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零五九 都不順利  
   
二零五九 都不順利

"林長老?"錢有仁覺得有些眼暈.

一般三杯倒醉倒,沒有個十天八天不會醒!

怎麼在這個關鍵時刻他出來了,最是想不通的是,這林長老啥時候醒的?他為什麼會醒?

錢有仁也是極其精明的人,只用了幾個眨眼的時間,就想到了:之前先進入傳送通道的葉空,為什麼進入就變出了血仙子的模樣!

很顯然,當時葉空一下去,就立即給林長老服用了延時清醒的丹藥!然後,葉空就變身成為了血仙子!

一會以後,這才在葉空和錢有仁爭奪紫色令牌的時候,林長老清醒了!林長老醒來以後,知道不是二人的對手,便繼續裝傻!

而當時錢有仁忙著和葉空互相算計,也沒注意到林長老!這才留下了一個禍根!

想到這里,錢有仁心中大恨,這葉空,你好深的算計啊!現在你置身事外,而我卻麻煩大了!

錢有仁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林長老出紫色令牌的作用,目中冰寒之光一閃,中一道快逾閃電的白光飛出,直取林長老.

刹那永睄C雖然快,可是人家核心大長老在仙王殿里盯著呢.錢有仁的仙劍一放出,林長老的身影就被傳送到百丈之外!

錢有仁咬牙再殺!可是核心大長老卻是對這星球上仙陣禁制操縱醇熟,每次都能提前將林長老傳走!

錢有仁吼道,"你若是亂,我發誓你必死!"

那林長老被他追殺,卻是不懼,大聲道,"那紫色的令牌,是天大的寶物!我聽那血仙子對此人,再過六十年,一個叫天神訓練營的地方就會開啟!到時候憑令牌就可以進入,那里有原始宇宙提供參悟,只要仙君以上,就有極大可能感悟到法則,成為准神!"

"成為准神之後,就可以永久的留在天神訓練營.在那里繼續參悟,在那里變得強大,在那里爭奪神格,直至,成為真正的天神,直接進入神界,位列神班!"

可以,這些話太震憾了!本道仙國這麼多年來,沒有一個人感悟到法則!

其實這和本道仙王有關系.不過這些仙人不知道,相反,他們就更加的期待感悟法則,成為飛升神界的第一人!

而此刻,一個成神的機會,就在眼前!

幾乎所有人雙目中都是瘋狂一片!准神,神格,感悟法則的機會,位列神班!

這一句句,簡直就象重錘,把在場不在場的所有人的敲得頭暈目眩!

成為天神!

誰人不想?

心中最恨的,是七劍盟的七位,曾經有一個成神的機會擺在他們面前,可是他們不懂珍惜!直到失去,才追悔莫及……

"不對,還來得及!令牌,就在此人身上!"破天劍仙大吼一聲,"所有七劍盟弟子,結陣!絕不能讓此人走脫!"

接著,他又對錢有仁道,"道友,請將我盟令牌歸還!"

他吼完,七劍盟共有數十萬弟子走出,齊聲吼道,"請將我盟令牌歸還!"

錢有仁哈哈大笑,"七個手下敗將!不錯,令牌在我這,可這東西我也需要!你們有本事拿回去嘛,有本事就來拿!"

七劍盟弟子們,頓時跑動起來,也不知是什麼陣法,只見他們全都頭頂道種,想要將錢有仁圍住!

錢有仁看他們個個詭異,也不敢硬拼,冷哼一聲,"我不奉陪了!等你們有本事再!"

錢有仁將腳踩云換成刹那永睄C,踏劍逃走!

他的速度絲毫不亞于七彩云,沒一會時間,就沖出尚未結完的大陣,化成一道白光,向著天邊奔去!

不過,當他剛奔到冰封之海外圍,卻有一股奇異的力量包裹住他!

"不好!"錢有仁驚呼一聲,眼前一閃,竟然又被傳送回了七劍盟的陣中!

錢有仁抬頭怒吼道,"核心大長老,你違背規則,你太可惡了!"

半空中響起蒼老的聲音,"我也想成神!將令牌給我!倉庫里的七千萬塊玉牌,我就不要了."

"我要那麼多玉牌干什麼?再那是被葉空拿走了……"錢有仁心中大急,雖然他實力超過這里所有人,可是,核心大長老卻能傳送他去任何地方!

果然,他最擔心的事出現了.

半空中,大長老聲音響起,"梁均成,我們之間擱置爭議,先從此人手中搶回令牌再!"

破天劍仙抱拳道,"謹尊大長老旨意!"

天空中大長老又道,"那你擺出必殺的道種絕仙大陣!擺好以後,我將此人創收去陣中央!"

錢有仁知道此陣怕是絕不簡單,不過此時此刻,他也沒有選擇,硬著頭皮殺吧!先殺幾個,盡量讓他們的陣法弱一點!

不過他剛靠近,就被傳送到遠處,擺明等陣法弄好,在困死他!

錢有仁咬牙切齒,"玩命嘛?錢某不怕!"吼出這一聲,依然不忘加一句,"葉空,我草你十八代祖宗!"

錢有仁本來很順利的奪寶返回,卻弄得如此焦頭爛額.心中自然是恨極了葉某人,不過錢有仁卻不知道,葉老魔回去的路,也並不是那麼好走!

大片的松林,雪松,被冰雪包裹,就象一座座寶塔.

一道七彩光飛速掠過,簡直快到極至!突然,那光停在雪松森林上空,露出一個青衣年輕人.他回頭看看,嘀咕一聲道,"怎麼好象被人盯上了?我的七彩云已經到了極速,可是卻依然甩不掉?"

這正是從七劍盟返回的葉空,在精心算計下,他相信夠錢有仁喝一壺的.

只是郁悶的是,出了冰封之海就感覺被盯上,甩都甩不掉!葉空有種不好的感覺,可是又不知是什麼人,能有如此本事,給他如此的壓力!

正在此刻,葉空前方的天空出現奇景!只見那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個血湖,不是光影,而是真實的血湖!血湖之中的血水仿佛全部沸騰起來,不停的汩汩冒泡.

而隨後,從血湖中走出一個干瘦矮的老者,微笑道,"道友,你殺我徒兒,又冒我的名做壞事,你是不是該給個法呢?"

上篇:二零五八 事鬧大     下篇:二零六零 對戰血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