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一九七 發現真相  
   
二一九七 發現真相

姬樓的仙識掃過東帝府的後宮,入眼的,竟然是一片血腥之色!

就在一會之前,姬樓進入畫卷之前,後宮還是一片的安靜祥和.可是這轉眼之間,那些宮女侍衛,全部倒在血泊中!

做下這些的,真的是司空仲平嘛?

正在姬樓心中思量的時刻,他的眉頭又是猛地一挑!仙識本來只能觀察附近的一片區域,其他地方都是被陣法阻擋的.可是這時,後邊陣法竟然轟地一聲被撕裂,一個女人披頭散發的狂奔而出!跟著從陣法中跑出的,是一個中年男子,五綹長須,他大手一揮就已經抓住了那女仙人的後頸,死死掐住她的嗓子……

"是黎影汝仙君!"姬樓心中再次震驚,被司空仲平掐住的竟然是對其死心塌地的黎影汝仙君!這東帝開始屠殺自己人,簡直是瘋了!

"陛下,我對你忠心耿耿.你要我死,我心甘願,我早已愛上陛下,請陛下讓我自裁就是!"被掐住嗓子的黎影汝掙紮道.

司空仲平冷笑道:"親友愛,多麼愚蠢的事!你跟我那麼久,居然還是那麼愚蠢,你該死.我就是要拋開這些枷鎖,讓你自裁?不行.我就是要親手殺了所有的人,才能達到真正無的地步!"

黎影汝沒想到自己忠心耿耿那麼多年,最後連個自裁都得不到,她雙目中也有些瘋狂,吼道,"你這個瘋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二十多萬年前,你修煉無道把你老婆和兒女都殺光了,最後不也沒成功?哈哈……"

黎影汝放聲大笑,司空仲平怒不可遏,吼道,"你怎麼知道?"

黎影汝又瘋狂笑道,"你當年殺了所有知人,可是你卻堵不住天下人的嘴.我給你預一下,你這次依然不會成功!"

"不可能!"司空仲平最怕人這樣的話,頓時勃然大怒,雙目中怒火一閃,直接出手,黎影汝頓時香消玉隕,身首異處.

"無道,真是無道……"姬樓看的心中發毛,再用仙識去掃東帝.發現那家伙剛殺了黎影汝,卻又抱著尸體悲痛欲絕.

"瘋了,這個家伙肯定已經瘋了."姬樓趕緊收回仙識,司空仲平剛才緒激動中沒有意識到,若是被他發現,恐怕自己就危險了.

"想不到那司空仲平多少年前就已經殺光家人,還把知人全都殺完滅口,那我……"姬樓突然覺得無邊寒意從心中升起,知道這樣下去,下場必定不妙!

"逃!只有趕緊逃走!"姬樓怕司空仲平的仙識放出會發現他,趕緊一步又踏進畫卷之中,他心中砰砰亂跳,自自語道:"趁著司空仲平忙著殺家人,我還是趕緊逃走!離開這里!"

姬樓完,抬頭又看看亮著燈的宮殿方向,目中又一次閃過凶厲,自自語道:"美人,我現在還來不及搞你,哼哼,等我到安全的地方,再好好的跟你痛快痛快!"

完,姬樓大部走出畫卷,抬手一招,將畫卷收起,逃向東帝府大門方向.

再葉空.他是清清楚楚的聽見"彭文考"的自自語,頓時,他剛剛放松的心,就是猛地一揪!就好像一只手,無的揪在他心尖之上!

而與此同時,彭文考離開,帶走畫卷,卻帶不走葉空.葉空只覺得眼前光影一閃,周圍景色大變,竟然是一片湖面之上!

抬頭看,彭文考收起裝著煉若蘭的畫卷,走過竹橋,化成一道光影,匆忙逃走……

"不要!"才平靜下來的葉空,頓時又陷入了癲狂的狀態.

