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二四七 大喜事啊  
   
二二四七 大喜事啊

"既然如此,那就暫且免你死罪.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葉空吐了一口氣,道,"那就送去鐵獄山慎刑殿審判,該坐多少年,就坐多少年."

按道理,這樣決定葉空已經很夠意思了.彭文考犯下這許多罪行,不殺他就已經不錯了,至少要送他去鐵獄山呆個幾萬年.

不過西陵琳還是皺眉,雖然她也知道弟弟罪行應當受處罰,可是她卻有別的擔憂.

"能不能借一步話?"西陵琳猶豫一下終于道.

楚一一心里擱噔一下,心,她不會要把那件事出來,那豈不是把我給害死了?

不過葉空卻是聽出了西陵琳求之意,心中非常的不爽.他已經對彭文考格外開恩,可是西陵仙子卻要完全不責罰彭文考,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葉空脾氣也不好,一不爽當即就怒道,"有話就在這里!這彭文考已經讓我一忍再忍,今天是非治他的罪不可!"

西陵琳面色尷尬,楚一一連忙道,"我來聽聽西陵仙子要什麼,葉空你也別生氣,好了好了."

楚一一出來打了個圓場,就拉著西陵琳去了後院.抬開隔音禁制,問道,"西陵,我次傳給你,你不理我.這次怎麼能主動出,那葉空豈不是要恨我欺騙他?"

原來次大婚的消息,就是楚一一傳輸給西陵琳,問她要不要考慮一下.可是西陵琳連回都沒回.

西陵琳俏面不變,搖頭道,"那件事一一你還是徹底忘記,永遠都不要提起,就當沒有發生過,哪怕是天大的事,我也不會出來,更不會用此事和葉空交換什麼."

"不是要那個?"楚一一倒是一愣.

西陵琳咬咬唇道,"其實是這樣,當初我父親飛升去神界,臨行之前,對我:我這一走,西帝府必然要大受打壓.雖然拜托那司空仲平關照,不過此人心計頗深,不可信任.而且那葉空又無比仇視我和你弟弟,早晚要對文考下手!"

西陵琳繼續用彭霸天的口氣道:"不過你不用擔心,你只需幫你弟弟強撐數十年,哪怕是對葉空用些……美色,也是可以的.只要等到天神訓練營開營,為父在界的一個天神前輩就會和馬神一起下界,如果發現有人欺負你和文考,必定要十倍百倍的找回!"

西陵琳道,"我父完,又此事只告訴我一人,就是要到時候給所有人一個驚喜!"

"原來是這個事."楚一一也是心中一緊,如果真是這樣,那還是暫且不要處罰彭文考為好,雖然葉空是仙主,可是真的來個天神,葉空也無法應對.

更何況還是跟馬神一起下來,楚一一是見過馬神的,那種主神的氣勢,嚇就要嚇死人.

"那你等下,我去把葉空拉進來."楚一一連忙出去,把不不願的葉空拉了出來.

葉空一走,外邊亭里邊就只剩下彭文考和幾個西帝府的手下,彭文考心中極度不爽,冷哼一聲,站了起來.

他身子一抖,就將捆著他的捆仙索給收了,口中道,"那姓葉的色迷心竅,無恥至極,可憐我姐姐要因為我被他大占便宜呀!"

西陵仙子是仙界公認的第一美女,而且特別的冰清玉潔,不知是多少仙界男仙的夢中人,在場的幾個西陵星的羅天都是咬牙切齒,想到心中潔白高傲的女神此刻正被別人大占便宜,都感覺痛不欲生.

彭文考坐到石桌旁,目中也閃過狠厲.他倒不知道什麼天神下凡,他在想,如果剛才葉空所料不差,那樓兄弟還有一年多就回來了呀!到時候,葉空,哼哼……

後院之中,葉空聽天神之事,也是眉頭一皺.

不過他心中卻又有些溫暖,原來西陵仙子並不是要為彭文考求,而是擔心我啊.

