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二一零 到底去哪了  
   
二二一零 到底去哪了

兩個月後,東緣星,東帝府外河之上.

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湖面波光粼粼,碧波蕩漾,那閃閃的水面下,又有無數的魚在來回的嬉鬧,游來游去,不出的輕松自在.

此刻,一艘精致無比的寬大畫舫緩緩行來,若是湖面上有其他船只定會趕緊驚呼避讓.因為那畫舫上,印著東帝府的標志!

畫舫之上,歌舞升平,自有各色的仙女宮女在露天的平台上展現絢爛的舞姿.而在畫舫中,又有不少大神仙,手拿晶瑩透亮的酒杯,來回盤桓,尋找合適的對象聊天.

在這大規模酒會的一角,幾個穿著嶄新鐵獄山獄卒衣服的仙人,也端著酒杯,其中一個道:"成為鐵獄山正式的獄卒,是我等夢想之事,此刻夢想成真,多虧了羅東當初帶著我們闖進東帝府,我們敬他一杯!"

中央如同眾星拱月一般的羅東笑道:"其實當初哪想到這麼多,就是一股熱血而已.起來,要感謝的,不是我羅東,而是葉仙帝!"羅東對著天空一抱拳道:"要不是葉仙帝恩典,我們這些沒有後台沒有前輩的草根暗樁,哪有機會成為正式的獄卒,哪有機會得到鐵獄山的重點培養,哪有機會來到這樣的盛大酒會?我建議,大家敬葉仙帝一杯!"

"來來來,敬葉仙帝!"

不遠處,又一波人在互相的談論.

"聽沒有,黃石星馬家的家主被押解到鐵獄山了!他當初就喜歡巴結東帝府,這下好,吃個喜酒被抓,他可真夠倒黴的."一個相貌富態的員外打扮的羅天上仙道.

另一個留著山羊胡子的仙人哈哈大笑,"誰叫那子自己不長眼,非要去司空仲平那吃喜酒,還跟我,這次一下可以巴結兩個仙帝,誰知……"

眾人都是哈哈大笑起來,興災樂禍的表,不而喻,紛紛道:"以前都是黃石星的黃仙丹壟斷東帝領域的療傷藥市場,剛好這次,我們白石星黑石星紫石星幾家終于有了出頭之日!看來仙丹市場又要重新瓜分勢力范圍!"

幾家歡樂幾家愁.每當仙界的勢力范圍發生變動,總是有不少的商號因此倒台,又有無數的商號豎起,互相的競爭,隨著司空仲平的倒台,東帝領域內的各種商品的大家族又一次面臨洗牌.

而在不遠處,又有一撥人,是幾個年輕的仙人.

"你們,那司空仲平到底是傳送到哪去了?那可是在億萬仙人的注視之下使用的傳送書!弟當日也是親眼所見!"一個白衣仙人低聲道.

另一個黑衣仙人也湊過來道,"是啊是啊,按那東帝如果是傳送到仙界任何的角落,這兩個月過去,他也應該修養好了,也應該有動靜,莫非……真的去了傳中的天神訓練營?"

那白衣仙人驚道:"如果這樣來,那司空仲平豈不是定有一日會殺回來?那我等今天來參加葉空設下的慶功酒會,日後豈不是要遭受司空仲平的瘋狂報複?"

其他幾個仙人聽了也個個變色,道:"不好不好!這慶功酒會,是慶祝擊敗司空仲平之功,我等什麼都沒做,不能要這功勞!否則日後司空仲平回來,秋後算賬,我等那可是要遭大殃!"

"愚蠢!"旁邊一個相貌儒雅的年輕仙人端著酒杯走過來,道:"我覺得你們討論的,都不在點子上!真正重要的,是東帝使用的那本傳送書,為什麼會扔在地上?是誰扔在那里?又是什麼原因扔在那里?這些才是事的關鍵!"

