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零八九 幫幫夢妃  
   
二零八九 幫幫夢妃

"一個的仙君修為,就想將我舉起?"強硬密實的碎星深處,一個遙遠的意識這樣想到.

外邊,盟重城的下午,黃土廣場上,不知有多少人看著,一個道骨仙風的黑袍老者立著馬步,卷起繡著尊貴的金色漩渦標志的衣,大手抓住地面上黑色的龜殼,就是一聲喝!

"起!"

哈哈一陣哄笑響起,陳楚濤老臉發,他沒想到,這件寶物重量竟然如此之重!連他這個仙君老祖宗的舉不起!

不是舉不起,是紋都紋不動,紋絲不動!

"起來!"陳楚濤覺得在凡人面前丟了臉,心中大怒,力量又增加一倍有余!

不過卻不知道,那塊龜殼樣的玉佩深處也有個靈魂,冷哼一聲,"就是不讓你拎起,你算什麼東西!"

頓時,碎星又放出大部分力量,更重!

陳楚濤竟然第二次還是沒拎起,這下他心中怒意可想而知,不過他又有些欣喜!

他一個仙君,還是自詡比較有實力的仙君,他都舉不起來,可見,這塊黑色石頭絕對是重量型的異寶!如果能收為己用,日後仙君級的,那直接一砸就死!

想到這里,陳楚濤也不舉了,直接盤腿坐下,目中露出一道貪婪和興奮,張口,呼地噴出一口火焰,那火焰頓時包住黑色石頭,竟想就地煉化這塊石頭.

黃土廣場上,那些看熱鬧的發現仙人張口吐火,都嚇得紛紛後退,有的已經逃回家去.

不過那跪在旁邊的肖萬磊卻沒有走,雖然他不知這位大仙為什麼用火燒,不過他卻知道,那位葉空葉大仙肯定不會喜歡此人這樣做.

肖萬磊愣了一下,他也有些機智,不敢擺明了去通風報信,而是裝作嚇得驚恐後退,膝行幾步,發現那仙人並沒有搭理他,他這才奔向黃土廣場的一角.

雖然黃土祭台就在廣場中央,不過他可不敢打擾男神仙,而是奔去廣場後邊某個大屋,女神仙夢妮姑娘就住在那!

聽了肖萬磊的講述,洪夢妮眉頭一挑,她聽肖萬磊描述,就知道這些人是仙王宮的長老,洪夢妮心知不好.

不過她又知道葉空正在閉關,怕人打擾,所以她不能避而不見,所以她只有帶著肖萬磊走向廣場.

到了廣場,才發現不來不行了.因為不光是有人煉化葉空的寶物,而且,土族所有感悟天道之力的金仙,都被抓到了廣場上!這些人,都可以是洪夢妮的學生,弟子!

肖萬磊也是目呲欲裂,因為他發現,吳燕一也被抓了!而且,因為吳燕一比較倔強,居然反抗,所以此刻被一條白色捆仙索綁著,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你們這是何意!"洪夢妮怒急,嬌斥一聲,快走過去!

正在煉化碎星的陳楚濤回頭一看,面露大喜之色!因為洪夢妮修為比較特殊,他之前都沒發現洪夢妮,現在見了,頓時驚喜.

他是在星空閣見過洪夢妮的,也知道本道仙王還惦記著,如果把此女帶回去,那就是大功一件!

這下核心大長老的位置,豈不是非自己莫屬了?

"夢妃!屬下見過夢妃!"陳楚濤連忙停止煉化,回頭見禮.

"我不是什麼夢妃!"洪夢妮今天真的急了,眼前這些晚輩弟子,尤其是吳燕一等幾人,跟她相處已經有了三十多年,怎能允許別人捉拿打殺?她又一次問道,"你們這是何意?"

陳楚濤忙道,"哦,稟告夢妃,仙王早就有令,仙王殿中的星球,不允許有仙人出現,有一個殺一個……"陳楚濤又低聲道,"夢妃,這些不過是些最下等的金仙而已,死不足惜的."

洪夢妮心中怒極,道,"你們這些畜生,枉自為人!仙王不過是一個外族怪物的腦袋,你們就為他死心踏地!而這些卻是和你一般的人類,你卻死不足惜!你們,心中還有一點點做人的道理麼?"

陳楚濤被洪夢妮指著鼻子罵,心中大怒,暗道,要不是仙王寵你,否則我早殺了你!一個也不知道什麼修為的低級妖女,竟然跟我這個仙君來談做人的道理,真是可笑!

當下陳楚濤冷哼一聲道,"仙王是我仙王宮之主,本道仙國之主,沒有仙王,哪有仙國?老夫活了幾萬年,當然明白做人的道理,不用外族的妖仙提醒!"

陳楚濤完,大手一揮,"來人吶,夢妃殿下不願回宮,你們幫幫她!"

那邊人苦道,"夢妃萬金之體,我等不便……"

陳楚濤怒道,"用捆仙索!"

"捆仙索就帶了一條,正捆著那個女子……"

陳楚濤怒急,罵道,"這有什麼好考慮的!把那個中等金仙的女子殺了就是!"

聽要殺了吳燕一,肖萬磊大急,雙目血,目呲欲裂!他舉了三十多年的碎星,開始他是有點目的性,想娶了吳燕一,他豈不是有了神仙老婆?對他和他的部落都大有好處.

不過時間日久,他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竟然真的愛上吳燕一,不可自拔!所以,就算他被部落民眾趕下首領之位,他還是每天來舉;他這三十年沒有娶妻,沒有做任何其他事,就在舉這個,他甚至知道自己這輩子恐怕是舉不起了,不過他願意為燕一姑娘,舉到死!

所以,當看見吳燕一要被人殺死,肖萬磊心中一團火焰猛地爆起!熊熊燃燒!

仙人又怎樣?想動我的女人,我告訴你,不行!

那一瞬間,肖萬磊仿佛聽見地上的黑色石頭在呼喚,他突然就動了,猛奔過去,一把抓起那塊黑色的龜殼,又一只手揪住陳楚濤的衣領!

"誰敢殺她!"高大的肖萬磊低頭怒喝!

躺在黃土地上的吳燕一已經被完全制住,她聽這些人要殺她,她已經絕望,她在想,恐怕只有師尊才能救自己!

可是讓她沒想到的,生死關頭,擋在她面前的,竟然是那個凡人!那個每天來舉石頭,甚至都沒跟她過一句話的男人!

上篇:二零八八 永琲k則     下篇:二零九零 什麼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