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二零一 團聚  
   
二二零一 團聚

此刻,東帝府後宮.

東帝司空仲平正被法則之紋保護,大家只有看著他得到法則的力量.巨門帝君的殘念身體也只能等著.

姬樓看見葉空一步進入畫中,他心中稍安,暗歎自己努力了這麼多年,竟然還不是葉空的對手.

不過姬樓的韌性到也是無比的強韌,雖然知道自己不如葉空,倒也沒有絕望,心中暗自想到:沒有關系!只要活著就有希望,何況自己還有一個超級強大的幫手不是,若是實在不行……哼哼.

想到這里,姬樓眼中透出一絲瘋狂.不過瞬間,又恢複了正常.他回頭看看司空仲平,暗道自己還是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姬樓一抬眼,就看見之前被司空仲平一把拍散的傳送書.要離開這里,最好的辦法當然是使用傳送書.姬樓快步走過去,想要從那一堆拍的稀爛的廢紙屑中找到一兩張能用的.

不過很遺憾,剛才司空仲平那一擊實在太給力,而那本傳送書又實在太爛,姬樓竟然連一個完整的頁面都找不出!

"太晦氣了!"姬樓怒罵一聲,一腳踢開那堆廢紙.

可這個時候,卻看見剛走進畫中的葉空又退了出來!

姬樓心中頓時就是咯噔一下,心莫非是葉空臨時改主意了?想先殺了自己?

若是葉空此刻要殺姬樓,那還真是不費什麼勁.不過葉空也不知道他是姬樓,還以為是彭文考!葉空一向覺得彭文考和自己不是一個檔次的,還有和西陵仙子關系又不錯,所以也沒想殺他.若是知道這是姬樓,葉空也不會放虎歸山了.

那葉空又是為什麼退出來呢?是因為這畫卷不但認姬樓為主,其中還有司空仲平設下的隱藏禁制!葉空走進去心中一想,萬一彭文考把畫卷一收……雖然葉空也不怕,可是總歸麻煩不是?于是葉空甯可遲幾分鍾見若蘭,還是先將畫卷換個主人為妙!

葉空這一出來,一眼就看見"彭文考"在那翻廢紙堆呢!

姬樓看葉空出來,連忙露出彭文考式的憨傻笑容,站那老實的一動不動.

葉空也不理他,大手一抓,將畫卷抓來,抹去上邊的仙識,又找到司空仲平留下的隱藏禁制,很輕松的煉化……不過葉空的心里卻在琢磨:這大象兄三番四次和自己為敵,這次若不是自己及時趕到,若蘭就要被他侮辱.自己雖然饒他一命,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決不能讓他如此的輕松逃走!

這時,葉空已經弄好了畫卷,他將畫卷重新放在一個偏遠的位置,臨鑽進畫卷前,葉空衣一揮,一道青光落在姬樓的面前,葉空的聲音傳來,"你的傳送書毀了,用我的吧!"

葉空完,就走進了畫卷,在葉空看來,以大象兄的智商肯定是入套無疑了,可是葉空怎麼樣也沒想到……外邊的不是彭文考,是姬樓!

畫卷中的宮殿,一身大婚衣,頭頂鳳冠的煉若蘭根本不知道外邊發生了那麼多的事,她還在靜靜的等待.幾百年都這樣等過來了,還在乎眼前一會?

加上,以司空仲平的身份,根本不應該對她謊.所以這個晚上,最幸福和輕松的,倒是煉若蘭.不過她也不知道她今天晚上,經曆了多少的危險!

當然了,煉若蘭也不是傻大姐,雖然她聽不見外邊也看不見外邊的事,可是此刻夜已深,葉空還不來……這已經讓她感覺到一絲不正常的意味!

"葉大哥,難道我今夜的等待,等來的又是一次絕望麼?"煉若蘭自自語,美眸中那點希望的火焰漸漸熄滅,抬頭望著寒月.

月色清寒,而目中之月,更寒!

正在煉若蘭開始絕望的時刻,她的秀眉突然就是非常細微一挑,根本不能為人察覺的一挑.

