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二二四 不死天道  
   
二二二四 不死天道

轟轟轟!

當巨響不斷的響起,姬樓的心中,也從恐懼變得放松,慢慢的變到適應!姬樓很清楚,馬長江再厲害,也必須借助他體內的古仙尸體,若沒有古仙氣息,馬長江就不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只要將古仙氣息的數量控制好,馬長江就不得不做他的一條狗!

想到這里,姬樓雙目中看向那個狂獅樣的老者,已經再無半分的畏懼!

那鎖龍索雖然很強,不過困住馬長江的那些禁制,更強!雙方互撞之下,鎖龍索竟然不斷的斷裂,縮短!到了最後,禁制被破壞了十七八,而鎖龍索也剩下了最後的一節,那就是包住馬長江身體的那個鐵盔甲!

那個鐵盔甲就好像是一個鐵桶,套在馬長江是身體,只有腦袋和四肢伸出來,看去想要弄下來,不是那麼簡單!

正在姬樓心中猜測馬長江會怎麼弄的時刻,就看見那個狂獅一樣的家伙,大喝一聲,"嘿!"

人影一閃,馬長江從殘破不堪的禁制中居然跳了出來,就跟個炮彈一樣沖天而起,然後轟地一聲,穩穩落在姬樓面前!

"恭喜大哥脫困,只是你這鐵殼子……"姬樓還以為馬長江要暫時帶著那鐵桶.

卻沒想到,馬長江冷哼一聲,"殺了老夫."

"什麼?"姬樓以為自己聽錯了.

"殺了老夫."馬長江又詳細道:"割下老夫的頭顱和四肢!"

姬樓愣了一下,頓時想到什麼,然後趕緊取出一把仙劍,依割下馬長江的頭顱和四肢,鮮血噴灑.

那割下的頭顱又喝道,"把鐵桶里我的血肉都掏出來."

姬樓殺人無數,可是這種事卻是第一次做.皺著眉頭,把馬長江血糊糊的身體用劍捅得稀爛,然後倒了出來.

這時,才可以看見,原來那鐵桶中,內部生著無數的倒刺,倒刺還有倒鉤,全部紮入馬長江的身體,要不是用這種方法,馬長江還真的弄不下來.

姬樓道:"那洪定方外表忠良,心中卻陰毒,這鐵桶設計的太歹毒了."

馬長江倒是看得開,道:"他不這樣也困不住我這麼些年."完,又道,"好了,快給我聞吸一下古仙氣息,每次使用不死天道,都會損傷我的仙體."

姬樓趕緊張口放出仙墓空間,又開口問道:"這古仙天道的不死天道果然是霸道,那大哥豈不是可以永琱ㄕ漱F?"

馬長江一邊吸著古仙氣息,就看見他的身體,還有那些破爛的血肉,都緩緩的合攏,組合,連接在一起.同時,他口中道:"也不是想象中那麼強大,每使用一次,我的仙體都會受損.而且這些血肉如果丟失,仙體也會受損.等到我仙體損壞到一定程度,那我就萬劫不複了."

馬長江完,他的身體已經凝聚地差不多了,他看看姬樓,冷哼道:"不過就算那樣,我也可以給別人致命的傷害!我的兄弟!"

姬樓感覺到他的警告,收起仙墓,笑道:"大哥,您別太多心了,現在我們一致的敵人,是那個姓葉的!"

馬長江點點頭,身體已經完全修複好,一腳將那個鐵桶踹進原來的熔岩海中,蒼老的雙目閃過絲陰寒,道:"洪定方可惜你走得早,不然也讓你嘗嘗!"完,又道:"有沒給我准備衣服?"

姬樓趕緊將衣衫送.

一會以後,一個年輕的獄卒帶著一個穿著灰白長衫的白首老者,已經走在天子牢向的台階了.

"鐺鐺鐺."腳步走在鐵樓梯的聲音中,一個蒼老的聲音道:"天字牢,第三十一號,第五十二號,第六十七號,第二百一十一號,都是當年忠于我的手下,都給我放出來!"

