?"

看見寶物了,錢有仁也是冷道:"這些畫作,雖然不是寶物,可卻是畫工了得,賢弟這種只知修煉的人,對繪畫想必是不懂的.也只有大哥我拿回去,可以學習上邊的繪畫技藝."

這東西跟紫薇大帝有關,葉空絕不能放棄.開口笑道:"大哥的意思就是看不起弟不會繪畫了?不過大哥有所不知,弟的老婆愛畫如命……我老婆了,遇到優秀的畫作,哪怕是拼個你死我活,也是要拿回去給她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錢有仁大怒,這子竟敢威脅自己.不過他不想弄出太大動靜,也只有忍氣吞聲,道:"也罷,既然弟妹也喜歡,那我分你三張!"

這畫作本是套裝,葉空對著一幅看了幾十年,沒看出名堂.如果不能成套,怕是還看不出名堂,葉空可不能讓畫再次分散.當下道:"大哥,你不是七劍盟之窮我見猶憐嘛?不如你就別要了,七幅都給弟拿回去討好老婆了."

錢有仁這回真的大怒了,你居然想獨吞,你太可恥了!他心頭火起,冷道:"兄弟,哥哥也是愛畫之人,別逼哥哥跟你拼命……最多,你拿四幅!"

這已經是錢有仁的底線了,若是葉空還不答應,他真的要動手了.老子也是仙帝,不能被你這麼欺負不是?

葉空這人從來就是油鹽不進的主,微笑道:"大哥,難道你忘記了,你在外邊可是答應我,對某一種的寶物,有優先得到的權利!大哥莫非要做那話不算數的無恥之人?如果那樣,弟一戰又何妨?"

"你!"錢有仁權衡一下利弊,臉色變了好幾變,這才大一揮,"也罷,誰叫哥哥我之前有錯呢?不過你可記住,你已經用完你的優先權了!若有下次……"

"下次絕不再提優先權!"葉空也是爽快.其實優先權是為玉牌准備的,可沒想到會遇到這畫,那也只有先用掉優先權再.

葉空抬手一揮,將那七幅畫作收起,心中大爽!一共八幅,也不知回去能從中悟出什麼東西來,會不會悟到法則呢?哈哈,那可就發了!

錢有仁看他收起,卻也只有臉色發綠,只好去研究那傳送陣外的陣法.不多時,錢有仁道:"這陣法好破,使用強攻之術.不過也有訣竅,強攻只能攻其一點,若是攻到其他地方,那就會炸壞里邊的傳送陣!"

葉空收了七幅畫,點頭道:"那你攻啊,我配合你."

錢有仁卻是沒動,冷哼道:"開門是用的我的玉符,此刻這只能攻擊的一點又是我找到,那兄弟……難道你不覺該給大哥一個優先選擇權嘛?"

葉空早知道錢有仁的狡詐,哈哈笑道:"大哥,其實你別以為兄弟不懂陣法!兄弟曾經在學府星的著名陣法學院深造,那什麼只能攻擊一點的理論,都是無稽之談!"

錢有仁果真是演技派,任葉空如何盯著他,也看不出破綻.他只是淡淡一笑道:"無稽之談麼?兄弟你可以攻擊試試……"

兩人雖然都在笑,可對視的眼睛深處,卻是一點笑意都沒有,目光仿佛仙劍在交鋒!

上篇:二零五一 哥倆深     下篇:二零五三 你進我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