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零九七 選拔之斗  
   
二零九七 選拔之斗

雖然緝拿葉空的消息已經傳到爭斗之地,不過對仙王宮長老和本道仙王等等所有人來,他們都並不相信葉空會進入爭斗之地.*

原因很簡單,因為那顆星球外邊包裹著強大的陣法!以葉空的修為,根本不可能突破陣法,從蒼冥中進入星球!

爭斗之地的進入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從仙王殿開傳送通道!

因此,誰也沒把爭斗之地當回事,讓葉空和洪夢妮在那里暫避了兩個月.雖然這兩個月外邊查的好象瘋了一樣,爭斗之地卻很安逸.

當初葉空沒有直接闖出,就是因為仙王宮查的太緊.而本道仙王又可以到處隨意開通道,只要稍為耽擱,就會等來本道仙王!所以葉空只有迂回一下,先來暫避風頭.

現在兩個月過去,葉空覺得差不多了,准備實施第二步計劃.

巧的是,剛好這個月凍土盟開啟挑戰爭奪十大長老和各部主事的活動,盟內閉關的不閉關的,全都出動,又請來不少仙王宮的使者,長老,盟內此刻各種人等聚集,忙碌混亂,正是葉空的機會.

"葉公子,你准備如何做?"地下洞府中,洪夢妮輕聲詢問,雖然在外邊兩人夫妻相稱,可是私底下,卻是並沒有越過朋友的界限.

葉空早有想法,笑道,"最好的辦法,就是殺掉一個仙王宮的使者,假扮成他,這樣就可安然離去.本道仙國的這些長老使者,個個都沒想到我能夠出現在這里,只要我假扮的不是醒目重要之人,應該不會被發現,等到了仙王殿,再找個機會溜出,就徹底安全了!"

洪夢妮笑道,"這次多虧你了,我既不懂對敵,也不懂謀劃,唯一會的,只是彈琴,簡直是累贅一般,世間象我這樣沒用的妖恐怕也不多."

"夢妮姑娘此差矣."葉空道,"一招鮮吃遍天,能把自己所長發揚光大,發揮到極致,那就是最大的成功.象我的一個朋友凌紫秋,原先不過是只下界蛤,每日只會吐泡泡,在泡泡中編織幻景,沒有任何殺傷力.可她不照樣修煉飛升,成為仙人?"

洪夢妮聽到這里大受鼓勵,點頭道,"我也要努力,等離開這里,我也要和那凌紫秋姑娘認識一下."

"那當然可以."葉空微微一笑,便想乘機問一下洪夢妮的本體是什麼.

此舉倒不是葉空八卦,而是他也覺得洪夢妮有些奇特,竟然各種天道之力了然于心,可是卻又發不出來.葉空就想,如果知道其本體,不定能幫助洪夢妮找到合適的解決辦法.

然後,對症下藥,讓洪夢妮有些戰斗的能力!

畢竟,在殘酷的修仙世界,沒有自保能力,下場都很淒慘!

"夢妮姑娘……"葉空剛開口想問,卻見一點白亮的星光,從頭頂高處猛然隕落,筆直射向葉空.

葉空被此事打斷,抬手一招,那星點改變方向,落于他的手中,卻是一只光玉柬!

葉空將仙識探入,頓時臉上露出喜色,不過並沒有話,而是沉吟起來.

洪夢妮不敢打斷,等了片刻,葉空抬頭,她才問道,"有何喜事?"

葉空道,"剛才這是盟內向所有成員發出的號召,希望大大積極參加這次比試.因為,仙王宮使者數量不足,所以這一次,會從比試中挑選不少人成為仙王宮使者."

洪夢妮倒也聰明,點頭道,"那樣豈不是不用偽裝成別人?"

葉空點頭道,"不錯!本來我還在擔心,如果偽裝成別人會露馬腳,現在不如改變計劃,直接參選.剛才,我思考了一下,此事絕對不會是仙王宮誘敵之計!第一他們想不到我在這里,第二他們到處在找我,當然人手不足,著急補充人員,也是理之中!"

洪夢妮笑道,"葉公子對付不了仙王,可若是在這里想要出頭,怕是不難."

葉空苦笑道,"不是你的那樣,雖然我有信心戰勝他們所有人,可是關鍵我不能用以前使用過的法術和仙器!看來我要趕緊再臨陣學兩種仙術!"

洪夢妮道,"那趕緊,我也去打坐了!"

葉空的手印,十品仙器,滅神光,戰神一刀等等都不能使用,所以他只有從儲物戒里取出一些寶物,其中有之前搶的垃圾王的蛇皮袋,有不知道殺誰得到的一對明月環,還有一套裝仙劍的使用之法.最後,法術主要就是鑽研血仙山的法術,雖然葉空沒有收下青虎給他的血湖,可是有些法術不一定需要血湖.

用血仙山法術最大的好處,就是別人不會懷疑.

三天之後,凍土盟之中,十個凍土切成的高台已經高高聳立,高台四周,花團錦簇,仙人環繞,一眾人等都磨拳擦掌,躍躍欲試.

"哥哥,想不到這次選拔竟然不但是爭奪長老,而且還能成為仙王宮使者,真是天大的好機會!"

"弟弟,以前成為仙王宮使者都要得到上萬塊玉牌,而這次真是我們建功立業的好機會!"

"哥哥,你修為那麼高!你一定能出類拔粹!"

"弟弟,你實力那麼強!你必然能立拔頭籌!"

一對穿著白衣的兄弟正在那互吹互捧,就看見遠處一個黑頭黑臉,走路搖頭擺尾的鄉下土地痞一樣的人影走了過來.

那對韓家兄弟頓時面露鄙視,迎上去道,"李黑子道友,你也是來參加比試的嘛?"

葉空抬頭道,"怎麼?不允許我參加麼?"

韓成道,"不是,我們只是想告訴你,大家此刻已經兩不相欠了!"

韓笑也昂頭道,"所以若是擂台上相見,我們不會留手!"

面對趾高氣揚的二人,葉空只斜視了一眼,罵了句神經病.繞過他們離去.

韓家兄弟心中大怒,韓成看著李黑子萎瑣的背影,怒道,"我認識安排場次的師兄,回頭就把我跟他安排在一場!"

韓笑卻道,"哥哥,不急.不妨讓他勝上幾場,到時候再打敗他,爬得高,摔得狠吶!"

兩人都覺得有理,對視一眼,哈哈大笑.

上篇:二零九六 還人     下篇:二零九八 沒人上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