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零八四 葉空醒來  
   
二零八四 葉空醒來

東山上.

這里有一個略微強大的部落,他們的人數並不多,可是青壯的男丁所占比例卻大.

在原始農耕社會,青壯男丁多就意味著興盛,強大!和衰弱的厚土下部落相比,這里的首領也是一個皮膚土黃,身材高大,粗眉大眼的年輕壯漢,肖萬磊,外號柱子.

東山部落中央大帳篷中,肖萬磊正跪地而坐,原始人也不講什麼衛生,就坐黃土上,草墊子都不用.

他的面前也坐了幾個年紀稍大的男子,其中一個道,"首領,厚土下部落的神仙莫非是假的?據那仙女整天只知道在屋里玩兒果,要不就是對著那個昏迷的男人唱歌."

"是呀,哪有這種仙女!我聽仙人揮手之間,活人變死,死人變活,就算那女子是仙女,恐怕也是最沒用的仙女!"

"本來我們部落准備征討厚土下部落,現在也因此耽擱!我們懷疑是不是那些老家伙察覺我們的意圖,弄出個假仙女!"

"別吵了!"跪坐在中間的壯漢首領肖萬磊終于開口了,他沉吟片刻,道,"之前向那邊大祭司的女兒提親,也因為來了仙女耽擱,我想來想去,還是繼續用此事去試探那邊!此事要謹慎,神仙可不是我們能得罪的!"

與此同時,在森林西邊,也有一個型的部落.

"首領,自從厚土下部落來了神仙,他們儼然是我們土族厚土系部落的新領族群!所以他們也應該幫我們除去那只猛犸獸,這個月,我們有三個人被那巨獸踩死了!"

"對!我們進貢給仙女那麼多蔬菜和碎玉,她也該幫我們殺了那只巨獸!"

"我看那仙女沒有刀又沒有劍,還不知道行不行!不定是該死的騙子,欺騙我們,我們要殺了她!"

面對有些激動的部落子民,頭上包著白色毛巾的老者瞪眼道:"你們不要亂話!仙人是我們得罪的起的麼?"老者雖然怒吼了一聲,不過最後還是點頭道:"也罷,我這就過去,懇請仙女給我們出手除去猛犸禍獸."

在千里之外,有一座城池,土牆雖然有些破敗,不過卻是比森林中那些部落要霸氣的多了,這里正是正宗厚土系的主城,叫做盟重城.

城中最大的房屋也是黃土所造,這里就是正宗厚土系的首領所住,他穿著一件很威風的獸皮大衣……光著膀子.

"首領!自從厚土下部落迎來了仙人,他們部落聲勢就一直在增加,最近有不少青壯的漢子投靠厚土下部落!屬下怕長此以往,厚土下部落強大起來,跟我們部落爭奪盟重土城!"

"不錯!首領此時不得不防!"

"首領,據那仙女並無真正的本事,只是一個象征作用!我們,不如將仙女搶來我們部落,那我們部落不是後顧無憂,還更加壯大!"

"住嘴!"獸皮披風的首領大怒,喝道:"搶仙人,你想死不成?是請仙人!"

眾人都點頭稱是,不過大家都明白,這請仙人,其實就是搶仙人.

首領又沉吟片刻道:"不過此事還是要謹慎……我們這里已經有幾個月不下雨了,不如去請仙人出手呼風喚雨,如果仙人做不到,那就明這仙女是個無用的仙女!"

眾人全都點頭,"善!此舉大善!"

夜晚,森林之中,厚土下部落.

一點的燈火點亮,將屋照得朦朦朧朧,洪夢妮斜坐在ang之上,看著猶自沉睡的葉空,修眉輕蹙,淒苦道:"葉大哥,你快醒吧!他們要我去殺猛犸獸,要我保護燕一姑娘,要我去呼風喚雨……我都不會呀,我沒有我是仙女,我也不想欺騙他們,可是事怎麼會是這樣了呢?"

葉空依然昏迷不醒.

洪夢妮真是急到沒辦法了,她也知道,如果她不能做點什麼,那些人絕對不會繼續保持現在的恭敬,到時候況就很難控制.其實她根本不想騙誰,也不想要那些人進貢的蔬菜和碎玉,可現在那些土族人就會覺得她是個騙子.

不過也算洪夢妮聰明,又放出七彩云.然後費了好大勁,跟七彩云溝通了一下,讓七彩云駝著她在天空中轉了一圈.

雖然洪夢妮啥事沒干,不過卻把那些土族人都嚇到了,一個個連忙跪地磕頭,再也不敢對洪夢妮提任何的要求.

但是洪夢妮也知道,此舉也只是暫時的作用,長久以後,如果那些土族人懷疑她除了這招不會其他的時候,就又會生出麻煩事.

就這樣,整整半年過去了,葉空醒來是一個午後.

這個星球水源缺乏,比較干燥,基本沒有海洋與河流,所以基本不下雨,長年都是陽光熱辣.

草屋里還是有些清涼的風,火辣的陽光從窗後照進,投射在ang邊洪夢妮的身體上,葉空聽到哭泣聲,緩緩睜開眼,正好看見洪夢妮柔弱的背影.

聽見洪夢妮的哭泣聲,葉空心中大怒,一掐手指,自己竟然昏迷了半年之久!也不知洪夢妮這丫頭如何保護自己,受了多少委屈,心中又是大為憐惜.不過大怒的葉空還是想到,不管是誰,惹得洪夢妮哭泣,自己一定要他付出代價!

葉空輕輕坐起,從洪夢妮的肩頭往下一看,才發現不是自己想的那麼回事.

原來洪夢妮抓著一個被咬了腦殼的兒果在哭泣呢.那兒果被吃掉腦殼,就不話了,好像睡著了一樣,很是安詳.

葉空奇道:"這是何人咬死果子?"

洪夢妮哭得正帶勁,也沒想到葉空醒來.依然哭訴道:"是我咬的."

葉空道:"你既然可憐它,就別吃它."

"可是摘下來十天不吃,它就會枯萎死掉."洪夢妮流著眼淚道:"所以它每天就央求著我吃它,吃它的時候它最開心了……可是每次我真的吃它的時候,我又覺得它好可憐,所以每次都要哭一次……"

葉空苦笑,這果子倒是奇特,央求人吃它,不吃它要死,吃了又傷心……這倒是個無法解決的問題.

葉空微微一笑,拿起洪夢妮咬了一口的兒果,咔咔咬了兩口,頓時一股香甜的汁液流進嘴里,點頭道:"不錯啊!味道很不錯呢!"

上篇:二零八三 兒果     下篇:二零八五 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