葉空雖然旖念一閃,可卻又另想起一件事,連忙問道,"西陵仙子,還有二十年不到的天神訓練營開營,你也得到玉牌了嘛?"

"是啊,難道你也有玉牌?"一向淡漠的西陵琳竟然驚喜笑起,那突然綻放的笑容,簡直如同動人的花朵綻放,那份美麗就算楚一一心中都驚歎折服.

"沒錯,我也有玉牌,到時候我們還是同學."葉空心中也很開心,跟西陵琳做同學,不知道多少仙界男生夢寐以求的啊!

西陵琳卻是彎彎秀眉又是一蹙,道:"那你就更不能囚禁我弟弟了,因為那個和馬神一起下界的天神,擔任的正是審核使,隨便給你找個借口,就會讓你去不成天神訓練營!"

葉空這下也是心中糾結,按照他的性格,絕對不可能放過彭文考,可是現在又弄出這些事,他又不的不考慮.

不過正在他們猶豫間,外邊卻是傳來彭文考的大呼叫.

里屋中的陣法,只隔內部之音,卻不隔外部傳進來的聲音.

"怎麼了?"西陵琳姐弟深,第一個奔了回去.

接著,葉空和楚一一也跟著奔出去,出去以後,景象嚇了大家一跳.

只見彭文考躺在地,驚慌失措的大聲喊叫,旁邊那些他手下的羅天仙都圍著他轉,也是驚慌無比,束手無策.

葉空他們分開人群一看,只見彭文考挺著個大肚子,動也不敢動,那肚子已經有孕婦一般大,可是此刻依然在繼續變大!

"姐姐,救我!"彭文考看見西陵琳,頓時聲淚俱下,看著還在變大已經要擠破龍袍的肚子,彭文考又高聲嚎道,"救我啊,我怕!"

西陵琳也是驚呆當場,回頭怒視葉空,問道,"葉空,你一邊和我談話,一邊派人暗算文考?"

葉空大怒,"日你先人板板,我要殺他就殺他,有必要要暗算他麼?"

楚一一連忙道,"這到底怎麼了,我們進去談話,你們在外邊到底干嘛了?"

彭文考怒道,"我就吃了一個桔子!你們天庭真是不要臉,居然放一個有毒的桔子害人!"

"桔子……"楚一一和葉空同時看向石桌,此刻,那里只有一張桔皮.

兩人對視一眼,目中都是一片暈倒之色.楚一一回頭又問,"那個,那個桔子……你一個人吃的?"

"是啊!"彭文考吼道.

葉空也是愕然,又問,"是不是十瓣,你一個人全吃了?"

"我也不知道幾瓣,反正我全吃了!"彭文考完又吼道,"葉空,你要關我就關我,你別害我啊,我已經知錯了,你快點拿解藥來!"

西陵琳也是有些驚慌,圍著那已經比彭文考身體還大的肚子,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抬頭一看,葉空和楚一一都在強忍笑意.

西陵琳又急又怒,道:"你們怎麼這樣?"

㊣6葉空笑道:"西陵仙子,放心,你弟弟西帝陛下這不是中毒,也不是得病,更不是有人暗算他.而是一樁天大的喜事啊!你也別愁了,喜事,大喜!"

西陵琳道:"哪有什麼喜事,他,他這肚子還在變大!"

楚一一笑道,"是呀,十胞胎呀!怎麼可能不大?十個大胖子,你們西帝府後繼有人了啊."

西陵琳這才想到那張桔皮,她跑去一看.雖然她第一次見生命果實,可是她看的多,一眼就認出了,"冥界生命樹的至寶果實,生命之果,吃一瓣生一個……這麼他的肚子里,都是孩子?"

聽見這句,彭文考恨不得死了才好,大聲喊道,"不要啊,不要,我甯可中毒我也不要生孩子!你殺了我姐姐!"

葉空也只有感歎道:"也罷,既然人犯懷孕,本著人性化的原則,暫不治罪,先把孩子生出來再."

上篇:二二四六 負荊請罪     下篇:二二四八 花嘯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