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二六九 嫌貧愛富  
   
二二六九 嫌貧愛富

"走吧!"連續兩次招弟失敗,司馬澤顯得心非常的不爽.特別是西陵琳,在他看來,那是一個超級有價值的好貨!不管是自己享用,還是孝敬別人,都是非常好用的!

"哼哼,神界強者林立,若是去了神界,恐怕你們就絕對不會投入我的門下!可恨的馬神,明顯偏向那姓葉的,而那姓葉的,我又挑不出刺!"司馬澤雖然心中含恨,不過礙于馬神,卻不好對葉空出手,于是只好將一口氣,忍在心中!

西陵琳走上笏板,跟著他們,一起離去,奔向下一個需要接引之人.

化外蠻星,這是一顆蠻荒星球.

所謂蠻荒星球倒並不是就是那麼土到掉渣,有的蠻荒星球也是繁華的很!所謂蠻荒,只是正統仙界對仙界邊緣星球的歧視而已.

而眼前的這顆蠻荒星球,正是繁華異常!

此刻,正是傍晚,天剛黑!

星球之上卻有一個城池,城中正喜氣洋洋,一個個的化外仙,都開開心心,如同萬涓歸海一樣,從各個方向,湧向城中的一處高大府邸.

"今天可是宇環老仙嫁孫女的日子.據今天晚上是美酒暢飲,都是從正統仙界運來的名酒!"

"是呀是呀.那可不是我們這邊凡人煉制的酒.正統仙界的酒,那是連上仙們都能喝醉的,那才是真正的仙酒."

"看你,都要流口水了!不過話,那宇環老仙也是嫌貧愛富呀!據,他孫女本來喜歡上的是賀家的賀秉瑞,不過那賀家雖然流傳悠久,不過卻是一代不如一代!現在是人又窮,修為又低.所以宇環老仙就棒打鴛鴦,將孫女嫁給另一個有錢有勢的人家,據是在正統仙界專門運酒的!所以,我等這次才有免費的仙酒暢飲!"

"哦,原來我們是沾的這個光!那我支持宇環老仙!要是嫁給賀家那窮鬼,我們的仙酒也是喝不到的."

聽這這些論到處響起,人群中一個中等金仙,摸摸口袋中的一塊令牌,心中暗自念叨:娘這紫色玉牌是一件至寶,可以用來送給宇環老仙換取寒霜姑娘.只是事已至此,還有沒有回旋的機會!還有這玉牌,我家傳多少年,也沒見它有什麼作用……

這正是眾人議論的賀秉瑞.不過想著自己愛的姑娘即將成為別人的老婆,他不得不硬著頭皮試驗一回!

"吆喝,這不是賀公子嘛,你來搗亂的吧."在大門口,賀秉瑞就被攔下.孫家的家丁個個都認識這個賀公子,也早就得到了通知,禁止此人進入!

"兄弟們,這有些仙玉,大家拿過去喝酒!"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賀公子一掏,倒是拿了十塊仙玉,對金仙來,這相當于兩個月工資了.

不過今日不同,那些家丁早得到過命令,哪敢放他進去?更何況,另外一家,人家早就打點好了.家丁中的頭頭推回仙玉,道:"賀公子,您別讓我們為難!我們也勸您別白費力氣了!今天晚上的新姑爺,那是正統仙界專門運酒的朱家少東家朱窿飛!那才是有錢人!仙玉都是一匣一匣的,嚇死你們賀家!想娶我們孫家姐,你們賀家娶不起!"

不但家丁如此勢利,周圍路過的各方仙人也哧道:"要仙玉沒有,要修為沒有,你這樣還娶老婆?唉,可惜了賀家,以前也是豪門了,現在變成了窮鬼,娶不到老婆就在別人家門口!"

"讓開,讓開,借過!"眾人都是勢利的,紛紛推開賀秉瑞,在人潮之中,他就好像是一個絆腳石,路過之人,都要推他一把.