姬樓趕緊回道:"大哥,當初我為了練功,殺了不少犯人,您的那幾個,都被我殺光了."

"你!"馬長江一瞪眼,不過又瞬間恢複平靜,笑道:"那便罷了."

姬樓暗中驚歎這雜種仙主的心機和涵養,天大的事都能瞬間平複心.其實那幾個犯人,都活著,只是姬樓可不敢放!一個馬長江,他姬樓想控制在手中,都是那麼的費勁,如果再給馬長江弄幾個強大手下……那他姬樓就離死不遠了!

馬長江為什麼不自己去放人呢?因為這是在鎖神華蓋的神光籠罩之下,馬長江是序列中的犯人,所以受到神光鎮壓,此刻的馬長江就是一個凡人.

"今天晚的獄卒還真的很少啊."馬長江沿著旋轉的鐵樓梯往走,抬頭看看那鎖神華蓋照下來的白光,蒼老的雙目中,浮起一絲的輕蔑.

"是啊,都去看葉空大婚了."姬樓也不知道馬長江為什麼這個,還以為他是閑聊.

卻沒想到,馬長江又道,"那個守大門的老混蛋呢,這麼多年,他可沒少壞我的事,我今天別人可以不殺,可那老混蛋……"

馬長江的是誰,姬樓當然清楚.頓時停下腳步,怒道:"馬大哥,此事我絕不會同意!就算你再恨老聾,他也是我干爹!你若殺他,別怪我翻臉!"

馬長江楞了一下,笑道:"你還真把這干爹當回事了?兄弟,不是哥哥你,要做大事!就要窩囊時,夠忍;得勢時,夠狠!"到最後兩個字,他猛地一握拳頭,目中閃過一道凶光!

"不,總之我不同意你殺老聾,而且我已經把他支走了."姬樓還是搖頭.

馬長江卻是抬頭看看,笑道:"是嘛?"

此刻,他們已經走到幾乎是最後一層,鎖神華蓋的白光強烈無比,姬樓抬頭去看,頓時心中一顫,暗叫,"不好!"

原來,頭頂白光中,那最外層的窨井蓋一樣的鐵柵欄拉開,一個駝背蒼老的身影站在白光中,低頭大聲道:"新,你後邊的是什麼人?"

姬樓頓時心中慌亂,心就是老聾去而複回,也沒有這麼快?莫非他就沒走?莫非他一直懷疑自己?

姬樓抬頭道:"干爹,您怎麼在這?"

老聾也不理他,低頭喝道:"我問你,你後邊的,是什麼人!"

"這……"姬樓竟然被喝得啞口無.

須發皆張的馬長江卻是淡淡一笑,昂首道:"寡人馬長江!"

"你!"老聾氣得全身哆嗦,本來,他還以為姬樓放了一個其他犯人,卻沒想到,把天字一號犯人,還是他最恨之人,給放了出來!

姬樓此刻真是慌亂不堪,本想找個辭,卻沒想到馬長江居然一口自報家門,這事如何解決呢?

"干爹,你聽我,其實……"

姬樓的解釋卻被老聾一口打斷,"新,我視你為子,就算知㊣6道你幾次進入天字一號獄,我也只是提醒于你!可沒想到你居然居心叵測,妄圖支開我,放出這仙界大獠!本來我走了一半,突然想起最下層的守衛方式已經更改.我怕你不知況一頭闖下去,惹出事端,讓其他獄卒恥笑,這才趕來告知,卻沒想到……"

姬樓這才明白,敢他幾次進入天字一號牢,老聾都是知道的.而今日,老聾趕回來,並不是懷疑他,而是想要趕緊通知他,怕他被其他獄卒恥笑.這一切,老聾都是為了他好!

想到這里,姬樓目中含淚,道:"干爹,我錯了."

上篇:二二二三 脫困而出     下篇:二二二五 炮轟鐵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