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一七六 聽我說完  
   
二一七六 聽我說完

仙帝專用的飛車,果然奢華,雖然葉空也有自己的仙帝飛車,可是這內部設施和擺設,就相差甚遠了.

車里寬敞無比,各種設施,哪怕最不起眼的,也是仙界最名聞瑕爾的家族出產,堪稱仙界各種名牌奢侈品薈萃!

唐靜哪見過這些,東看看,西摸摸,很感興趣.

"你女兒一出現,仙界的男仙人恐怕都要改換口味了."芷凝仙子吩咐完出發,走進飛車,開玩笑道.

"看你的,她就是個孩子."葉空笑笑,從窗口看看兩側威武站立的十萬仙兵,又笑道,"仙子這迎接儀式真是隆重,嚇得我以為仙子要給韓文龍報仇呢."

葉空這就是試探性的話了,芷凝仙子還是老樣子的豪爽,也沒繞圈子,開口道,"那韓文龍把持南帝府百萬仙軍,對我從來是陽奉陰違,要不是我爹的原因,早就整治于他.這次又暴出他刻意壓制修為,居心笸測的真相,就算你不殺他,我也要想辦法消滅隱患的!"

"原來這樣,那你倒是應該謝我了?"葉空開口笑道.

"那女子謝謝葉大俠了!"芷凝仙子裝模作樣行禮,大家都是哈哈一笑,要芷凝仙子還真是個可交的朋友.

芷凝仙子又笑著問道,"葉大俠,有件事女子很奇怪,那就是,那韓文龍為何非要演示他的金石師符刻,而你為何又死活不允?難道那符刻那麼可怕嘛?"

到這里,唐靜也大感興趣,丟下手中器物,跑過來道,"是呀爹,我也很奇怪,話,我當時真的很想看看那符刻到底有多大的力量呢."

葉空哈哈一笑道,"其實我之所以不讓他演示,而我又堅持不看,那並不是因為符刻讓我害怕.而是他用心之險惡,生平僅見!"

芷凝仙子奇道,"我見他拼命想演示符刻之威,心中雖有好奇,可我實在猜不透他用心,他目的何在呢?"

葉空道,"他大概知道,葉某在下界畫制靈符出身,這一輩子愛好沒有什麼,但是卻對這些符文刻畫大有興趣."

"而他一邊演示,一邊出其好處,甚至還有我想不到的強大之處.葉某本來就有興趣,心中自然就想要了解,而他又他了解的只是皮毛.那我就更加的想要了解這些符文的全部,更加的向往!"

到這里,芷凝仙子和唐靜都是點頭,別葉空,她們那時都是非常想要得到仙術密籍,得到那些神奇的符文.

"讓你感興趣,又如何是心思歹毒呢?"唐靜奇道.

"他讓我感興趣,隨後,便會當我之面,將那符文的最後記錄毀去!金石師,仙界已經完全失傳,我看見那些符文的神奇,卻又得之不到,連參祥一遍的機會都沒有!這會成為我一生的遺憾,而成為我道心上的一個缺口!"

"此事輕則讓我耗費多少歲月尋找金石師傳承,重則讓我經常都有遺憾,每當快要突破,這遺憾就會跳出來,毀我道心!"

"原來如此!"芷凝仙子算是懂了,想不到這的事件之中,卻有著如此險惡和深遠的用心!

那韓文龍反正要死,不如臨死在敵人道心上留一道破綻,以後某天不定這破綻就要了葉空的命!至少也讓葉空瞎耽誤一些時光,他韓文龍死的才不虧!

唐靜卻是又道,"爹,可是我覺得,不定他不是這樣想的.不定他是想演示一下,如果你看中,他就用這些符刻之法,換你饒他一命."

葉空微笑搖頭道,"不可能,我已經感覺到他開始預備自飽了!他那時死意已絕,顯然那最後的符刻就在他腦海中,甚至在那之前,他就已經從腦海抹掉這塊記憶,防止我強行抓住他搜索記憶!"

