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一七一 惡婦去死!  
   
二一七一 惡婦去死!

南帝領域,南明星外,二十八萬里處.

這里有一片漂浮的碎石星帶,不過這里的碎石卻是非常穩定,而且石塊又是無比的巨大,倒似漂浮在蒼冥中的數塊陸地,正是一個蒼冥行走的歇腳之地!

所以,南帝府的官方主航道就從這里經過,而那些行走的航道的蒼冥商隊,也在這里繳納稅費,暫時歇息,甚至就在這里將貨物脫手.

不過今天這里,卻是有著一份異樣的忙碌.

"通知所有商隊,從航道走,大航道留出,近幾日會有重要人物經過,特別注意一個青衣男子,駕著七色云,帶著一個衣女子.如有經過,立即請入迎賓館……"

碎石星帶某塊巨石上的一間酒樓中,一個滿臉橫肉相貌魁梧的男子大馬金刀的坐著喝酒,此人穿著明晃晃的仙甲,顯得霸氣十足.而對面兩個也是穿著仙甲的仙將卻是一臉討好之色.

聽見外邊兵士聲音,一個討好的副將開口哧道:"不就是歡迎那個姓葉的,用得著給他臉麼?哼,上次我們派人幫他,最後還生出嫌隙來了,真是可恨!"

那魁梧男子也是滿臉嫉妒,點頭道:"那個家伙只不過運氣好點,想不到最後竟然成為一方仙帝了,真是走狗屎運."

兩個副將頓時義憤填膺,道:"韓將軍您就是運氣不好,否則何至于現在只是一個仙將,若是早生個幾千年,和仙主陛下等人拜了把子,您也是一方仙帝呀!"

魁梧男子聽人奉承,開口大笑,不過口中卻是謙虛道:"哪里哪里,休得胡.我不過是個上等羅天上仙,連仙君都不是,談什麼仙帝,出去,豈不是笑掉別人大牙?"

那兩個副將也是跟著笑,突然一個仙將低聲道:"韓將軍,我們都知道,其實你的實力已經遠勝于一般的仙君了,只是將軍您怕人妒忌,又怕被各大仙帝聯壓,所以這才使用秘法,硬壓修為……"

"胡八道!"那魁梧的男子卻是頓時大怒起來,站起來怒道:"外邊那些胡亂語你們也信?哼,若是聽見軍中有流傳,我必定治你們大罪!"

那兩個副將頓時嚇得面色發白,連忙告罪.

正在此刻,那魁梧男子卻是眉頭一挑.下一秒,一把造型普通的仙劍光影像條船一樣,橫在他面前.他抬手從中撈出一塊光玉柬,一看……

"何方鼠輩,好膽!"最後兩個字,幾乎是要把牙齒咬碎一般,傳出咯噔咯噔的聲音.完,身影一晃,就出了酒樓.下一秒就傳來巨大的吼聲,"所有將官聽令集合,有人欺到咱們大門口了!"

而在酒樓中,兩個副將卻不知發生了什麼,疑惑的對視一眼,其中一個歎道:"又沒打聽出來."

另一個道:"這韓文龍果然粗中有細,芷凝仙子交的任務好難啊."

之前一個道:"不管了,我們先去看看發生了什麼,能讓他如此大的火氣."

那魁梧男子正是一品仙將韓文龍,他一聲吼完,也不等後隊,自己一個人就駕云,一頭鑽進蒼冥之中!要這韓文龍也是奇怪,人家人到中年三大喜事,升官發財死老婆.他倒是好,官升了,財發了,可是不但不想老婆死,反而更加寵他那個丑老婆.有人他是要報恩,有人他是被丑老婆管純了,還有的他的丑妻某方面比較強大,讓他不能自拔……總之,他為了這個丑妻做了不少壞事,得罪了不少人,不過卻沒人敢當面他,現在整個南帝府的仙將基本都尊稱他老婆為師母.