眾人一聽,紛紛陷入沉思.而其中智慧過人者,卻突然驚醒,道:"你們有沒有聽見當日葉仙帝最後的那句話?顯然,葉仙帝是知道那本傳送書的,也知道通向哪里,不定,這是英明睿智的葉仙帝給司空仲平故意設下的圈套!"

"哦,原來如此,大有可能!"眾人全部明了,紛紛點頭,對那後來的年輕人行禮,道:"不知這位道友."

"在下養蟲星的簡健朗,當日和葉仙帝也有一面之緣,只是可惜沒趕上當日的大戰!這次跟隨南帝府芷凝仙子來到東緣星,順便看看東帝領域的養蟲生意."

眾人全都互相寒暄,那白衣年輕仙人更是問道,"那我還是想問一下,簡兄可知,司空仲平到底傳到哪里去了?"

簡健朗苦笑道,"這個問題,估計只有葉仙帝自己才知道了."

此刻,巨大畫舫的後側,某個平台,一身青衣打扮的年輕男子正在坐在一個板凳上,頭頂蓑笠,手拿一根釣竿,正在悠閑垂釣.在他的身邊,有一個溫柔淡雅的美麗女子,也是一不發,坐在一張的板凳上,一雙妙目帶著微笑,只是看著那個垂釣的男子.

又是一會,那男子終于忍不住了,怒道:"喂,你看了兩個月了,天天看,還看不夠嘛?"

"你這賊,還是那壞脾氣,動不動就莫名其妙的發怒."後邊女子微笑著走上來,站在青衣男子身後,將手輕輕放在他肩頭,柔聲道:"六百年不見,當然看不夠,別兩個月,就是兩年,二十年,二百年,又哪有看夠的一天."

聽著身後柔聲妙語,青衣男子苦笑道:"其實我也不是發怒,只是我們都是仙人,聚少離多,經常都要閉關,一牆之隔卻是幾百年不見,我怕這樣會影響你的修為啊!"

後邊女子笑道:"不用解釋,我又沒有怪你.若是別人,不定會責怪你莫名其妙發怒,可是我不會.因為我知道,其實你不是真的發怒,也不是生氣,而是你這個人太過固執和堅強,有時候想兩句溫柔關心的話,你又不出口,最後就變成了發怒一般,所以我只當你關心我,又怎麼會生氣?"

"知我者,還是若蘭啊."青衣男子長歎一聲,抓住肩頭的手,看著湖面,苦笑道,"當年我娘也是這樣看我,最後還被我訓了一頓,唉,你我這脾氣,怎麼就這樣呢?"

背後煉若蘭緩緩將身體靠在他背上,滿臉幸福道:"你也不用刻意去改了,只要愛你的任都會懂,也都不會怪你."煉若蘭到這里,又想到了什麼,道:"你你娘,我倒是想去拜見一下你娘.還有啊,我還想見一下師傅師娘,那麼多年不見,也不知他們……"

煉若蘭著眼圈就了,不下去.

葉空笑道:"上次不是跟你了,你師尊煉凡塵和師娘都已經來到仙界,還有我娘,這些人你都很快就會見到!"

煉若蘭頓時驚喜,"很快?難道你這次慶功宴請了他們?"

"這倒沒有,沒有這麼快."葉空笑笑道:"至于何時見到,等會我出去宣布了一個消息,你就會知道了."

正在話間,朵朵和葉凝等人走了進來.唐靜改名葉凝以後,也跟隨芷凝仙子來到東緣星,跟朵朵等人都混得非常熟.她們的手中,正拿著繡著金龍的長衫,芷凝仙子道:"吉時快到了,也不知你要宣布什麼."

葉空哈哈一笑套上仙帝長衫,旁邊朵朵還是忍不住問道:"葉大哥,你我爹真的不會有事?他到底傳送去哪了?"

"放心吧,不會死的,可是就不會害人的!或許有一天,你還能見到他."

上篇:二二零九 意想不到的好地方     下篇:二二一一 我要成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