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一五三 規則保護  
   
二一五三 規則保護

看著那只金色的骷髏手臂抓來,李子超嚇得在地上爬著就想逃走.不過金骨人魔怎會讓他逃走,大手一抓,對著他後頸抓去.

李子超雖然保命劍氣用完,可是身上還有一層護體仙甲,頓時又浮現出來,擋住金骨人魔的骷髏手臂.金骨人魔被他毀了紗布,心中已經怒極,握緊金色的骨頭拳頭,對著李子超的後背就是一陣猛砸!

轟轟轟!李子超爬在那大口吐血,那仙甲雖然不錯,可也經不起金骨人魔這樣狂暴的猛砸,沒幾下,就看見一只龍龜的光影猛地出現在空氣中,隨後爆開!

龍龜甲,崩潰!

李子超噗的吐出一口血,趴在那,生死不知.

金骨人魔的金色骨頭手,一把捏住李子超的脖子,把他揪起來,冷哼道:"子,你浪費我很多時間,我要吸干你的骨頭,讓你成為一具沒有骨頭的爛肉!"

李子超本來是撞死,聽見這句,居然嚇哭了.很沒義氣的哀求道:"前輩,別吸我,那邊山洞里,幾萬人等著您老去吸呢!在下從下得過軟骨病,到現在還沒好,不好吃啊,前輩!"

卻沒想到金骨人魔一聽大喜,怪笑道:"軟骨病,那太好了,連白沸散都省了!"

李子超聽完,頓時嚇得昏死過去,這次是真的昏死.

不過金骨人魔倒並沒有著急吸他的骨頭.在金骨人魔看來,李子超的骨頭遠沒有那些唐家人的骨頭有吸引力!李子超不過是具凡人骨架,而那些唐家人身懷道種,他們的骨骼也受到影響,具有一種特異的仙力,金骨人魔覺得應該對他有大用.

金骨人魔必須抓緊時間,先去吸那些唐家人的骨頭.

一陣黑風掠過,潮濕的通道中,又回複了平靜.

前邊唐靜驚慌失措,奔進那大廳之中.大廳之中的人等此刻是一片混亂,這些唐家人受道種壓制,都是比較遲鈍的,可是因為他們腦中道種大不一,又決定了他們遲鈍的程度.

那些家伙有的已經反應到抓起風車車,過去將凡人一般的風車車看管起來.而有些家伙,卻更加遲鈍,根本都沒反應過來,還端著大碗,等著喝大銅鼎里邊的白沸散呢.

唐靜奔進大廳,連忙喊道:"大家快逃啊!老魔頭下來了!"

唐靜喊完,看著那一個個癡癡呆呆還沒反應過來的一干唐家人,她只覺得一股無力感升起.若是這些人都正常,還可以安排他們布陣,抵擋金骨人魔一陣.可是現在這樣,這些人根本一點作用沒有.

正在此刻,一陣怪笑,黑風呼嘯而來.黑影一閃,一個全身黑袍,面目被白色紗布包裹的人影沖進大廳,出現在古銅大鼎面前.

金骨人魔,已經來到!

金骨人魔卷著的黑一松,把昏死的李子超扔出來.他隱藏在紗布縫隙中的黑色眸子一掃眼前,目中頓時有貪婪之色,怪笑聲又一次響起,"古神血脈!這是古神血脈!我這次升成玉骨人魔,甚至感悟法則,成就准天神,都是有可能的!"

"哈哈,哈哈!"金骨人魔放聲大笑.那些本道仙國出來的唐家人,都是有著道種,而道種又是稀釋的古神血液,所以讓金骨人魔誤認為古神血脈,也是很正常的.

"老魔,你看這是誰?"一聲清脆的嬌斥,一條衣倩影出現,她手中握著一把雕龍的發釵,另一只手揪住一個脖子上鎖著鐐銬之人.

出現的正是唐靜,她用發釵抵著風車車的脖頸,一雙眸子倔強的看著金骨人魔.

