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一二八 厚土星  
   
二一二八 厚土星

二一二八轟隆隆!正在葉空沉思的時刻,卻聽見仙王殿中,傳來隆隆轟響.那巨大的轟響,就好像巨浪從遙遠處滾滾而來,從聲音,到聲音大,又好像萬馬奔騰,由遠及近,直到最後,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短暫的甯靜,所有的聲音都突然消失.正在葉空錯愕之間,突然轟地一聲巨響.仿佛有什麼巨大的物體猛地撞擊在仙王殿之上,山崩地裂一樣的巨響,仙王殿仿佛都要傾倒!轟轟轟!又是無數波的力量在仙王殿內部轟擊,碰撞,好似要破牆而出.那高達不知多少萬里的巨大仙王殿,竟然被撞的搖搖欲墜,隨時都要坍塌一般.看見此景,就算是一向膽大的葉空都是面色發白,這星云之心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顯然,一條觸角的夾斷讓星云之心迸發出幾乎瘋狂的力量,它發瘋一樣的攻擊大殿,想要沖出來,追殺葉空.葉空可以想到,在如此的攻擊之下.造成星云之心斷掉觸角的錢有仁下場絕對不會很美好,沒有乾坤袋,連刹那永睄C都沒有的錢有仁,恐怕在第一波沖擊中,就已經死翹翹了."錢兄,珍重."葉空歎了一聲,不敢繼續在仙王殿久呆,趕緊掉頭離去.不過在臨走之前,葉空還是做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那截斷掉的觸角.這觸角可是一件稀罕的寶物,其堅硬程度,就連神劍都砍不斷.珍稀程度,更是絕無僅有.試想,一個星云之心化成巨獸,這種事本來就稀罕無比,而這巨獸身上掉下的物件,那更是稀奇難得了.那截斷掉的觸手,長約數里,直徑兩米,頭部尖尖,表面覆蓋滿了魚鱗一樣的鱗甲,而斷裂之處,仿佛金石一般的堅硬,里邊有很微量的道種一樣的血液.葉空顧不上研究這個東西,將其收入儲物戒單獨一層,回頭看看瑟瑟發抖一般的仙王殿,踏上七彩云,一頭鑽進無邊無際的星空之中.半月之後,蒼冥星空,一顆土黃顏色的星球.這正是本道仙國中出名的厚土星.此刻厚土星最高的山巔之上,一個中年文士打扮的男子,正負手看著山下大片荒廢的房舍,口中自自語歎道:"厚土星,出名的仙氣稀薄,出名的仙人難以修煉,有誰知道,這顆星球當年是如何的繁華,仙氣如何的充裕!可沒想到幾十萬年,竟荒蕪如此!"他話音剛落,背後就有一個年輕男子飛上山來,磕頭道:"老祖宗,我們都已經准備好了,隨時可以離開厚土星."中年文士並不回頭,口中猶自歎道,"故土難離啊,我們厚土星徐家在這里曾經是多麼的輝煌,這就要離開了嗎?"那年輕男子跪地道:"家祖,您還是早作決定吧.這厚土星的仙玉礦脈被幾大家族挖了個乾淨,我們徐家珍惜仙緣,卻可惜光憑我們徐家擁有的礦脈無法支撐這顆星球需要的仙氣,所以才有今日厚土星的頹敗.此事怪不得我們,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里,去其他星球開創新的世界吧!"年輕男子的慷慨激昂,可是那中年男子卻是搖頭苦笑,"年輕人總想著開創一片新天地,可是你可知道,外邊的世界不是那麼容易混的!好的星球好的礦脈仙脈,都被其他星球的大家族控制!天下雖大,卻沒有一處好地方無主!李家出去了,跟人家爭地盤,最後地盤沒爭到,卻落得家破人亡.馬家也出去了,好不容易爭了一塊二等地盤,卻也落得死傷慘重.就胡家過的好一點,可是你可曾看見胡家幾個晚輩孫女給人做妾室,更有胡家老祖宗,聽他被別人家族長罵得狗血淋頭都不敢回嘴呢!"聽到這里,那青年男子也是面上閃過猶豫,歎道:"老祖宗,在家千日好,出門步步難,走與不走,還請老祖宗再斟酌."年輕人完,中年文士長歎道:"雖如此,可是該走還是要走,唉,想不到我徐舒博到了這個年紀,還要背井離鄉."徐舒博雖然不願離開厚土星,不過面對仙氣越來越稀薄的星球,卻也是無可奈何.正在此刻,那徐舒博突然感覺到什麼,猛然抬頭看著天外,只見瓦藍的天宇之中,一道七彩光華劃破長空,那光華在天空一個盤旋,竟然筆直往徐家二人面前飛來."何方妖孽?"那跪著的年輕人大驚,連忙站起身來,擋在自家老祖宗身前,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站在奇特七彩云上的青衣年輕人,其背後還背著一把寬大巨劍."澤銀,不得無理!"中年文士徐舒博連忙喝退後輩,憑著他的眼力,可以看出眼前這踏著七彩云的年輕人實力異常強橫,他根本不是對手!而且,那年輕人全身還有一股淡淡的殺氣.雖然淡淡的殺氣,可這一點,就讓徐舒博心中生恐!這人,不好惹!徐舒博頓時有了想法,連忙道,"前輩,在下厚土星徐舒博,這是我晚輩徐澤銀,不知前輩到我厚土星有何吩咐.""沒有吩咐,只是借貴地一用,沒有召喚,不得進入山上.到時候,我自會離去."青衣人完,抬手扔出一個瓷瓶,道,"這些丹藥就當租借之金,你們速速離開!"徐舒博接過瓷瓶,招呼徐澤銀,連忙飛身下山,一刻不敢多留.下山以後,徐澤銀低聲道,"也不知何方神聖,一些丹藥就想占我祖山!這可是厚土星上,仙氣最濃郁的仙山了."中年文士徐舒博卻是打開瓷瓶,用鼻子嗅了嗅,頓時臉露驚喜之色,隨後怒斥道:"休得胡!能隨手拿出如此丹藥的前輩,想要什麼仙山沒有?想必是從此經過,偶然有所感悟,臨時找一處閉關,才來到我們這里.這是我們的榮幸!"看見自己家老祖宗都誠惶誠恐,徐澤銀不敢多,知道那青衣年輕人必然是了不起的存在,他遲疑一番,又問道,"老祖宗,那離開之事?"徐舒博抬頭看看徐家祖山,目中有尊敬之色,緩緩道:"再等等,不定這位前輩會帶來轉機!"

上篇:二一二七 葉兄弟!好走!     下篇:二一二九 先要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