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一八一 無道  
   
二一八一 無道

紫竹林中,白色的煙靄,在清緩氣流的帶動下,緩慢的流動.身臨其中,感覺這便是甯靜祥和,毫無爭端的真正仙界一般.

在紫竹林中鳥的咻咻叫聲中,一個非常曼妙的身影出現在紫竹林的縫隙中.若是此刻有人經過,肯定會發現這是東帝府的正牌公主,朵朵仙子!

不過朵朵此刻並不是很放松,而是有點緊張,左顧右盼,心翼翼,等感覺周圍確實沒人,這才吐吐舌頭,沿著紫竹林中的道,踏著地面的輕柔煙霧,跑著奔向紫竹林深處.

紫竹亭中,琴音繞梁.一個傳著紫色輕衫的動人身影正在拂動面前琴弦,她側身斜坐,有些慵懶,卻更有風.

"若蘭姐姐,不好了不好了."不急不緩的琴樂之聲終于被朵朵的驚呼所打斷.

"是朵朵妹妹呀,何事如此慌亂?莫非是……"煉若蘭回頭菀一笑,開玩笑道:"莫非是每日祈禱有效,葉空來了?"

"哪啊!"朵朵匆匆忙忙趕來,道,"是彭文考那個蠢貨加混蛋來了,大象兄,我看見他就討厭!"朵朵咬牙切齒的道.

煉若蘭也是非常不喜歡彭文考,還打過他嘴巴,聽這一,俏臉聲寒,道:"他來跟我有什麼關系?"

朵朵歎道,"跟你成親呀!要不是這個,我能有這麼驚慌嗎,也不看我這個正牌公主平時是多麼的淑女."

朵朵的玩笑並沒有讓煉若蘭有任何的開心感覺,她頓時臉一片蒼白,驚慌道,"這可如何是好."完,一把抓住朵朵的手道,"朵朵,你這可怎麼辦呢?"

朵朵心中頓時有一種異樣的感覺,一把甩開煉若蘭的手,後退兩步,面帶怒色,喝問道,"你是何人,竟敢在這里冒充我若蘭姐,你想死不成?"

那煉若蘭卻是一臉無辜,奇道,"朵朵,你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我就是你若蘭姐啊!"

"你少來!我若蘭姐雖然外表文靜,可是心智堅定,向來很有主張,怎會臨陣大亂,還抓住我的手問我怎麼辦,這是不可能的!"

"呵呵,想不到東帝府出名的不喜歡動腦的丫頭現在也聰明了."紫竹亭中,那紫衣的煉若蘭哈哈一笑,身體一晃,竟然扭曲了,越來越細,一道紫影,倒像一把彎曲的奇特仙劍.

"縹緲無定劍!"朵朵面有恨意,終于認出了那煉若蘭竟然是縹緲無定劍所化!

"是呀,哈哈."慢慢化成的劍影中,有女子的聲音傳出,"看來我裝的還是不象,不過我只是一個劍中產生的靈體,能裝到如此地步,我覺得還是蠻象的.朵朵姐,你覺得我的演技怎麼樣?"

"我管你演技怎麼樣?"朵朵怒斥一聲,又問道:"若蘭姐到底被你弄到哪去了?"

"我能把她弄到哪去?"縹緲無定劍苦笑道:"主人叫她去談話,估計就是和她談成親的事."

"那我也要去."朵朵著就要往外走.

不過那劍靈卻是飛過去,擋在朵朵面前道:"朵朵公主,主人了,誰也不能打擾他們."

朵朵怒道:"讓開!"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話音之中,那劍影又是一個扭曲,化成一道紫色的繩索,將朵朵的身體死死勒住,不讓她行動一步.

朵朵怒吼道:"你這混蛋,你快點放開我!"