當韓文龍駕云趕到時,剛好看見最令他肝膽俱裂之事.只見一條冰龍纏住他老婆的龍筋打神鞭,而另一只巨大到堪稱恐怖的火鳳,正對著他老婆吐出一口烈火!

這正是唐靜和惡婦的戰斗!

時間回到一會之前,當唐靜取出一根九品的仙器簪子,又取出一根十品的仙器簪子以後,現場一片安靜.那簡健朗等人張大了嘴,幾乎把下巴都掉到地上!身邊那個喜歡捋須的專家級長老也不由得停下捋須,口中不斷道:"不可能!不可能!十品仙器只有仙帝才有,她算是什麼仙帝?"

不過到這里,那簡健朗卻是猛然想到什麼,扭頭猛地看向那個背著巨劍的青衣男子,驚呼出口,"是他!"

隨著簡健朗一聲是他,已經有更多的人認出此人是誰!

不過此刻最郁悶的是那惡婦,本以為是兩個窮鬼.想當年那個害死她女兒的一家子也是那麼的窮,可是現在卻一下拿出兩件厲害的仙器!不過後悔已經來不及,那只有迎戰吧,不定殺了此女,自己還可以得一場造化呢!

不過等真的打起來,惡婦才發現,仙器相差的實在是太遠了!人家兩件寶物,都比她的打神鞭要強,最重要的是,對方那條冰龍也不知道發什麼瘋,總是使出同歸于盡的殺招,拼的打神鞭是步步後退,連反抗之力都沒有!

而那只火鳳更是強大,根本不是她能夠招架!幾招下來,惡婦就已經吃不消了,不過讓她當眾認輸,她也丟不起這個臉.更何況,當初的仇恨讓她知道,就算認輸也是沒用的.

所以她干脆把心一橫,使出血祭之術!用血祭之術強大打神鞭,同時,她又取出一塊圓形盾作為防禦仙器.她知道,要打她是肯定打不過唐靜的.不過她還有希望,那就是消息已經發出去了,沒一會她男人就會出現了!

"哼,到時候,一定要你們死,奪到你的兩件寶物!哼哼,那我就有十品仙器用了!"惡婦想到這里大爽,又貪婪的看著那只巨大的火鳳,幻想著自己肥胖的身體騎在火鳳的背上……

她的血祭之術倒也有用,竟然勉強撐了幾分鍾.就在形勢越來越危急的時刻,就看見遠處一道遁光飛速射來!遁光中,一個聲音如同天雷滾滾,"道友且慢動手,有話但無妨!"

唐靜聽到這個聲音知道誰來了,心中仇恨更是熊熊燃燒,抬手一指火鳳道:"火元素之力留著干嘛,惡婦,去死!"

那火元素之火是葉空給火鳳的,可惜火鳳自己不能生出.所以它不到厲害的敵人不會用,省著呢!象今天這個惡婦,早晚是死,何必浪費火元素之力?

不過主人吩咐,它也顧不得節省了,抬起鳳頭,張口發出一聲悅耳鳳鳴,"嚦!"隨後,對著惡婦,噴出一口金色的火焰!

那火焰之強,火焰顏色,全部是圍觀者生平僅見,都嚇得面如土色,連忙後退,暗道,如果自己是那惡婦,根本無法抵擋此火!

確實,此火一下裹住惡婦身前盾.只是瞬間,一件還算不錯的盾仙器.就被燒的失去蹤跡,連渣都不留!下一刻,火舌又對飛車和上邊的惡婦卷去.

惡婦這才知道死就在眼前,面色大變,嘶聲喊道:"將軍救我!"

韓文龍看見唐靜明知他來還下殺手,頓時怒極,暴喝一聲,"死死死!你們都給我死!"巨大的吼聲,讓現場所有人都心神激蕩,仿佛他的吼聲中,有一種魔力!而這種無形的魔力,如同一把尖錐,刺向唐靜秀發披散的後腦!

上篇:二一七零 秀發如瀑     下篇:二一七二 八道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