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二一二 信不過  
   
二二一二 信不過

天庭中,一個中年無須的男子正在面對空曠的仙主高台發呆.

後邊一個穿著金甲的天庭仙將大步走來,他身的仙甲跟隨著走動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感覺非常的威武,他走到中年男子背後,抱拳道:"葉總管,剛才收到消息,中方仙帝葉空將要在半年以後,在天庭舉辦婚禮.屬下以為,葉仙帝這樣宣布是極其不妥的……"

那仙將還沒完,天庭總管葉鎮豪就轉過臉,笑道:"妥!有什麼不妥?"

那仙將還是堅持道:"就算葉仙帝得到洪仙主的賞識,就算他在仙界風頭正勁,可是也不能在我們天庭舉辦他個人的成親儀式!我們這是仙主呆的地方!不是哪個仙帝都能來舉辦成親儀式的!"

看見那一本正經的仙將,葉鎮豪淡淡一笑,"毛頭子,你懂什麼呀.葉空這是在宣布,他即將來天庭接任仙主之位了!要不然他一個仙帝來天庭辦什麼婚禮?我猜他時候想到婚禮那天再宣布接任仙主,這樣可以有個雙喜臨門的效果.另一個,還有半年時間,他可以安排中方仙帝那邊一攤子事……"

到這里,葉鎮豪面色一暗.其實他哪里不想弄個仙帝玩玩,現在空出幾個仙帝之位,他怎麼會不想?不過看葉空的意思,並不想將東帝和南帝之位轉給別人.至于葉空的中帝之位,到時候多半是交給另外的人,也不會落到他葉鎮豪的頭.

所以葉鎮豪剛才看著仙主寶座發呆,心中就在琢磨這事.但是雖然心中略微有些不爽,可是葉鎮豪還是忠心無比的.要知道,當初洪仙主飛升,留下萬界天眼和仙主詔,就是信任葉鎮豪能公事公辦!

葉鎮豪還是一個能秉公的人.

"啊!"那仙將這才明白,原來葉空宣布在天庭辦婚禮是這個原因.他驚道:"那他是得到了十萬天道經的認可了?"

"那是當然."葉鎮豪笑笑點頭.

仙將這才恍然大悟,又道:"葉總管,也不知道那葉空是不是好伺候,外邊都他脾氣壞的要死,發火就發火呢."

葉鎮豪笑道:"別聽外邊亂,葉仙帝不是那種人."

消除了屬下將的擔憂,葉鎮豪倒是又有些擔憂起來,看著將離去,他自自語道:"自從當初接到洪仙主令,重建天庭.現在所有重建都完備,可是天庭最最重要的設施,本源海卻是還不能恢複,唉,我各種方法都用了,還是沒辦法,看來到時候只有實話實告訴新任仙主了."

與此同時,仙霧籠罩的西陵星.

西帝府後山,山腹中,閉關密室.清藍色好像水霧氣的陣法中,一個一襲白衣仿佛一朵白蓮花般的女子,一雙美眸緩緩的睜開,尖尖的手指中正捏著一只明亮的光玉柬.

"他,要成親了……"那女子目光幽幽,看著面前的山壁,仿佛要將那山壁看穿透,一直看到……不知何處.就這樣,女子眼睛看了好一會,口中竟有喃喃的了一句,"一次娶那麼多位嬌妻……"

到這里,又是長久的停頓.

又不知過了多久,山腹之中卻只有一聲輕歎,"罷了,不要去想了,有些事埋在自己心中就可以了."話音之中,那雙動人的眼眸緩緩合,高高的胸膛起伏兩下,又回複了平靜,她又仿佛是山腹中的一朵白蓮一樣,靜靜的修煉,與世無爭.

還是與此同時.在仙界北部,不到天庭的一處空間,一座邊是監牢,下邊是半圓星球的奇特星體,正是仙界最森嚴的地方,鐵獄山!

一道道一層層,刻滿符文的鐵柵欄;一個個神態緊張,整齊有序的獄卒來回巡邏.鏡頭穿越過一個個的審案的公堂,又穿過那可怕的滅仙之水形成的湖泊,又通過層層的好像電梯一樣的黑幕,最後,來到了一把巨傘照著的巨大地洞之中.

"嘎……吱!"那亙古不變的聲響,提醒著來人,這已經來到了鐵獄山最森嚴,最嚴密的天字號牢房!

在最外層好像窨井蓋一樣門口看守的,是一個駝背的老者,耳目都有些失聰.不過今天,看見來人,他渾濁的雙目還是明顯的亮了一下.

"是紀新嘛?你,你不是外出闖蕩的?怎麼又回來了?是不是外邊太難闖了……快,來來來,讓我看看."老聾看見紀新回來,那是分外的高興,問寒問暖,問紀新在外邊的事.

"干爹,你也老多了,現在干兒子雖然沒發達,不過卻有些能力,就帶你出去享福."其實這世界,姬樓覺得真正對他好的,總共就是兩個半人!

一個對他好的,是當初象親生父親一樣把他養大帶大的張九德;第二個待他好的,就是一直都把他當好朋的彭文考;還有半個,就是這無權無勢,在地牢之中看大門的老聾了.

雖然他們認作干父子並不是那麼正式,獄中獄卒們開玩笑的意味比較濃,不過姬樓還是很當回事的.而老聾也因為三個兒子失去了,所以對這個干兒子非常之好,姬樓又感覺到了父愛,兩人倒是感融洽無比!

聽紀新出去享福,老聾哈哈大笑,用全天字號牢房都聽見的大聲道:"我干兒子來帶我出去享福了,好啊,好啊."老聾本來就是耳朵不好使,所以話特別大聲,這一,多少獄卒聽見,都來道:"是啊是啊,老聾,你年紀這麼大了,也該享享清福了,還是去享福,鐵獄山沒有誰都能轉啊!"

"不行不行啊."老聾雖然開心,可是還是堅持道:"你們都不知道下邊那家伙的狡猾啊,我三個兒子被他害死,那是血的教訓.只有我在這里,作為一個反面教材,同時提醒你們這些猴崽子,你們才不會被那家伙騙到送命啊!"

雖然紀新百般相勸,可是老聾依然是死活不肯離開.

因為紀新在這里呆了幾十年,下都熟,又是老聾的干兒子,所以他就呆在這里過夜了.入夜,天字號牢房的最深處,那扇巨大的斑駁大鐵門緩緩打開,一個人影鑽了進去,面前是一片熔岩海洋,而在熔岩海洋中間,一條刻滿符文的封印棧橋,通往熔岩海洋的最中間.

人影緩緩的走了過去,他還沒到,雜種仙主那溫文儒雅的聲音就傳來出來,"你好啊,紀新.我知道你就一定會回來的,你和我是一樣的人,我們的心中,都有一樣叫做仇恨的東西!這些年,你也體會到我的誠意了,實話告訴你,我留下的寶物也沒多少了,就是全給你,也沒什麼用……所以,你如果需要我幫助的話,那唯一的辦法,就是,放我出去!"

聽完這些話,紀新搖頭微笑一下,道:"知道嘛,你一輩子的錯誤,你最大的錯誤,就是你太會話,你太會揣摩人心了,我還什麼都沒,你就全幫我了……真的,我怕放出去的,不是我的朋,而是我的敵人!"

雜種仙主一聽有門,平時淡定的口氣頓時消失,連忙道:"放心,紀新,我們一直都是朋!難道你還信不過我嘛?我可以對著蒼天發誓,永遠把你當作朋!"

紀新搖頭道:"信不過!"

上篇:二二一一 我要成親了     下篇:二二一三 天庭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