那縹緲無定劍卻是更從繩索一般的身體放出很多觸手,將朵朵的身體勒的凸凹有致,完全不能動彈,劍影的聲音才又一次傳來,"朵朵公主,您就別添亂了!別人不知道主人的秘密,可是我知道,我也知道主人如此對待煉若蘭,都是因為你啊,朵朵公主!要不然,此刻受罪的是你啊,你就別管了!"

聽了這句,朵朵頓時全身大震,目中閃過恨意,"難道爹還在煉那個無道?"完,她又使勁搖頭道:"不可能,你騙我,他不是已經感悟時間法則,他還要練那個無道干什麼?"

劍靈的聲音傳來:"你以為法則是那麼好感悟的?哼,要是真的感悟到時間法則那麼強大的法則,主人早就和洪仙主一樣,去天神訓練營去爭奪神格去了!"

"原來都是假的,他竟然騙我,他騙了天下人!"朵朵驚呼出口.

其實朵朵經常都在想,老爹既然感悟到時間法則那麼強大的神格,為什麼不去天神訓練營去爭奪一個神格回來,而是想辦法去跟西帝索要,原來,東帝根本就沒感悟什麼法則!

就算感悟了,也只是很垃圾的那種,不了台面的!他必須要再去修煉無道,得到更強大的法則!

而無道之恐怖,朵朵是清楚知道的!

東帝府中,另一處宮殿.

"若蘭,我知道你對我有怨氣,這麼多年,一直讓你禁足,我知道你怨我……"青紗帳簾之後,司空仲平的聲音傳來,他輕歎一聲,道:"可那我也是非得已,想當初葉空還沒仙界的時候,我可曾禁你的足?"

站在階下的煉若蘭也是心中感慨,剛來仙界的時候,司空仲平確實是真的把她當女兒一樣,就好像親身女兒一樣的寵愛,可是慢慢的就變成了這樣……

煉若蘭抬起俏臉道:"爹爹,女兒在下界是個孤兒,雖然蒙師尊夫婦寵愛,可畢竟不是自己爹娘,來到東帝府也確實感受過父女親."煉若蘭頓了頓,又道,"可是弄到現在的地步,都是爹爹一意孤行……"

煉若蘭外表文靜,內心堅定,話也是如此,直是司空仲平責任,讓帳簾里那人埡口不出話.

煉若蘭又道,"不過,就算到此刻,女兒也沒有完全的恨爹爹,大家還是有緩和的余地.我早年聽到消息,葉大哥已經成為一方仙帝,想必爹爹也能滿意……"

煉若蘭此刻還是想的和司空仲平緩和.那司空仲平卻是哈哈笑道,"女兒啊,你消息還是不靈通啊,葉空這次從本道仙國回來,據已經得到十萬天道經認可,不日就可以登仙主大位,做我司空仲平的頂頭司啊!"

聽司空仲平開玩笑的口氣不像往常那種針對葉空的緒,煉若蘭秀眉一挑,心中疑惑,不過也為了葉空能有此成就,而感到欣慰.

司空仲平繼續道:"看見葉空有出息,本帝的心中也是非常的快慰!想當初本帝看不起他,不過因為他是個下界來的窮子,又覺得他脾氣太臭,怕他日後給我們東帝府帶來災難,這才不同意你們的事……"司空仲平著,口氣變得更加的和善,道:"不過現在好了,他有了出息,現在衣錦還鄉,又來到我東帝府親自提親……"

聽到這里,煉若蘭也是不由得心中激動!

來仙界好幾百年了,終于,這就要想見了麼?

看見煉若蘭激動的樣子,再想到不久以後她失望和絕望的樣子.司空仲平心中一陣的痛楚,不過痛楚過後,他又是一陣開心!無道,不就是要讓親人遭難,然後自己痛苦,最後達到無無愛的地步麼?看來此事搞好了,自己就能感悟到無法則!

想到這里,司空仲平更開心了,道:"不過本帝一下轉變風格,面子過不去,這樣,你進入這幅畫中等待,等今天晚,我讓他進去就行……"

上篇:二一八零 東帝的隱秘     下篇:二一八二 成親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