那賀秉瑞絕望無比,開口放聲喊道:"孫宇環!你這老家伙,你不識寶!你把孫女就賣給了運酒的豬頭飛,你看中的,不過是些仙玉!可笑你仙君期的修為,卻不知道,這世界上真正的寶物,是仙玉買不到的!"

他這一聲,也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擴聲的仙法或者仙符,竟然聲音滾滾,全城都可以聽見!

就看見,從孫家大院中,飛起一個老者.老者目光銳利,胡須黑白相間,顯得非常威嚴.

此刻雖然已經入夜,不過月光明亮,大家也都是仙人,視力都沒有任何障礙."宇環老仙出來了."頓時人眾分開,將中間的賀秉瑞露了出來.

同時,一個微胖的錦衣少年從大門走出,他穿著一身新郎官的衣服,顯然就是今晚的主角,朱窿飛.

"賀秉瑞,既然你我不識寶,哼哼,那我孫宇環豈不是要被天下仙人笑話?好,我就給你個機會!讓你展示一下!"那孫宇環飛在半空,威嚴又道:"如果你拿出的,真的是什麼至寶,那我可以重新考慮寒霜的婚事!如果你拿出的是一般的寶物,我恕你無罪,還請你吃酒!可如果你拿出的是垃圾寶物,那我可就要計較你當眾罵我老家伙的罪過!"

那朱窿飛聽孫宇環老仙可以重新考慮婚事,心中有不滿.剛要開口,旁邊有人提醒道:"少東家,那姓賀的都窮死了,能有什麼寶物?"

朱窿飛大為點頭,道:"不錯!我也贊同老爺子的法,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我朱家買不起的寶物!"

"運酒的豬籠飛!"賀秉瑞冷哼一聲,猛地一掏口袋,高舉過頭,吼道:"就是這個!"

場上頓時萬籟俱寂,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向他的手中.那是一塊,紫色的令牌!因為是夜晚的關系,顯得黑乎乎的.

"哎,這是什麼牌子,好像有點意思."

"哎呀兄台,你是不知道.這是賀家的家傳玉牌,傳了多少代了!據有大用,不過誰也不知道有什麼用!之前不止一位仙君大能參詳過此物,最後都弄不清此物的作用,也不知道其中有什麼玄機……"

"哦,原來是這樣,那豈不是廢物一件?"

"是呀是呀,誰不是!仙君大能都弄不清作用,誰能弄清?這牌子就算後邊是個寶庫,可你不知道寶庫在哪,那還是等于一塊瓦片!"

"你這倒是好的想法,要我,這東西恐怕就是賀家故意拿出來蒙人的!"

天空之中,老仙孫宇環也是一樣的想法,搖頭歎息道:"賀秉瑞,我真的給了你機會,指望你拿幾樣讓人眼前一亮的東西給大家開開眼,可是最後,還是這破牌子……來人,給我把他拖走!"

可是就在此刻,賀秉瑞手中的令牌,卻亮了起來!發出耀眼的紫色光華,而且,在一閃一閃的!不知道是在發出信號,還是有其他意思?

"亮了!"別在場人等,就是賀秉瑞也是幾乎要暈倒.要知道,這塊牌子從來沒有這樣自己亮過!他賀家收藏了幾萬年,這還是第一次!

老仙孫宇環面有怒意,道:"賀秉瑞,你弄什麼玄虛?"

不過卻在此刻,光影一閃,卻有一道彎弧形的長板,出現在天空,擋住半邊月亮.而那板上,筆直站著四個人影!

"那個是不是葉仙主?和畫像上有點像!"

"哇!西陵仙子,真的是西陵仙子!比仙子圖上還要漂亮!"

顯然,葉空和西陵琳在仙界要知名度更大.那司馬澤有些不爽,冷哼道:"我是上界派來審核接引人去天神訓練營的,有接引令牌的速速送來!"

下邊仙人一聽,知道這是天神下凡,全都嚇得跪下.而那老仙孫宇環卻是雙目貪婪的看著那令牌!

給讀者的話:

晚上還有……

上篇:二二六八 故意搗亂     下篇:二二七零 四塊令牌