"是這樣,那符刻之法什麼的,就徹底失傳了麼?真可惜,否則我都想學習一番……"唐靜遺憾的道.

芷凝仙子笑道,"看!沒破壞老狐狸的道心,卻把狐狸的道心給破了."

葉空也是哈哈一笑道,"其實能站在仙界最高的金字塔頂端之人,哪個不是道心無比堅定之輩?只是可惜,不知道什麼是該自己的,什麼是不該自己的,盲目追求,追求一些本不該自己得到的東西,最後反而道心被毀,甚至喪生隕命!"

到這里,芷凝仙子抬頭道,"葉仙帝似有所指,恩,難道的是我爹?"

看著芷凝仙子面帶微笑,烏溜溜的大眼明亮注視,葉空心,這就來了.眼睛往窗外一看,飛車正走在十萬仙軍形成甬道的最中段,怕是回答不慎,歡迎儀式就要變成一場鴻門宴了!

不過葉空卻並不緊張,第一,以他的修為,再來十倍,又有何懼之?第二,更重要的是,葉空心中無愧,自認對得起朋友.

這錢有仁三番四次想陷害葉空,雖然葉空反擊有力,可是許你陷害,不許我反擊,這是何道理?

另一個,錢有仁最後被種下奴印,這也不能怪葉空.這不是葉空種的,是他自己多行不義.

最後錢有仁已經覺悟了,把乾坤袋脫給葉空,只要把紫色令牌給女兒,其他都送予葉空.

當時況緊急,讓葉空發誓也沒來得及.當然了,葉空有靈魂鍛台,發誓也是白發!其實剛才韓文龍想要臨死破壞葉空道心,因為靈魂鍛台,他也是白算計.

葉空因為不願暴露這些,所以才根本理都不理韓文龍.

韓文龍的事不多.就錢有仁的乾坤袋和紫色令牌,其實葉空把這些占為己有,又有誰人知道?

錢有仁的那些寶物不,光那個令牌……那是多麼珍貴的機會!仙帝都要拼死爭奪的!

葉空覺得,自己千里送來,已經問心無愧!想當初,他得到幽魂仙草,芷凝仙子幫他照顧蔡辛,芷凝仙子告訴他本道仙國……葉空相信這次以後,就算已經報答了!

仙人講究的是內心清淨,不欠別人的,還清造化,才能達到修為的最高境界!

想到這里,葉空一抬手,將錢有仁的乾坤袋取出,放在桌上,此袋他根本沒有打開,甚至還有錢有仁的仙識留存!

看見此袋,芷凝仙子微笑的臉色頓時凝結.錢有仁離開仙府三十幾年,誰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不過芷凝仙子最近卻打聽到,錢有仁當初打聽過本道仙國,甚至還派了人!

所以芷凝仙子一直都懷疑老爹進去了,而她又告訴葉空,葉空也進去了.兩人在里邊厮殺起來又怎麼辦呢?

那葉空向來行事不留,如果把爹殺了,那自己不是害死父親的混蛋嘛?芷凝仙子心中怕什麼,卻是來什麼,看見熟悉的乾坤袋,眼前一黑,幾欲暈倒,口中怒吼一聲,"好你葉空,枉我把你當朋友,千里迢迢告訴你洪夢妮消息!你就是這樣對我?你答應我不傷害我爹的承諾呢?來人,布十萬殺機陣!"

隨著芷凝仙子的一聲怒吼,車外,那些列隊整齊的仙軍,頓時行動起來,一個蒼冥大陣,瞬間布置完成!

而車中葉空卻是一動不動,面色見不到一點慌張,道:"芷凝仙子,你等我完,大家是戰是和,悉聽尊便!".

上篇:二一七五 迎接儀式     下篇:二一七七 袋上仙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