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一六六 如此毒計  
   
二一六六 如此毒計

"這金骨人魔的洞府倒也隱蔽."聲音響起,一個青衣人影和一個衣纖柔身影站在了一座山包之外.

原來,這個山包並不在葉空他們事先去的那個星球,而是在那個星球的衛星之上.要不是葉空從金骨人魔記憶中得知這些,還真的很難找到他的巢穴.

葉空從金骨人魔記憶中得到記錄,當然知道這門口禁制的種類,也知道破除方法.

"這種禁制叫做強力自爆陣,如果用強力進攻,那陣破之時,陣中一切都會被炸毀,一般很少用作洞府外陣法.只有金骨人魔這種瘋狂無道之輩,才會如此布置."葉空完,抬手一指,放出滅神光,並不是全力攻擊陣法,而是用滅神光攻擊陣眼.

"哦."唐靜點點頭,又問道,"既然洞府強行被人攻擊,那就是有危險了,我看這種陣法很不錯,為什麼你很少有人當做護府陣法呢?"

葉空笑道,"是傳承.很多仙人都希望自己的仙術能夠後繼有人,有的仙人離開洞府云游再不回來,有的仙人長期閉關最後坐化府中,有的仙人飛升上界留下空府一座……他們都希望會有後來人能夠發現他們的洞府,繼承他們的衣缽."

"原來如此."唐靜點頭,可是想想又問道,"那竟然這些仙人如此希望有人繼承,又為什麼喜歡把洞府建在偏僻隱秘甚至凶險之處呢?建在醒目的地方豈不是更容易被人發現?"

"醒目的地方?"葉空失笑,"雖然那些前輩希望有人繼承,可是他們等的是有緣人,而不是隨便一個人就可以.甚至還有些前輩臨死都要在洞府中布下對未來之人的一些考驗,只有通過考驗的人,才能繼承他們的衣缽……"

到這里,葉空的雙目突然迷離起來,仿佛目光穿透了幾百數千年,口中悵然歎道,"當初我在青冥谷中,不是如此麼?"

看著葉空的表突然變得深長,唐靜的心中不由得又浮起一種感覺,好想了解一下這個人他的曆史,他到底是如何走到現在這一步的,中途又發生了什麼.

"爹,給我講講你的故事好不好?"唐靜突然開口道,出以後她都沒意識到自己已清晰地叫出了爹.

葉空心中正突然想起的是當年那塊五行令上的詩文,"大道分陰陽,紫滄射天琅.到底是什麼意思,天琅又是的什麼?"葉空突然琢磨這個,卻被唐靜一聲爹驚醒.

葉空收回思想,開心笑道,"那好辦,等會從這離開,一路上爹就給你講講."

唐靜這才意識到她剛才竟然不知不覺就叫出了爹,不過她和葉空一樣都是爽快人,低頭笑了笑就回複正常.

一會以後,滅神光已經將陣眼射出一個大洞.葉空心念一動,開口喝道,"光皮,你個膽鬼,你早就醒了,怎麼不開口呢?"

原來此刻葉空早就感覺到光皮的清醒,這家伙是在對戰善吞的時候清醒的,不過他膽啊,趕緊又吞了一塊冥參,繼續閉關,眼下才又一次醒來.

"主人主人,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解釋……"

唐靜看見這個又丑陋話又啰嗦聲音還有些沙啞的家伙,先是嚇了一跳,不過隨後又笑了.

葉空冷哼道,"我就沒指望你這個膽鬼幫我,,閉關三十多年,幾轉了?"

"三十一轉."光皮出,不由得有些得意.雖然三十一轉冥王在冥界也不能怎麼樣,可是三十多年達到如此的成就,那就算出類拔萃了.

"恩,不錯.好了,你就去跟我把這陣法內部的仙玉偷出來."葉空點頭吩咐.

光皮大為郁悶,"主人,您怎麼能讓一個強大的三十一轉冥王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呢?"

"你進不進去?"葉空佯怒一瞪眼,嚇得光皮屁滾尿流,連忙鑽進了陣法上邊的窟窿.

