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一八零 東帝的隱秘  
   
二一八零 東帝的隱秘

五天以後,東緣星某處.

只見這里花團錦簇,彩蝶紛飛,宮娥穿著鮮亮的衣服,來回奔走,嘻嘻哈哈,一副熱鬧非凡歡快的景象.

遠處牆大的喜字,讓人看見都有一分幸福的感覺,仿佛一個歡樂的源泉在傳遞快樂的能量.

在這一片喜意中,玉石鋪就的道走來兩個身影.這兩人一個是中年男子,一個是年輕男子,一左一右,笑意盈盈,不出的和諧默契.他們雖然都是沒有穿正式的龍袍,不過那便服之,卻是隱隱繡著的暗龍,更是彰顯了他們的身份.

竟是兩個仙帝!

左邊中年威嚴的,自然就是東方仙帝司空仲平了.他留著五綹長須,面孔威嚴中又有仙風道骨,要他當年也算是仙界著名的美男子呢.

而右邊的年輕仙帝雖然不夠威嚴,不過相貌也是不差的.最讓司空仲平滿意的就是,那雙有些半癡的眼睛,這次竟然清明如斯!

這就是新任的西方仙帝彭文考了.要不是司空仲平仔細觀察一番對方的氣息,實在找不到破綻,司空仲平幾乎要以為此子換了人呢.

"想不到這里竟然能得到東帝伯父的同意,文考真是心里開心.以後我們東西兩大仙帝領域相互融合,相互呼應,仙界何事不成?"彭文考豪氣大發,一番慷慨陳詞,完,話鋒一轉,又用一種謙遜的口氣道:"當然了,文考年紀尚輕,又剛剛繼任仙帝,很多事都處理不來,所以大事還要伯父拿主意啊!"

彭文考完,司空仲平大喜.一是喜在自己以後勢力范圍大增,二是喜在這彭文考確實好像聰明了許多,也更加的會話了.看來,彭霸天臨走的時候,使用了什麼秘法把兒子弄聰明了.司空仲平心里這樣想到.

兩人一路行來,當走過一座竹橋,猛然的,就看見彭文考眉頭一挑,停下腳步!接著,又後退幾步.然後,又前進幾步.

看見彭文考的動作,司空仲平先是一驚,隨後手捋黑須,笑道:"賢侄,發現了什麼?"

彭文考道:"過了這竹橋,就來到了另一片空間!要不是兩邊的仙力有那麼一點的差距,恐怕就連在下也根本感覺不到呢!"

"哈哈!"司空仲平哈哈大笑,道:"賢侄先退出來."他帶著彭文考退到竹橋一側,抬手一招,就看見對面光影變動,竟然浮出一個畫卷來,那畫卷,一座宮殿,燦爛輝煌!

而再看面前,竹橋對面竟然是一片空蕩蕩的水面!什麼都沒有!

"果然設計巧妙,通過竹橋,就進入了畫中的宮殿!而且,景色配合默契,周圍的光影也是協調無比,恐怕一般仙人,根本無法發現其中奧妙,進去轉一圈也不會發現是進入的畫像之中!"

彭文考不由得開聲贊歎.

"何止一般仙人看不出,我告訴你,至少要達到仙君境,才能感覺到這里有一幅畫!"

司空仲平這一,彭文考頓時心中大慌.要知道他並不是真正的彭文考,而是化妝成彭文考的姬樓,也正是因為姬樓早已超過普通仙君多多,所以他這才發現了秘密.

姬樓心,不好,自己太過賣弄,萬一被司空仲平發現,那如何得了?

不過司空仲平卻根本沒懷疑他,而是笑道:"雖然你沒達到仙君境,不過你畢竟見識的西帝寶庫中的寶物眾多,你的見識彌補了你修為的不足,你我猜的可對?"

姬樓心,你都幫我想好解釋了,那我就不想了,連忙道,"對對對,伯父目光如炬!"

