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二二一 前輩在干什麼  
   
二二二一 前輩在干什麼

當附近的一顆甯P隱入黑暗中,鐵獄山就進入了短暫的暗夜期,此刻這座星空監獄,一片漆黑.

鐵獄山的各個牢房中也黑暗了下來,每當此刻,就可以清除的看見那些牢房的牆壁,那些鐵柵欄,邊會泛起淡淡的金色光紋,淡淡的蒙光,顯示著那些陣法禁制,經曆了這麼多年,依舊發揮著作用.

因為大量人員抽掉去天庭,而那些管理人員又都是參加葉仙主的婚禮,所以鐵獄山比往常安靜了許多.不過雖然如此,若是來個外人想要劫獄,那是沒可能做到的.

但是,對于內部人員,而且和鐵獄山下下關系極好的姬樓來,沒有什麼不可能.

渡過滅仙之水,來到湖中的島.依然一副謙和笑容的姬樓跳下專用的船,走島.若是平時,這樣的進出至少需要兩個人,可是現在鐵獄山人員的短缺,也就造成管理的松散.

姬樓並沒有急著走進島亭,而是花費了一點時間,在島一角的地面布置了一個陣法.他做這一切的時候,從從容容,根本沒有任何的緊張,因為在這里當差近百年的他,早已摸清這里的一切.

因為天字號牢房和外界是斷絕聯系的.所以這個陣法的作用,就是在一定的時候,對外邊接應的彭文考等人發出信號.

等這個陣法布置妥當,姬樓這才左右望望,施施然走進亭中,亮了玉牌,亭轟隆隆,電梯一般,帶著他穿越黑暗,向著地心深處的天字號牢房進發.

這下去的一路是黑暗的,不過黑暗中,姬樓的雙目卻是越發的明亮.此刻他計劃周詳,唯一一個難以解決的事,就是調走老聾,也已經准備妥善.

心里話,姬樓是絕對不想傷害老聾的.這個世界,對他好的兩個半人,老聾就是半個,所以姬樓不得不考慮這個問題.

沒一會,姬樓已經到達了地心深處,眼前一片沙漠,沙漠一顆巨樹一樣的大傘是那麼的醒目!傘下一片白光,照進下邊的筆直地洞中,所照之處,那些犯人縱使你再強大,哪怕是天神,也會喪失力量,如同羔羊一般,任人宰割!

這就是鎖神華蓋!古神器!非常強大的古神器!

"這大傘到時候是個麻煩."姬樓心中嘀咕了一句.不過雖然這傘有些麻煩,不過,也被姬樓解決了.因為這古神器需要的動力非常大,要這星球的地心之力,若是在平時,倒是沒有問題.

"可是很快……"姬樓臉帶著淡淡的笑意,走了過去.

鐺鐺鐺的敲門之後,沒一會,那窨井蓋一樣的鐵柵欄就打開了,後邊出現了老聾的臉.老聾看見繼新,還是一樣的開心,這麼多年的守獄生涯,實在是太孤獨了.

"快進來,快進來."老聾連忙迎進繼新,笑道:"聽見敲門聲就知道是你了,旁的人敲起來總是劈劈啪啪,只有你敲的聲音剛好讓我聽見,又不會太吵."

"是啊,旁人都覺得干爹你聽不見,所以都可著勁敲."姬樓笑著走進,跟著老聾來到一間囚室改成的屋,這些年老聾就長年住在這里.

"這是黃石星的丹藥,高麗星的萬年野參,靈韻星的仙酒……"姬樓一件件的拿出禮物,每次回來,他都會帶不少的禮物.

"你帶這麼多東西干嘛,次帶的還沒吃完,亂花錢."老聾雖然埋怨,可是看得出很開心,大著嗓門道.

"沒關系,我仙玉夠用的."姬樓笑笑,突然想起了什麼,道:"哦,剛才下來的時候,副獄典李大人讓我帶這個下來."

老聾接過來,是一塊綠色的手令玉柬.老聾仙識往里一探,竟然是副獄典讓老聾去一趟的手令!