剛才他曾經屈服,他跪地哀求,他雙目流淚流血.他哀求的是司空仲平,他希望司空仲平可以放過煉若蘭;他哀求的是彭文考,希望彭文考可以看見他,聽見他的聲音;他更多的哀求,是哀求老天垂憐,再給他一點機會……

剛才彭文考的退走,讓他大喜,讓他以為老天開眼!可是,事並不是那麼好,當彭文考回來,葉空才發現,並不是老天開眼!

等待煉若蘭的,是更大的折磨!

看著彭文考化成的光影消失,葉空雙目帶血,仰頭嘶吼一聲,"我錯了!"

"勝利,哀求不來!"

"幸福,哀求不來!"

"命運,也哀求不來!"

"時間法則,又如何?時間法則也只是一種力量!再,就算無法戰勝,也要一戰!"

"甯可戰死,也不跪著哀求!"

葉空一聲聲吼出,全身有黑色的戰甲緩緩浮現,戰甲上神秘的花紋,就好像藤蔓植物在攀爬,爬滿他的全身.若是和上次對戰本道仙王相比,此刻戰甲上的花紋,更清晰!

仁王甲現在已經到達了第二形態,浮現出以後,就在神格的催動下變大,越來越大!

"我錯了!我怎麼能試都不試,就認輸了呢?我要用全部的力量,來擊破這法則!就算不成功……"葉空在變大中,依然放聲嘶吼,"就算不成功,我也要全力一試!"

葉空頃刻間,已經變大到百丈身高!

"不夠,給我大!"葉空雙目帶血,又是大吼一聲!

這片虛幻的空間中,葉空已經變成了一個頂天立地的黑甲巨人!就在他繼續變大的時候,他的頭頂感覺到了什麼!竟然,好像頂住了天花板!

"這是怎麼回事?"葉空癲狂的心中,猛地一驚,就好像一盆冰水澆在頭頂,頓時清醒了不少!

"如果是時間法則,那我就算變大到蒼冥中,也不會有阻礙!如果是時間法則,那我剛才看見的彭文考成親豈不是昨天?如果是時間法則,司空仲平為什麼不去天神訓練營,而是在這里練無道?"

想到這里,葉空頓時心中一片明鏡一般!

"我給他騙了!所有人都給他騙了!這根本不是什麼時間法則,這就是一個陣法!一個虛擬的和真實一模一樣的陣法!這里也不是真實的東帝府,而是第七層!"

葉空明白了這些,不再等待,手中已經取出色的神劍,口中大吼道:"戰神一刀,給我破破破!"

……

東帝府後宮最深處.仙帝寢宮,此刻到處都是鮮血和尸體,仿佛人家地獄一般.

寢宮最內,一具衣著奢華的無頭女尸橫陳在門口.屋內,穿著龍袍的司空仲平正抱著一顆腦袋,哭道:"我與你成親二十萬年,你更是為我生下朵朵,我對你是萬分喜愛,只是這夫妻之,正是無道最要斷絕之……從此以後,我司空仲平無無愛,心中沒有一點愛雜念,很快就能感悟法則……你讓我痛苦吧,我越痛苦我就越是無……"

正在他哭得很投入的時刻,面色就是一動,猛地抬頭,臉上哪有什麼痛苦之色,一片猙獰,"想不到那彭文考現在還真是成了聰明人,居然可以不急著洞房急著逃走?哼,多虧我將畫卷讓你作為新婚住處,那東西一移動,我就有所感覺!逃走?想壞我大事,沒門!"

那邊,彭文考逃到後宮門口,才發現後宮和外殿中間有一層禁制,此刻禁制被鎖,無法逃走!

不過姬樓這些年也跟**仙主那學來的不是一招兩招,也得到過一些物件.只見姬樓抬手一掏,竟然取出一本青色的書卷!書的古樸封面上,竟然寫著三個字,"傳送書!"

PS:蠻祝大家人節快樂啊!哈哈,感謝斷無殤和燭的打賞,也不知有沒道友打賞個人給蠻呢?嘎嘎!蠻邪惡的笑,人就算了,月票多幾張,蠻就多謝了!

上篇:二一九六 磨難     下篇:二一九八 一劍破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