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一八二 成親之夜  
   
二一八二 成親之夜

星空之中,靜謐浩瀚.不時有一道流星一樣的光點,在星空中一閃消失.這正是蒼冥星空中的隕星,隕星是行走蒼冥的人最怕遇到的.其不但來得快,而且速度非常之快!

極速加巨大的質量,帶來的沖撞,哪怕是仙界最好的飛車,都吃不消!

所以在蒼冥之中,誰遇到隕星,那是只有自認倒黴的.

而在此刻,卻有一道驚鴻一般的光線,眨眼之中,就從天際極其遙遠處飛速射來!那種速度,簡直已經快到想象的極限!

如果用另一個時間最快的光速來作比,眼前這"隕星"的速度簡直比光速還快十倍八倍!

蒼冥之中,正好有一個商隊在行走.看著猛沖過來的七色光點,那個駕駛飛車的仙人已經驚得目瞪口呆!

"快!快開仙陣!不!已經來不及了!快棄車逃命!"

混亂的飛車,慌亂的仙人,大家都沒命的呼喊!只要被那隕星撞,這飛車,必碎無疑!里邊之人,必死無疑!

不過那隕星來的實在是太快,幾乎是一瞬間,甚至話的時間都來不及,就已經到達了面前!

"天亡吾也!"幾乎所有的仙人都是一聲悲呼,自己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別人在蒼冥中經常來往都沒事,自己難得走了一回,就要命!

不過就在此刻,只見那七色的光球,居然在飛車面前一個盤旋,打了個轉,偏開飛車,從飛車身邊檫肩而過!

那些閉著眼的仙人等了半天,周圍鴉雀無聲.這才睜開眼,一看自己沒死,再看周圍的人已經都石化了一般,連忙開口問道:"大哥,剛才是怎麼了,你們為何如此表?"

那些人這才清醒過來,驚呼道:"剛才,那不是隕星,竟然是個仙人!仙人居然有如此的速度!太快了!我還沒聽過一個仙人可以駕著腳踩云在蒼冥中以這種速度飛行!"

那邊人道:"是啊,我也沒聽.莫非,是界神人?"

旁邊頓時有人哧道:"什麼神人,剛才那七色光,一看就是中帝的七彩云!我看剛才過去的,那是中帝葉空!"

"哦,怪不得這麼快,原來是最近風頭最勁的中帝陛下!那可是傳中的人物啊!"

不知何時起,曾經的仙界偷渡客,混子,此刻已經成為了仙界的一個傳奇!

東緣星.正是傍晚.

東方仙帝領域,一向都是平和甯靜之地,不但景色好,而且星球仙人們心態也很悠閑,爭氣斗狠的事比較少,吃吃喝喝溫泉就比較多,整個一個繁華享樂之地.

不過在東帝府附近不遠一家酒樓中,卻有幾個穿著皂色捕快服裝,帽插鳳癡飛翎的官差樣人等,正在心急火燎的喝茶.喝茶講究甯靜,可是他們卻是火燒屁股一般,眼睛不停地望窗外瞄,甚至還有的口中嘀咕,"怎麼還沒到,來不及了呀!獄典大人,您可快來!"

東帝府整個都被陣法覆蓋,在外邊想要居高臨下觀察內部,那是絕對不可能.不過在這茶樓之,卻是可以看見東帝府的一個後門口.可以看見那里進進出出,車水馬龍,繁忙不堪,觀看門外繁忙,也可以想象府中的熱鬧!

雖然事突然緊急,葉空來不及調兵遣將.不過東緣星倒是有不少鐵獄山密字號的暗樁,他們早幾天就已經得到傳,已經開始做了些准備工作!所謂暗樁,那就是隱在暗中!不過此刻事緊急非常,這些暗樁都換了珍藏已久的鐵獄山官服!

暗樁的頭領正是一個名叫羅東的漢子.