唐靜都是在旁邊偷笑,沒想到自己老爹除了嚴肅之外,還是挺有意思的.

等光皮取了陣法上的仙玉,沒一會,失去仙力支撐的陣法就消失了.葉空帶著唐靜走入陣中,很輕松的就找到了洞府中的金骨種子,藏在一個很隱秘的地方.看來金骨人魔能活那麼大歲數,還是很謹慎的!

葉空找到種子的時候,發現幸好來得及時,種子已經長大,已經有大半個身體長出來了.本尊自爆,所以全靠那顆種子上的力量,長出金骨人魔的本來形狀,大約要半個月時間,葉空若是遲來幾天,長好他肯定就逃了.

現在的金骨人魔因為力量微弱,長出來的是銀骨人魔.如果種子生長出來的是金骨人魔,葉空不定就讓魂螭霸了他的身體.可是現在成了銀骨人魔,要變成金骨人魔還要不知吸多少活人之骨.

葉空不願做這種喪天良的事,干脆直接將沒長好的銀骨人魔一掌拍成齏粉,讓他永永遠遠徹底的死亡!消失于仙界.

至于那塊金骨人魔用來修煉的玉柬,玉露換骨仙訣,葉空也成功到手.

半天以後,一道七彩云劃破湛藍的天宇,又一次鑽入茫茫無際的蒼冥中.

……

葉空從蠻荒星域回來了!

雖然仙界之中沒有什麼電話手機,可是有了仙劍傳書,消息還是傳遞的非常之快.加上各大仙府分布在全仙界的無數報網,葉空回來的消息,第一時間就傳輸了出去.

五天以後,仙云包裹的西陵星,就已經得到消息.

西方仙帝府,一個無比巨大的白玉雕像聳立在眼前.此雕像高達萬丈!不是高樓,而是如同一座通天的巨大山體,立在西陵星上.

雕像塑造的是一個英姿勃發的馬臉男子,目光深沉,威嚴.這個雕像以前是沒有的,是前任仙帝彭霸天留下,立在這里並不是好看,而是其中具有通天徹地的威能,誰要進攻西陵星,就會受到雕像中封印的神威的攻擊!

神威攻擊!天神留下的力量!彭霸天這是震懾想動他後代的敵對勢力,同時也是要告訴大家,我彭霸天還沒死,不定哪天就下來了!

不過雖然立著帶有神威的塑像,可是塑像下邊住的人,卻並沒有什麼安全感.

"怎麼辦,怎麼辦?葉空回來了!"大殿之上,穿著龍袍的彭文考驚慌失措.

下邊的那些仙將仙丞也是驚惶失措.原先西帝手下還是有些厲害的仙將,不過西帝為了兒子能坐穩龍椅,那些仙將早就被殺被抓,剩下的全是和彭文考一樣的無用之輩.所以聽葉空回來,大殿之上,人人色變,亂成一團.

"臣有一計!"一個仙將出來道:"陛下,我看不如給那葉空送去仙玉千萬,姿色仙女十萬,各種奇珍異寶萬車……"

這人還沒有完,彭文考大怒,"你這是什麼破計,你這是向葉空俯首稱臣的投降行徑!"

那仙將連忙道:"陛下,非也!其實我是想用這些東西,消磨葉空的意志!所謂金錢迷人眼,美人傷人神.那葉空得到金錢美人,定會沉迷于此,每日只知尋歡作樂,既不修煉也不問政,不出百年,中央星民不聊生,人人怨聲載道,到時候我們出兵,一具將其殲滅!"那仙將的口水飛濺,義正辭嚴,大手一揮,仿佛已經將那葉空斬于馬下.

完,還問道,"不知各位以為此計如何?"

一種仙將仙官由衷贊道,"甚妙!"

"此計之毒,天下少有!高,實在是高!"

"我看不如多送點,再加一倍!仙女還要我等親自挑選最漂亮的!讓那葉空五十年就亡國!"

高台之上,彭文考聽的幾乎要暈倒,這種"毒"計,虧你們想得出來!你們不如弄點仙女來消磨我的意志!

上篇:二一六五 再次出發     下篇:二一六七 換人迎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