要這東西還真不是姬樓偽造的.剛好是那副獄典搞到了一件寶物,可以同步收看葉仙主婚禮盛況的,于是姬樓就了,我干爹這麼多年辛苦,也讓他來看看.那副獄典覺得不錯,就下了個手令,讓姬樓喚老聾,去看現場直播了.

老聾也不知道什麼事,連忙就走了,臨走還大聲道:"那個雜種不會給人好果子吃的,我三個兒子都死在他手了,你們可別當啊!"

今天晚,天字牢里人員也是很少,留下守大獄的,都是沒後台沒背景的.其中最高的領導,就是一個姓白的高級獄卒,等大羅金仙修為.

那姓白的獄卒開聲笑道:"放心老聾,那雜種現在想迷惑人也迷惑不了啦."

看門屋里,一個身影靜靜站立,心中暗自想到,白獄卒這話什麼意思?不過剛自奇怪,就聽見大牢門發出咣當一聲,提醒他,老聾已經走了!

瞬間,姬樓心中的各種擔心一掃而空,雙目堅定起來!

"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下次,以後再也沒有這麼好的機會!"黑暗的屋中,姬樓的雙目,越發的凶狠起來,他握緊拳頭,一步步的走出了屋……

"白獄卒,聽天庭那邊安排了一件新奇的寶物,此物跟留影珠一般,不但可以留下影像,還能同時傳輸到百萬里之外.所以,就算身在鐵獄山,也可以同時看到葉仙主的盛大婚禮."姬樓找到白獄卒,開口笑道.

那白獄卒也是早就得到消息,笑道:"不錯,我也有所耳聞,聽是學府星的人搞的,還是在葉大人的建議下搞出來的."

姬樓笑道:"那白獄卒您去看看沒事,這里有我."

白獄卒倒是想去,不過想想,搖頭道:"最近牢里人手緊張,我要再走,這里就沒有人了,萬一出個岔子,怎麼了得?"

姬樓笑道:"當真不去?"

"不去."

"果然不去?"

"不去."

"那你就死!"本來笑容滿臉的姬樓突然就面目猙獰了起來.

直到這時候,那白獄卒都沒反應過來,還以為姬樓跟他開玩笑.可是姬樓的一指,已經點在他的腦門!

一個大羅金仙,如何受得住一個超強仙君的一指?轟地一聲,那白獄卒就身死魂消,倒地斃命,百分之一的修為化作黑霧,被吸入姬樓體內.

"哼,蠢貨."姬樓冷哼一聲,抬手收了尸體,掉頭離開,沿著鐵樓梯快步走下.姬樓是殺伐果斷之人,既然已經決定去做,就不會留手.

那些昔日的同事,就算本來關系不錯,現在姬樓也不會管.騙開門後,伸手一指,對方誰也料不到老實勤勞的姬樓竟然如此的強大和凶狠,所以一路,根本沒有遇到任何的反抗!姬樓就來到了最底層!

"二位獄卒,你們是?"讓姬樓想不到的,今天晚最底層,最後一個鐵柵欄後邊的兩個獄卒,竟然並不認識!

原來自從葉空次來過,這最下層就全部換人,改用了一批新人.那兩個獄卒也不認識姬樓,在鐵柵欄後邊冷道:"何方人士,這里不接受探視,請回."

姬樓拿出腰牌道:"我也是高級獄卒啊,我在這天字號大牢里呆了百年了,怎麼沒見過你們?"

那兩人看見腰牌,口氣略松,不過還是道:"前輩,我們有規矩,不是本組人員不得開門,請回!"

"請回?哪里還回得去?"姬樓頓時雙目射出凶狠的光線,猛地咬破中指,開始在一條條的鐵柵欄用血瘋狂的寫!

鐵門後兩人大驚,不過也不知他要干什麼,都只是驚道,"前輩,你在干什麼?前輩!"

上篇:二二二零 婚禮之前     下篇:二二二二 鎖龍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