"東哥,你,如果獄典大人趕不過來,那我等又如何是好?"一個暗樁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

"啪!"那羅東一巴掌拍在桌,怒道,"那有什麼好問的,當然是沖進去!我們鐵獄山獄典大人的老婆,怎麼能被別人霸占?若是讓其得逞,我們所有鐵獄山的暗樁獄卒,那不如全跳進滅仙之水中,死了痛快!"

旁邊的人等也是氣憤非常,道:"羅頭領的不錯,這種事不但是葉大人的恥辱,也是我們鐵獄山百萬年的恥辱!葉大人來不及到,我們就沖進去攪局!拖延他的時間!"

剛才問話之人歎道:"你們真是……這不是一般人家辦喜事,這是東西兩位仙帝!別人怕我們鐵獄山,可是他們不怕!若是東帝一怒,殺了我們,就跟捏死幾只雞一樣的輕松!"

"你害怕就滾!我們鐵獄山沒有你這樣的孬種!"羅東一拍桌子,目中看著外邊,目光閃閃道:"只有我們鐵獄山欺人,沒有被人欺的道理!就算是仙帝家,也一樣!"

夜色沉沉,仙帝府中卻是寶光大方,燈酒綠,賓朋如潮.雖然時間比較匆忙,不過仙帝嫁女,還是有不少的知名仙人駕到,送賀禮,跟東帝西帝拉拉關系.

畫卷寶殿中,一間布置的喜氣洋洋的婚房里,一個動人的身影,正憑窗深坐,俏臉帶粉,目色似喜似憂.煉若蘭已經坐在這里好久了,她的心中是歡喜的,照東帝,這是給她和葉空辦的婚典,按照規矩,洞房前是不好見面的……不過煉若蘭從來不是一個蠢人,她清楚的知道,好事來的太快,太突然了!

但是回頭又一想,東帝的也有道理.葉空現在就要做仙主了,東帝以後都要敬畏他,沒有道理再得罪葉空?

所以煉若蘭一直心中有兩個聲音在交戰,一個是相信東帝,還有一個是懷疑這是一場騙局!

"暫且相信……若是來的別人……我必爆體而亡!"

獨自深坐的佳人唇中,終于吐出了一句話!此刻,她面容堅如剛玉,蔥手的指節都因為捏緊而發青!她已經下定決心!

煉若蘭坐在窗口的場景慢慢的變,出現的是彭文考冷笑的臉.他已經將畫卷收做他的身外空間,其中哪怕一只螞蟻走動,他都能清楚,更何況是煉若蘭這一句話呢?

"哼!你想死,沒那麼容易!"彭文考心中幾乎要放聲大笑!若是真正的彭文考,不定還不會這麼開心,而眼前的彭文考,是姬樓變化而來!

姬樓對于葉空的恨,那是真正的恨,深仇大恨!其實起來,姬樓也是和葉空一樣的人,恩仇心很重!姬樓如果放棄仇恨,不定可以生活的很好,不過他就是無法釋懷!張九德對葉空是仇人,可對姬樓卻是超過親生父親的恩人,所以姬樓就如同葉空當初一般,不管對方有多麼強大,定要,報仇!

不過姬樓又和葉空不一樣,葉空不會牽連無辜的人.可姬樓卻是不管,心中暗道:哼,你葉空最愛的女人,很快就要被我姬樓搞,哈哈,就當收回點利息先!

與此同時,在東帝府後邊的某個陰暗房間,里邊卻傳出一聲自自語的歎息:"若蘭,我將你從下界帶來,當作女兒養,對你傾注慈父之愛……然後再讓你被人浮辱,讓你痛不欲生,最後你爆體而亡……我這個父親是多麼的痛心……"

聲音就在越來越痛苦低沉的時候,卻突然又癲狂起來,笑道:"太痛心了,太好玩了,就這樣,我的無道,就成功了!"

給讀者的話:

晚還有……

上篇:二一八一 無道     下篇:二一八三 中帝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