"腳步聲!"對于仙人來,六識都是遠超常人的!耳朵的聽力也是落針可聞,毫厘不差!

這已經不是她今夜第一次聽見腳步聲了.剛才,一會之前,她就聽見有人緩慢的很有心思的走來,接近門口,那是一個陌生的腳步聲.

煉若蘭不敢放出仙識,也不敢回頭望……她已經等待了太久,她不想讓自己絕望!

不過好在,那個陌生的腳步聲,突然就快速離開!

而這一次,又一個腳步聲,來了!越走越近,正在接近洞房……而那聲音,竟然似曾相識,畢竟,五百多年過去了!

"是葉大哥麼?"煉若蘭絕望的心中,一下就湧起了火焰!那是希望的火焰,就在最最絕望的時刻,她心中的火焰,從未熄滅!

而這火焰也是支撐她等待到現在的,唯一力量!

那腳步聲越走越近,已經來到了洞房的門口!從煉若蘭的角度來,只要她回頭,就可以看見來人!或者,放出一縷仙識掃一下……

"要不要回頭?"此刻,煉若蘭心頭如同梅花鹿輕輕撞擊,從那個腳步聲,她已經感覺出,至少有六成以上的可能是葉空!五百多年,還能記得當初本來就沒聽過幾次的腳步聲,已經很不簡單了!

五百多年,沒有白等!人,可怕的不是等待,而是不確定的等待!不過當真正等到的時候,越是不確定的等待,就越是讓人欣喜若狂!

煉若蘭已經幾乎無法控制緒了,從背後看,就能看見她肩頭的微微顫動.那是呼吸加重,緒激動的反應!

"不行了,我不能等待了,我要回頭!"就在煉若蘭已經無法克制回頭的沖動的時刻,卻發生了一件讓她意想不到的事!

"啪啪啪……"那似曾熟悉的腳步聲,竟然調頭離去!

瞬間,煉若蘭的心就好像從飄搖的天空中掉進了深深的谷底,又似一盆冰水澆透,淋得她全身冰涼!

"我聽錯了嘛?不是葉大哥,只是一個路過的侍衛?還是,葉大哥看我不回頭,他生氣了……"一瞬間,思緒紛飛,就連一向堅定無比的煉若蘭,此刻都患得患失了起來.

不過當這些魂亂的思緒充斥她的腦海,卻又有一個聲音響起,堅定無比的道:"不會的,我相信葉大哥!他不會為了不回頭這種事而生氣!要不,就是剛才我聽錯了;要不,就是他突然想起了更加重要的事!既然愛一個人,就要相信他,相信他的能力,相信他的堅持,相信他……一定會來!"

想到這里,煉若蘭心中一片平靜,她微微揚起秀氣的下巴,抬頭看著天空的寒月,清涼的雙眸中,又浮起了希望之火.

"葉大哥,不用急,我相信你會來,一定會來!哪怕再有五百年,一千年,我等得起!"

正在煉若蘭心中浮起這樣的念頭,雙目中卻是猛然一亮!

只見一朵七彩云,緩緩飄浮起來.從窗口看去,剛好看見,那片七彩云半遮星月,云上一個男子,很年輕,他沒有穿龍袍,只是一身青衣,閑閑散散的站在云上,倒似一個不著調的魂魂……

接著一個不著調的聲音傳來,"涼風有信,秋月無邊.今夜月色正美,我駕七彩云而來,不知姑娘可有閑暇……"

浮現在煉若蘭眼前的是,靈藥山下,一個才剛進入煉氣期的最低階的修士,目含堅定道:"等我出頭,一定會駕著七彩云,來靈藥山提親!"

那一刻,煉若蘭笑得如同春花綻放,目中卻有淚水滾滾流出,這是幸福的淚,不用擦.

正在此刻,又聽云上那不著調的人唱道:"我已等待了千年,為何良人還不來……"

給讀者的話:

終于團聚了,蠻很開心,大家都很開心吧,那就把月票贊助來吧,蠻謝嘍!

上篇:二二零零 法則之紋     下篇:二二零二 先殺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