風車車被罪仙索拿住,根本一點反擊之力都沒有.不過他話的功能卻沒有受影響,他驚慌吼道:"師尊,救我,師尊,救我啊!我可是一直都為您盡心盡力……"

"你住口!"金骨人魔怒喝一聲,冷道:"你這混蛋,若不是我提前趕來,這兩萬多古神後代的骨頭是不是都要被你吸了?你也可以成為金骨人魔,和我分庭抗禮了,是不是?"

風車車沒想到早被師尊看透心思,他卻不能承認.連忙哭喊道:"不是啊,師尊.不是的,那定位的骨狀標記,是被他們搶走扔進火中燒掉……"

"看來你真的很衷心?"金骨人魔冷哼一聲,指著那大鼎道:"根據我和你的約定,我在三天後到達,而這白沸散也應該在三天後煮成!你如何解釋這煮成的白沸散,還已經放到這里,這些人個個都端著碗!你以為為師是瞎子不成?"

風車車聽完,面如死灰.不如如何的應對.

唐靜也覺得形勢不妙,本來想用風車車威脅一下老魔,可人家根本不在乎.

不過此刻,卻又聽老魔道:"但是畢竟你是我徒弟,我還是要保你活命."

唐靜心中一喜,道:"想要我活命,你就先把李道友給我送給來,然後,放我們離開!還有……"

"哈哈!"金骨人魔哈哈大笑道:"姑娘你的要求真不少,你覺得風車車那賤命可以換這里任何一個人嗎?"金骨人魔的笑聲驟停,又道:"我所謂的保他命,就是告訴他一句話!被罪仙索鎖拿住的人犯,只有鐵獄山大堂上才可以決定處死,所以徒弟,你在沒上堂之前都是安全的!丫頭,你可以刺刺看!"

哈哈哈!溶洞中,又響起金骨人魔的放聲大笑.

那邊唐靜手握的金釵猛然下刺,果然,當真的要刺破風車車的皮膚的時候,就有一道淡淡銀色光膜出現,不讓金釵刺下!

唐靜心中冰涼,放開風車車,吼道:"鐵獄山,你們這是什麼混蛋規矩!"

金骨人魔放聲大笑,伴隨著唐靜的失聲怒吼,其中又有風車車松了一口氣的聲音,交織成一片.

不過此刻卻有一個不高的影子出現在溶洞大廳的門口,一個姑娘脆繃繃的聲音回答道:"這是為了保護人犯的利益,防止抓錯人,或者有敗類獄卒陷害人犯,同時也是禁止獄卒濫用罪仙索以及將罪仙索用于私仇.這是鐵獄山獄卒規則第二條的規定,被罪仙索鎖拿者,在上堂之前,罪仙索保證其安全!"

眾人扭頭看去,只見大玉的身板出現在溶洞門口!

那邊風車車哈哈大笑道:"那就是,我不會死了!你們打吧打吧,反正我不死."

可大玉的聲音又響起來,"鐵獄山獄卒規則第一條,鐵獄山獄卒當于服從為第一要務!獄典服從仙主,所有獄卒服從獄典!哼,你居然敢冒犯葉獄典的女兒,我保證你必死啊!"

風車車笑聲嘎然而止,跌坐在地,突然又想起什麼,嚎啕道:"師尊救我!"

金骨人魔哧道:"好了,你被逐出我的山門了."金骨人魔完,又道:"鐵獄山的,既然你來了,好吧,我賣你個面子.你把我那孽徒和你們葉獄典的女兒帶走,大家就此揭過,你看如何?"

金骨人魔雖然是南部星域的蠻荒仙君,距離鐵獄山遙遠的很,不過他也是不願招惹鐵獄山,所以並不想得罪大玉.

唐靜一聽,要丟下這里的唐家人,她如何能同意,連忙道,"不行!"

大玉也道:"老魔頭,除非你讓我帶所有人走,否則此事沒那麼容易揭過."

給讀者的話:

感謝各位的月票,太感謝了!還有保底月票的,都幫幫蠻吧!謝了!

上篇:二一五二 手撕仙器     下篇:二一五四 對拳就對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