司空仲平被他奉承的心中很是快活,又好像考女婿一樣的問道:"文考,那我問你,你可知這畫卷是什麼寶物?又可知為什麼我要讓你在這畫卷中迎娶若蘭?"

彭文考搖頭道:"恕侄愚鈍,我倒是沒看出這畫卷是什麼寶物."

司空仲平笑道:"這是一個身外空間,雖然尺寸不大,可是卻是一個充滿仙氣的身外空間,古流傳下來,現在的仙界不多了!這是我這次送給你的禮物."

身外空間,又是充滿仙氣的身外空間,這東西現在在仙界是不多了.想西帝寶庫,就是一個身外空間,只是比這幅畫大一些罷了.而東帝能白送一個身外空間,彭文考也是覺得大為滿意.

完這個,東帝哈哈一笑,又道:"那文考,現在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可知道我為何讓你在此身外空間中娶若蘭?"

若是原先的彭文考必定癡癡呆呆,不過現在的彭文考那是姬樓扮的,當然要聰明的多,頓時明白了,但是也不明.微微一笑道:"大概是伯父想讓侄的洞房花燭夜更加難忘,更加輕松些!"

"哈哈,哈哈哈."東帝司空仲平頓時哈哈大笑.

意思很明確,等這個空間認主以後,里邊的一切,就盡在彭文考掌握了!到了洞房之時,彭文考想叫煉若蘭光身子就光身子,想偷偷的看煉若蘭在干什麼都可以,而且煉若蘭還不知道.另一個,因為是彭文考的身外空間,所以就算彭文考實力不濟,煉若蘭也不能傷到他!甚至都不能反抗!就算是叫喊再大聲,那也傳不出來.

所以東帝就是這個意思,到了成親之夜,讓煉若蘭和彭文考在里邊,盡的享受.

等兩人無恥的笑完,東帝司空仲平又道:"賢侄果然聰明,我猜當初是你害怕超過你爹風頭,這才故意裝傻,你對!"

姬樓心你倒是真的自以為是,不過這樣最好.于是他只有憨憨笑道:"這樣都被伯父發現了."

司空仲平佯怒道:"這樣的身外空間都送給你,你還叫伯父嘛?"

彭文考連忙雙手拱起,行禮道,"婿見過岳丈!"

司空仲平這才捋捋黑須,表示滿意,點頭道:"其實賢婿我送你畫卷並不只是為了讓你在新婚之夜痛快一番,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還有另外的原因!"

不待彭文考問起,他走在前邊,緩緩道:"根據最新的消息,葉空已經從南明星出發,發瘋一樣的象東緣星趕來!雖然一般況下,他是肯定趕不及的,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所以到時候,你就把畫卷收起,讓若蘭呆在里邊,你隨便帶她到哪里過新婚之夜都成,總之這樣葉空就找不到她了!"

"原來還有這個用."彭文考連忙點頭,不過又有一個事,他實在是不明白,開口道:"岳丈,您如此幫我,實在是讓文考感動,只是文考又實在是想不明白,岳丈為何就與那葉空水火不容?好像他也並沒有太得罪您?就算有當年您大女兒之事,您也沒有理由如此幫我.要知道,那葉空很快就會接任仙主,您巴結他要比巴結我好."

"還有,如果您是為了我爹許諾的那枚神格,可是您也沒確定答應我爹,就算您不把若蘭嫁給我,只要護我平安,到時候我爹還是會兌現承諾的……所以我想來想去,還是想不明白."

司空仲平一愣,回頭看看彭文考,目中有冷酷無閃過,冷道:"其中原因,日後你自知!其實幫你不為其他,也不是因為我和葉空有過節,就因為若蘭恨你!不要再問了!"

以姬樓的聰明,也想不通司空仲平話中是什麼意思.

給讀者的話:

今天就三章了,連續幾天萬字,蠻休息兩天再給大家加更!

上篇:二一七九 怎麼這麼快     下篇:二一八一 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